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三百零三章 世家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神話版三國

  之后萬民的歡呼還有士卒的吶喊都告訴了沮授一件事,那就是劉備在泰山真的很得民心,而這對于袁紹的霸業是一個嚴重的威脅。頂點小說.23.

  “玄德公玩真的了,子仲掏錢吧,我頂不住了。”陳曦扭頭對著糜竺說道。

  “區區數億錢,我糜家包了。”糜竺在聽到劉備當著眾人那句“在此感謝甄家和糜家的錢糧”瞬間就感激涕零,一個世家建立之初最需要的就是名望,而掏出不多的錢教育,能刷多少聲望?

  士子是這個世界上最珍貴的一批人,而士子也是這個世界上最珍惜羽毛的人,糜家掏錢只要支撐五年,第一代學子出來,糜家就算是以商人起家也再沒有會人以鄙夷的神情看待糜家,因為一旦糜家被黑就會有無數的學子站出來維護糜家,商人不商人已經不重要了,重要的是仁義!

  不過想到前面還有一個甄家,糜竺就有些糾結是不是自己錢投入的有點少啊,沒甄家掏的多啊,為什么什么事情甄家都要出現啊,制定規則,商會,現在花錢興教育怎么甄家也插手啊。

  正因為這樣陳曦笑著問糜竺這話的時候,糜竺二話不說拍著胸脯保證,整個青州泰山的書院他一個人包辦了都沒有問題的,這得刷多少美譽啊。

  陳曦一愣,隨后笑了笑,“子仲有些事情吃獨食并不是好事,當年陳家一事導致天下商人的悲劇,時至今日豪商稍作一點善舉就可能會被扣上圖謀不軌。而不做的話便是為富不仁,這其中的艱辛子仲應該是很明白的。”

  糜竺一愣,瞬間冷汗就浸濕了的后衫。他只是看到了糜家成就世家之日在望卻沒有去想過這背后的危險,商人被這個時代自上而下排斥是有原因的,春秋之際并不排斥商人,真正開始收拾商人是從戰國開始的,各種限制商人的法令也是從那個時候開始的。

  究其原因就是陳家祖上玩的太過,將所有的商人都玩傻了,大斗出。小斗進,幾代下來就將齊國民心買了下來,進而將齊國買下了。這屬于合情合法合理的交易,最后周安王只能捏著鼻子承認田和為齊侯。

  從這件事之后,商人都倒霉了,只要有錢的商人全部被盯上了。時不時像割草一樣割上一茬。因為不論哪一個國家對于這種事情都深惡痛絕。

  總之從這以后封建時代的商人沒有通報就做好事基本上都會被打上圖謀不軌,正因為這樣,很多記載里面鄉里路斷了,橋壞了去找商人,官府說讓某某商人掏錢修,不是為了訛詐商人,純粹是給商人一個臉,當然確實也有訛詐的。但是能讓你修其實就是給你面子了……

  “多謝子川提點。”糜竺躬身一禮道。

  “不用不用,對于玄德公的基業來說。你的錢財還是很重要的,而且有甄家擋著你不會有事的。”陳曦滿不在乎的說道,他敢讓劉備說這話,就不怕沮授聽到會對于甄家有什么不滿,因為上一次的事情到底如何沮授也已經弄明白了,甄家掏了二十億錢買平安。

  至于別的家族為什么會相信甄家是掏了二十億而不是和青州講和了,主要原因就是僅次于五大豪商的洛水商行直接爆出屬于甄家財產,這個經常提供大額借款和抵價的商行擁有二十億錢的儲備資金是必然的事情,好吧,這就是甄宓的嫁妝……

  沮授也是清楚這一點,所以沒想過甄家和劉備會講和,至于現在甄家出現在奉高,沒看見天下所有的商人都出現在奉高,對于商人來說只要能賺錢,別說沒死仇,就算有死仇,利益夠大也能壓下去,不過沮授可不覺得有什么樣的利益能壓下之前對于青州做的事情,那可不是一點小錢。

  “我也是心思有些急切了。”糜竺苦笑著說道,“子川可能不懂我這種心思吧。”

  “世家的榮耀,光耀門楣的希望,子孫后代的福澤值得一世去拼搏。”陳曦頭都沒回的說道。

  “子川,你還真是什么都知道啊!”糜竺扯著嘴說道,在他看來出身于世家的陳曦應該不會注意到這種他一直在享受的平凡生活。

  “子仲放心吧,你花的那些錢不會虧的,就剛剛主公說的那兩句話,以后你家在泰山青州一帶賣東西,別人和你賣一樣東西,就算你的價格稍高一點,泰山百姓都會認可你的東西,等支助興辦教育這件事傳播開來,你家的鋪子生意會更為興隆的。”陳曦瞄了一眼糜竺隨后轉過頭去淡然地說道。

  “什么?”在這個沒有的時代,靠著酒香不怕巷子深生存的糜竺根本不明白廣而告之的重要性。

  “就是說你不是挺羨慕子龍走路上就會有人給送東西嗎?你以后也會的,只要他們知道你是糜子仲。”陳曦不再轉頭只是盯著劉備默默的說道。

  “趙將軍那樣真是人生一大快事。”糜竺很明顯有些艷羨的說道,任誰見到趙云走在路上隨時都有美女投懷送抱,買東西沒人收錢,別人還要給硬塞大概都是這種感覺,這個時代的百姓還是很淳樸的。

  “你也會的,子龍給了他們生存的土壤,你給了他們的希望,過兩天我燒一個東西送給你,你貼在你家總會上,生意會變好的。”陳曦笑了笑說道。

  “多謝多謝。”糜竺拱手一禮道。

  諸葛瑾望著站在劉備之下第一序列的法正,“那個少年怕是比我還要小上一些吧,現在已經身居齊國相之職,泰山還真是英雄不論年齡。”

  “法孝直。”諸葛亮默念著這個名字。

  “陳子川也僅僅和我一般年歲罷了,確實是天縱奇才,孔明,為兄是沒希望超越他了,我諸葛家就靠你這個頂梁柱了。”諸葛瑾朗笑著說道,“孔明,我最后再問你一遍,你確實不回徐州了?”

  “我打算去拜訪一下陳子川,徐州我不打算回去了。叔父若問,請告訴叔父‘孔明找到了和自己志同道合的人了,不想再等待所謂的時機了’。”諸葛亮頭都沒有偏轉的說道,“不過,大哥你真的不留在玄德公這里,他的夢包含著你的理想。”

  “孔明,我們是世家啊,你選擇了自由,那么就必須要有人去背負責任,如果我們兩個都去追逐自己的自由,那么該由誰去背負諸葛家?諸葛家已經沉淪了太久了,在我們這一代有可能再次崛起,家族不會允許最優秀的我們進入一個勢力的,他們為我們投入了太多,世家有世家的規則。”諸葛瑾拍著諸葛亮的肩膀說道。

  “多謝了。”諸葛亮看著自己的哥哥諸葛瑾說道。

  “下一次見面,勿要因私廢公,我們是諸葛家。”諸葛瑾平靜的說道,回望了一眼劉備,“他會是一個好主公的,可惜他不適合我,不適合我。”

  諸葛瑾緩緩地收拾著自己的東西,留諸葛亮一個人在這里,諸葛家的責問就由他來一個人來背負吧。(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