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三百零二章 理想派和現實派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神話版三國

  曹嵩完全不知道他這一走就踏上了西行不歸路,而他兒子短期再也沒有接手徐州的希望了。

  于此同時劉備這一方也開始了正式的祭祀,在劉備的帶領下從東門進朝著靖靈殿走去。

  這一次泰山諸人一改原有的隨性,全是一身黑色麻衣穿在外面跟著劉備緩緩地朝著靖靈殿走去,自然李優也在其中。

  沮授看著緊跟在劉備身后的一批人之中有李優在列,并且和其他幾人并不相容頓時放心了很多,李優看來真的不屬于泰山政務體系當中的人物,如此一來我便放心了,之后的事情可以提上計劃了。沮授默默地想到。

  這一次陳曦等人都沒有關注沮授,因為這一次祭祀很重要,劉備的到時候的表現會給沮授一個震撼,畢竟是白手起家的霸主,人格的魅力,非常的重要,陳曦等人都在想劉備到時候會說什么,會許下什么諾言。

  這可是中原霸主,若是沒有震撼人心的一面,豈能聚攏起人心,豈能讓多少英豪折服!沮授看著劉備緩步的朝著靖靈殿前的祭壇走去,身上的氣勢越發的恢宏,比起前天那個小偷小摸想要美女卻不好意思張口的劉玄德,這一刻的劉備才符合舉手心目中霸主的形象。

  “焚香!”左慈看著劉備從正門跨入對著自己的弟子說道,三牲祭品擺好之后,左慈將香火遞給劉備,“請玄德公上香。”

  劉備面色沉靜的將香插在香爐之中。望著那高大的的慰靈碑緩緩起身,隨后的文武官員緊跟著一起將燃燒著的香火插入香爐之中。

  寂靜沉默,穿著鎧甲的士卒將香火插入祭壇外的香爐之中。在場能聽到的只有鎧甲摩擦的咔嚓身,全場肅穆,在這等的氣氛之下就連原本淡然的沮授都受到了環境的影響面色肅然了起來,遠遠觀禮的諸葛亮等人也都肅然的盯著那塊漆黑的無字巨碑,連對于祭祀不屑一顧的司馬懿都收回了自己的話,默默地注視著那塊巨碑。

  “今天下紛亂,漢庭衰落。我劉玄德既為漢皇宗室愿為漢室牧守一方,保一方平安!兵乃開拓之器,守備之力。國家之基石!漢室之穩固,家國之繁榮,皆由爾等守護,天下之太平。百姓之富強。皆由爾等拼搏!”劉備說完對著巨大的無字碑的方向躬身一禮,轉身對著祭壇下所有的士卒一禮。

  “嘩啦啦。”在劉備躬身的那一刻,齊刷刷的所有的士卒全部跪下。

  “我劉玄德說過的話算數,死者享其榮,生者受其利,膽敢克扣生者利益者死,膽敢剝削死者榮耀者死!每年這個時候只要我還活著就會祭祀,若身不在此地吾亦會祭祀!為漢家流盡最后一滴血的好男兒。我絕對不會允許他們活著的家人受到欺辱!今日所言天地人神共鑒!”劉備平靜的說道,就算困難再大他也會克服。

  “愿我治下居有屋。病有醫,勤有業,勞有得,幼有所教,老有所依,我劉玄德愿意為此奮斗不息!”劉備大聲的吼道,“從今日起但凡我泰山青州適齡兒童皆可入學就讀,我劉玄德在此謝過為我青州提供此項所需錢糧的冀州甄家,徐州糜家!”

  “主公仁德!”場下雜亂的吼聲最后整齊的變成了這么一句話,所有的士卒都已經見到了最新的緊貼福利,他們最怕的就是這些福利到頭一場空,而就在今日劉備站在祭臺之上對著天地人神起誓,說到做到!

  沮授站在祭壇管理處看著站在上面的劉備一種震撼的心理浮現了出來,劉備的確有著出身底層者的毛病,但是他的確有開創出一方霸業的資格,這耳邊的吶喊,嘶吼,歡呼,民心,軍心這就是劉備的底氣啊!

  “孔明你確定你要留在泰山?”諸葛瑾看著諸葛亮那堅定的眼神問道,雖說他已經知道了答案。

  “我要留在這里,他的夢和我的理想很近似,我們有著太多相同的地方,老有所依,幼有所教,圣人一直妄想的時代,我愿意信他能開創出來。”諸葛亮堅定地說道,“告訴叔父,我不會去荊州的,與其像一個隱士一般等待著命中的主公降臨,我更愿意相信面前的劉玄德!”

  “仲達有什么感想?”司馬朗右手抓住窗框,發白的指節足以說明他現在的震撼。

  “天下不是靠著仁德所能征服的,光明之下必有黑暗,劉玄德的路走不通。”司馬懿望著劉備,看似平靜的面龐下實際已經有了一絲心動,那樣的輝煌,溫暖,如同火光一般,召喚著他如同飛蛾一般奔向劉備那團火焰。

  “仲達,你怎么了。”司馬朗看著司馬懿緩緩地朝著外面走去,不解的問道。

  “我要離開泰山了,劉玄德的路走不通,但是那種光輝卻洗刷著陰暗的角落,我不想為了一個走不通的理想送了性命,再繼續下去,我怕我也會癡迷在幻想當中,幼有所教,老有所依,圣人治世不過如此,但是你劉玄德不是圣人!”司馬懿最后回望了一眼站在祭壇頂端的劉備,再也沒有回頭直接朝著樓下走去。

  玄德公您的確有資格讓我稱您為公了,您的光輝足夠讓天下所有人刺目,可惜啊,自殷商至今兩千年多少賢能為之奮斗最后也無法做的事情,您能逃脫嗎,王莽的當初也懷著和您一樣的情懷,讓耕者有其田,讓老者有所依,讓幼童有所教,但是最后卻永世無法翻身。玄德公,我的理智無法接受這種已經是必死的結局,我要等待的不是這種純粹的光輝。司馬懿默默地走下酒樓,狠狠地灌下一杯酒,雙眼閃著寒光。

  “只有黑暗才能襯托光明,既然光明必敗,那就為其留下尊榮,劉玄德莫要讓我失望,如果你無法保持著今日之言,那么最后在歷史上留下的也就只有和王莽相似的罵名。”司馬懿自語道,然后孤獨的朝著門外走去。

  “仲達,你要去那里?”司馬朗走下二樓看著已經邁步出門的司馬懿說道。

  “去找我的老師,我要再學習一段時間,然后找一個明主,找一個能成大事的主公,劉玄德的做法走不通!”司馬懿頭都不回的朝著奉高外走去。(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