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三百章 陶恭祖的心思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神話版三國

  隨機推薦:

  第三百章陶恭祖的心思</br

  沮授和李優談的很高興,實際上雙方都是各懷鬼胎,沮授是想讓泰山這個足夠危及到袁紹的強大諸侯分崩離析,并且借機撈一把狠得,而李優是想狠狠地算計一把袁本初,為青州再爭取一段發展壯大的時間。

  將沮授送出門,李優再回來的時候客廳已經坐滿了人,從陳曦到王脩一個都不少。

  “文儒啊,你那么黑我是不是要給我一個解釋啊!”陳曦在李優剛進門的時候就一臉不爽的說道。

  “只有你能吸引足夠的火力,你不上誰上?”李優隨意的說道,“這件事算是成了,玄德公的表現恰到好處,既表現出了一方雄主劈荊斬棘的毅力和血性,有表現出出身底層的君主剛剛崛起想要享受富貴,但是又怕手下不滿的兩難心思。”

  “純粹是你在忽悠人家。”劉曄大笑道,“不過這事也算是成了,由不得不信啊,子川建這棟宅院的時候大概都想過用這棟宅院算計對方吧,畢竟這宅子實在是太奢華了,不過子川我問你一句話?這東西花費幾何?”說著劉曄指著地上的羊絨毯問道。

  “就你問的那個價,只有真的東西騙人才是騙的最厲害的。九真一假什么的都有可能被人拆穿,只有純粹真實的東西才不會存在被人拆穿的了可能性。”陳曦隨意的說道,他就知道有人會問這張毯子多錢這種問題。

  “……”劉曄、魯肅、孫乾等人皆是做出一副心痛要死的神情,十幾萬張羊皮就制造了這么一個東西,你不知道五張黑羊皮能換一個百里奚?

  “好了,好了,子川和你們開玩笑的,不用殺十幾萬只羊的。這只是十幾萬只羊的羊毛,不過就是羊毛里面的最細的絨毛,除了數量少。其他的并沒有什么價值的。”李儒見劉曄幾人一副倍受打擊的情況笑著解釋道。

  “就是十幾萬只羊的細茸毛織成的,要是不需要這么細密柔軟的話。幾百只羊產的羊毛就夠了,而且明年還能再長。”陳曦笑著說道,“根本不值錢的。”

  “就是問出來的結果能將你嚇死。”法正癡癡地偷笑道,“我當時也嚇了一大跳,貨真價實的十幾萬只羊才能擁有的羊絨啊……”

  眾人聽完皆是哈哈哈大笑,有了這么一個例子到時候裝奢華也有底氣了。

  “明天就該祭祀英靈了,你們都準備好了沒有,我想這一次來窺視的人怕是不少。曹孟德一方和袁本初畢竟還是盟友,相互通氣已經是必然了,所以到時候千萬不要在曹孟德一方露出馬腳。”陳曦鄭重地說道。

  “擁有著白手起家成就基業者的血性和雄才,也擁有著出身低下者愛慕奢華,注重別人的感官,兩種不同的氣質糾葛在玄德公的身上,這種才是我們騙過沮公與最大的原因。”李優嘆了口氣說道,“事實永遠比瞎編的東西更容易騙過別人。”

  “孔北海應該是無法趕來了,商量一下吧,開春我們徹底并掉青州之后該如何安置孔北海。”魯肅很明顯屬于工作狂。放松了兩下,又將事情扯回到政務上面。

  “大儒啊,讓他著書立說如何。我們不是有很多注解版的論語嗎?讓孔北海好好的研究一下,博采眾家之長做出一本真正的孔家論語。”劉曄提出了一個很現實的計劃,畢竟徹底吞并青州之后,每一個地方都不能再用像孔融這種純粹靠名望,實際沒多少治理郡縣能力的家伙了,尸位素餐什么的,絕對不行!

  “徐州如何解決?我們和陶恭祖中間已經出現了裂痕,袁公路那件事啊。”魯肅無奈地說道。

  話說劉備雖說沒有真的說過要加入術盟,但是給劉備最大幫助的公孫瓚和陶謙都是術盟成員。結果現在劉備放翻了術盟的領頭人物袁術,這個讓陶謙很明顯有些無法適從。

  “強者恒強。不用在意陶恭祖的,他手下的徐州世家太活躍了。勞心勞力之下身體已經大不如前,精力也遠不比當初,如果一直順風順水可能還有不少時間,一旦出現大的波折,陶恭祖可謂時日無多。”賈詡淡然地說道,“陶恭祖的選擇只有我們和曹操,不過不管哪一個都需要向徐州世家妥協,他的兒子太廢材了。”

  “子嗣這個真是一個大問題……”李優嘆了口氣說道,隨后除了陳曦所有人齊聲嘆息。

  “不知道主公什么時候能有一個兒子啊。”魯肅嘆了口氣說道,隨后看著法正來了一句,“要是能像法孝直一樣聰慧那就再好不過了。”

  然后除了陳曦以外的所有人包括新來的陳熾和王脩都看著法正嘆了口氣,就法正一副洋洋得意的神情。

  “你們嘆息什么啊,這個世界上聰明人不是很多的,大多數都是中人之姿,比方像我這種人就可以大量培養的。”陳曦鄙視的看著所有人,然后發表自己的感言。

  頓時所有人無語望蒼天,沉默良久之后,一個聲音傳來過來,“子川既言自己乃是中人之姿,可以大量培養,那以后我有兒子了就交給子川去培養吧,要求不用太高,子川現在的水平就夠了。”

  頓時在場之人全部一副幸災樂禍的神情看著陳曦,讓你吹牛,這下傻了吧,還中人之姿,你再培養出來一個你自己水平的人物我就信了。

  “恭喜子川,賀喜子川。”眾人一臉戲謔的拱手恭喜道,成為劉備兒子的老師,的確是一個好事,但是要將劉備兒子教育成像陳曦這種妖人,那就是開玩笑了,陳子川之能眾所周知,這要是沒有天生的好胚子,你這輩子都不可能達到那個程度,中人之姿,嘖嘖嘖。

  “我能收回我說的話嗎?”陳曦喃喃自語道,雖說他這種的確能批量生產,只要有著這種幾乎過目不忘的記憶力,生產出來的家伙比他妖孽都可以,問題是這個時代根本沒有那個條件好不。

  “君子一言!”劉備笑著說道。

  “快馬一鞭!”所有的人一起回答道。

  “子川可莫要食言啊!”劉備大笑道。

  “玄德公放心吧,我們這群人都會監督著子川的。”魯肅面帶微笑著說道。

  再說徐州陶恭祖自從劉備兵出豫州重創了袁術之后,心中對于劉備的確有根刺,不過現在年老體衰之下倒也沒有太多的精力去管這些事情了,只想著給自己的兒子找一個靠山,別被徐州世家給玩死,在徐州這么多年他已經明白這些徐州世家是什么個情況了。

  郯城當中陶謙看著手上的情報,比起現在已經因為內亂還有失誤衰敗的術盟,陶謙覺得蒸蒸日上的紹盟更有前途一些,自然之前不怎么滿意的曹操現在也納入了他的視野,畢竟他已經老了,現在只是在給自己兒子找靠山而已,只要對方人不錯,實力夠強就行了。

  正因為這樣陶謙才會打算結好一下曹嵩,順帶給曹嵩釋放一個自己想要用徐州這個中原產糧大戶換自己兩個兒子一生無憂的信息,劉備讓他有些不放心了,多年為官的經驗,讓他知道有時候搶來的東西要比別人送的東西更值得珍惜。

  徐州富庶這是眾所周知的事情,陶謙就是打算以此為誘餌吊曹操和劉備上鉤,不管兩人的角力是誰勝誰負,到時候誰能讓他滿意他就將地盤贈予誰,至于豫州袁家,原本以為是靠山,沒想到誰都能踩一腳。(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