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二百九十九章 沮授的心思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神話版三國

  其實李優等人再清楚不過了,要真給劉備那么酒池肉林的供上,劉備根本沒幾天就承受不了了,所以也就是用這間超級豪宅給那些諸侯的使臣一個誘導性的暗示,再在李優的話語下產生一種先入為主的感官。

  等那些人各回各家之后劉備愛怎么樣就怎么樣去吧,反正就現在這種渣滓情報手段,陳曦可以讓劉備不用裝就在所有的諸侯情報上打下愛慕奢華四個大字。

  當然美女什么的不過是點綴,青州泰山并不缺美女,劉備只要放話從東門排到西門沒有一點問題,都能給陳曦送上不少,自然劉備自己愿意的話也能有不少,不過現實就是劉備雖說喜歡美女,但是卻沒將幾個納入自己的后院,大多數都不過是養養眼罷了,真正算得上寵愛的就是甘氏了,其他的最多算是通房丫頭吧。

  這就導致了一個思維沖突,陳曦不覺得劉備這樣有什么問題,其他所有人都覺得劉備少個后裔,對于一個強盛的勢力來說,僅僅有一個年輕力壯的統治者是不行的,必須要有一個優秀的繼承人,好吧,就算不優秀,也該有一個繼承人,這對于勢力非常重要。

  所以李優之前說的話可不是純粹為了誘導沮授,實際上還真有為劉備拉皮條的意思在里面,說是填充后院那可真就是填充后院,雖說有些不地道,但也是貨真價實的為劉備的王圖霸業計!

  至于真讓劉備過那種奢華到死的生活,不說陳曦舍不得。他們也擔心將劉備養廢,說不好萬一廢了呢?

  畢竟歷史上孫權就是用美女豪宅將劉備軟禁在東吳,甚至讓劉備生出一種不想歸去的想法。也就是說這種方法養著養著真就將人養廢了,什么都要講個度的。

  次日,劉備繼續齋戒,李優還特意邀請沮授過來和劉備一起齋戒,這可是貨真價實的齋戒,這個舉動讓沮授一愣,隨后就補充好了劉備的性格。畢竟也是白手起家開創了一片基業的雄才,雖說愛奢華,好漁色。但是曾經奮斗時期的事情還沒遺忘。

  唔,看來需要早點給他送美女,寶物,現在得劉備雖說已經開始犯他先祖的毛病了。但是畢竟經歷過不少的磨難。還是有著中山王不曾有的血性和毅力,趁著現在佞臣當道趕緊將他廢掉,萬一被陳子川注意到這個叫李優的伶人,劉備再次奮起就不好了。

  沮授跟著劉備一邊焚香禱告,一邊思考著怎么交好李優,怎么將劉備養廢,至于虔誠不虔誠沮授根本沒放在心上又不是祭祀他們的士卒,他何必要虔誠。

  另一邊李優瞄了一眼沮授就開始虔誠的禱告。他帶沮授來就是為了讓沮授感覺到時間緊迫,機不可失失不再來。讓沮授察覺到劉備現在還覺得貪財好色有些不好意思,身體中還流淌著當初掃平黃巾的熱血和毅力。

  總之給沮授一種感覺就是,劉備現在想要墮落,但是由于陳曦的存在沒有機會墮落,雖說想要美女,但是都不敢在泰山說出來,所以才會請求作為外臣的沮授幫忙,而李優在其中就扮演著拉劉備墮落的佞臣角色。

  估計能騙不少寶物吧,聽說袁紹最近雄才大略的,大概也不會愛惜自己胯下那匹寶馬了,到時候和沮授多來往幾次估計就能騙到了,唉,玉璽要是在袁紹手上,按照袁紹現在的魄力,我只要忽悠的好,讓對方相信劉備要登基為帝,估計都能騙過來,可惜在袁術那里,那個家伙絕對不會放手的。

  李優焚香禱告完畢之后有些無奈的想到,趁著沮授還沒睜眼,像看著肥羊一樣貪婪的看了一眼沮授,然后默默的回過頭,等待劉備和沮授也睜開雙眼。

  沮授也不是虔誠之輩,少念了不少之后睜開雙眼,發現李優已經念完了,瞬間就認為對方也是跳了不少的地方,由此可見對方也不是什么虔誠之人,沮授頓時明白李優這個家伙在劉備麾下扮演的絕對是小人。

  李優眼見沮授早早睜眼先是一愣,隨后面上浮現一抹尷尬的笑意,呵呵呵,這家伙念經都不虔誠,劉子揚這家伙估計的還真是夠準!看我算不死你。

  李優輕輕起身,原本就跪在羊絨毯上像李優這么輕的舉動自然毫無聲息,起身之后緩緩地朝著門外退去。

  沮授看到李優的舉動,也學著李優緩緩站起,退了出去,然后出了正廳之后就看到李優坐在椅子上等待著他的到來。

  眼見沮授跟了過來,李優心中感嘆,法孝直估計的很正確的,這家伙果然跟出來了。

  “沮公請坐。”李優起身對著沮授做了一個請的手勢,“來嘗嘗這茶水,這可是出自陳家的上好茶葉。”

  “好茶。”沮授并不太懂這種新生事物,不過奉承話還是會的,放下茶杯,看著沮授說道,“某見文儒緩步出來,可是有事要教我。”

  “沮公見諒,內里閑雜人等太多,某怕隔墻有耳,只有這空曠的正廳才適合說話,沮公你也來了泰山一日,在你看來陳子川這人如何。”李優掃視了一下四周小心翼翼的問道,生怕有人注意道。

  “驚才絕艷,怕是當世難有敵手。”沮授說這話的時候一直盯著李優的雙眼,在看到李優眼底的鄙夷徹底放心了下來。

  傻啊,我是在鄙視你!李優收斂了自己眼中的鄙夷看著沮授,“沮公怕是所言未盡吧,且不說陳子川如何驚才絕艷,青州泰山之主也該是劉玄德吧!”

  沮授沒有插話,只見李優繼續說道,“陳子川獨掌青州泰山行政權力,玄德公有時想要插手都需要先得陳子川認可,這豈是人臣所為,而且內又結好數位將軍,我怕他欲對玄德公不利!”

  沮授心中冷笑,聽完李優的話,他就知道李優是一個徹頭徹尾的小人,不過這個小人對他很重要,他需要的就是泰山分裂,最好讓泰山將相不和,自古以來最堅實的堡壘都是從內部分裂開來的!

  泰山的名臣猛將嫁接到自己冀州身上還怕天下不平?陳子川之能單看著奉高之繁華,泰山之祥和,兵馬之驍勇足可見其能,魯子敬,劉子揚,關云長,趙子龍這些人要是能挖走,袁氏昌盛指日可待!(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