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二百九十七章 效法先祖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神話版三國

  坐在李優對面的劉備看著穿著一身青色綢衣的李優一臉糾結的問道,“文儒一定要這樣嗎?”

  “不孝有三無后為大,甘氏雖是賢良淑德,謹慎端莊,但是畢竟無出,還請玄德公三思。頂點小說ww.23w.om”李優一臉微笑的勸諫道,“后宅空無,還請玄德公填充一二。”

  “但是這么明目張膽的告訴別的諸侯手下的大臣是不是有些不合禮儀?”劉備哭笑不得說道。

  “食色性也,本就是人倫大事,豈能不合禮儀,且說為天下蒼生計,玄德公也需要如此啊。”李優將大殺器祭出來了,劉備最頂不住的就是那句為天下蒼生計。

  眼見劉備動搖李優繼續趁熱打鐵,“以一時的個人榮辱換取天下蒼生早一步衣食所安,并且美女入懷,玄德公也是不虧啊,勿要猶豫啊。”

  劉備苦笑,他實在是說不過李優,無奈之下只好點了點頭承認了李優的說法,“既然如此,到時候且看文儒發揮了,不過如果可以還是給玄德留點情面。”

  “會的,會的。”李優面上浮現一抹溫潤的笑意,到時候再說到時候的話,只要真的是為了劉備好,就算劉備回頭罵他,也不過是小事一樁,隔兩天就又恢復了。

  “主公稍待,我去代您迎接沮公。”李優面帶微笑著說道,從現在開始就需要每一步都小心了,演好了沮授結合所見得出劉備不足所慮的結論,那可就有了給袁紹致命一擊的可能。好吧,致命一擊是幻想,至少讓袁紹小視劉備。那樣劉備就有更多的發展時間,到時候收拾北方的時候能少打爛一些產糧地。

  “泰山李文儒見過冀州沮公與,玄德公有請,華將軍在門外候著就行了,不用進來了。”李優一副皇帝身邊近侍的口吻對著沮授和華雄說道。

  沮授微笑著一禮,對于李優身份也有所猜測,能以這種口吻對于劉備手下上將華雄這么安排怕也只有寵臣才行。而且還是要非常得寵的寵臣。

  華雄對于李優的命令明顯一愣,但是對方是李優,也就沒有說別的話。一轉頭直接出去了。

  華雄明顯的愣神讓沮授看出了更多的東西,那就是李優的地位明顯要比華雄要高,而且很明顯華雄覺得自己有資格進這里,卻被對方阻止。最有意思的居然是沒有反駁直接退了出去。這就好玩了。

  冀州的情報對于這個李文儒只有一個注釋,那就是劉備近侍,不過就算是劉備軍師陳子川對于手握一個軍團的華雄也不能以這種口氣說話吧,看來這泰山內部并不像傳言的那么和諧。

  沮授主要是不知道李優在華雄心目中的地位,話說整個泰山除了劉備能以這種口氣給華雄說話,估計也就是李優了,而且不同于劉備那種無理由全面接受,李優的命令對于華雄來說那絕對是不合理都能腦補到合理。正因為這樣,這里出現的不是陳子川。而是李文儒。

  有些時候只有真實騙人才是騙的最狠的,像李優對華雄根本不需要任何演練,直接玩真的,騙一個準一個!

  “泰山李文儒,久仰久仰。”沮授抬手對著李優就是深深一禮。

  “哈哈哈,能得沮公美贊,實則愧不敢當!”李優嘴上說著愧不敢當實際上卻是生受了沮授這么一禮,面上做出一副洋洋得意之神情,實際上心里卻在暗罵,這沮公與也不是省油的燈啊,居然還在試探我。

  且看看,這家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沮授也是謹慎之輩,雖說現在已經有很多的現象讓他發覺劉備不是傳言中的那樣仁善,泰山也不是傳言中的那么和諧,但是作為智者他必須要足夠的謹慎。

  “玄德公,冀州袁本初長史沮公與前來。”李優帶著沮授穿過一道門,沮授就看到坐在一大塊水晶幾案前,用水晶茶壺,水晶茶杯烹茶的劉備,看到這一幕沮授猛地感覺心臟一跳!

  看著劉備那隨意擺弄的舉動就知道這不是裝出來隨意的,而是實打實的無所謂了,奢華到這種程度居然都習慣了,沮授已經感覺自己以前對于劉備的畏懼完全是沒有必要的,對面坐的那個把玩著茶壺的劉備很明顯已經廢了,玩物喪志啊!

  李優對于劉備現在得舉動很滿意,開始的時候劉備都不敢碰陳曦給準備的茶壺茶杯,隨后在和陳曦喝茶的時候不小心摔了幾個,之后就淡然了,有時候平常心對待某一件別人看來非常高貴的寶物,那顯露出來的就是隨性,在沮授看來習慣了這種生活的劉備豈能吃苦?

  “冀州沮公與見過玄德公。”沮授像是剛剛反應過來慌張的對著劉備一禮,“未曾見過如此奇珍,一時迷醉失禮之處還請玄德公見諒。”

  “哈哈哈,公與看我這宅院如何?”劉備笑著問道。

  “極盡華美,人間莫有能與之媲美。”沮授實話實說道,“恍若天成,不知玄德公建此宅花費幾何?”

  “哈哈哈哈,區區小錢何足道哉。”劉備大笑道,隨后像是想到了什么,面色有些惆悵的說道,“然則我雖有豪宅,卻無有后代,想我乃是中山靖王之后,如今后院空虛,枉費我建造如此華美的一座宮殿,為先祖蒙羞!”

  沮授瞬間就明白劉備是什么意思了,中山靖王是什么,劉勝啊,光兒子就有一百二十個的超級播種機,能吼出諸侯應當日聽琴瑟,夜賞歌舞美女的人物是什么樣的性格,史稱中山王為人樂酒好內,現在這劉備不就是他先祖的一個翻版嗎?不愧是留著相同的血!

  這一次沮授直接就沒有懷疑,這可是當著外臣的面詢問,到時候傳出去劉備好漁色的名聲那已經是鐵板釘釘了,不過人家效仿先祖你也真的沒什么好說了。

  沮授笑著答應了劉備的回到冀州一定請袁紹幫劉備找一些美女送過來,以促成兩家之好,劉備忙不迭是的答應了沮授的雙方停戰歸還樂陵等地的提議,表示公孫瓚居然想殺他族兄,端的不為人子。

  話說劉備在得知公孫瓚要干掉劉虞的時候確實對于公孫瓚生出過一些不滿,畢竟劉虞對于劉備也有相當大的幫助,而且兩人還是同族!

  當初劉備上書呈請的時候劉虞還給幫了忙,這就讓劉備覺得公孫瓚實在是有些太過分了,但是罵歸罵,劉備并沒有斷掉對于公孫瓚的糧草供應。

  畢竟劉虞并未被殺,只是受了驚嚇,于是劉備抱著極大的怨念寫了封信陳述了一遍公孫瓚的錯誤,希望公孫瓚以后能理智點,至于效果如何,在李優等人看來很明顯公孫瓚是變本加厲了。

  在達成盟約之后,李優將沮授送出門,然后命城管將其送到奉高驛站,回身就打算去安撫劉備,今個劉備算是丟人了,雖說劉備的確是愛慕奢華,喜歡遛狗斗雞,但是他完全沒有想過去做先祖那種事情!因此這種效法先祖的事情在劉備看來就有些丟人了!(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