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二百九十六章 愛慕奢華劉玄德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神話版三國

  太陽西沉之時一輛馬車在近百士卒的保護之下帶著數車禮物進入了奉高。

  車中的沮授打開車窗望著奉高那高大的城墻,青石鋪就的地板,筆直的街道,又看著街道上往來不絕的人流,左側繁華的商肆,川流不息的商賈,想想當初他在洛陽為官是的景象,這奉高居然有了幾分帝都氣象。

  人言泰山有龍興之相怕也未有亂說,見到這百姓安居樂業,治下一片祥和,繁榮的景象,在想想之前那奉高的小縣城景象,劉玄德不愧是雄主。沮授對比了一下奉高還有他引以為傲的渤海,最后只能長嘆一口氣。

  “冀州沮公,華子健奉命前來迎接。”華雄帶著一隊精銳對著沮授的馬車一禮朗聲道。

  “華將軍請了。”沮授走出馬車對著華雄拱手一禮,“能得將軍相迎,授深感榮幸。”

  “沮公抬愛。”華雄對著沮授做在了一個請的動作。

  “奉高如此繁華,不知可有何妙計,同為大漢子民豈可一方衣食所安,一方顛沛流離?”沮授駕著馬跟著華雄一臉微笑的試探道,他也沒想得到答案。

  “這都是軍師的職責,豈是我能所知,要說我們這群武將里面能弄明白的也就只有子龍了,其他的都是苦哈哈,只能聽人家指揮。”華雄隨性的說道,對于趙云那種人長得帥,武藝又好,實力又強,又能帶兵。必要時還會混到文臣里面的家伙華雄連嫉妒心都生不起來。

  “趙子龍?”沮授摸了摸胡子,“天下有數的武將,聽說一直在做屯田校尉。也不知道什么時候才能率領騎兵馳騁戰場?白馬義從可是天下有數的精銳。”

  華雄總感覺沮授這家伙話里有話不過腦子比較笨的他只是感覺這話有些刺耳,但是卻抓不住中心于是有些心煩的看著沮授。

  “哈哈哈,將軍毋須如此。”沮授大笑道,隨意的轉頭看著四周的景象,他來就是打著和劉備結盟的想法來刺探情報的,至于結盟,不管是袁紹還是劉備都知道那不過不是笑話。雙方遲早有一戰。

  一隊二十人的城管背著大盾頂著云氣從沮授面前穿過,沮授不由得雙眸一凝,作為干過軍師上過戰場的角色他很清楚這些兵代表著什么。隨后在將沮授引到劉備住宅之前的這段距離里面。沮授見了十波城管,每一波裝備和人員素質都和第一批一樣,這讓沮授暗暗記下。

  百戰老兵的數量在任何一個諸侯手下都是很重要的戰斗力標志,很明顯劉備這里的百戰老兵多的能調出至少三千用于治所的防衛。由此可見劉備軍的戰斗力。還有劉備對于自家以手下的保護。

  沮授看著劉備那在夕陽之下閃著灼灼光輝的住宅直接愣住了,站在門口一動不動。

  “沮公,請了!”華雄心中偷笑,在他看來陳曦讓華雄將前來的那些謀臣將相邀請到劉備新家居住就是為了看這些人的笑話,要知道當初他們這些人在見到劉備的新宅園也是嚇住了。

  “這里是劉使君的住所?”沮授震驚的看著面前那棟能閃瞎他雙眼的高大建筑。

  “是啊,主公特意讓建造的住處,甄夫人估計此座宅院在十億錢左右,不過加上內里的裝潢估計遠遠不止這個數了。真不知道主公怎么想的。”華雄有些怨念的說道,話說這幾句話是陳曦讓華雄說道。

  “……”沮授震撼于面前這棟建筑。雖說曾聽泰山人言劉備所住之處堪比天宮,之前還以為是有人在開玩笑,結果這次見了之后,沮授終于明白什么叫做聞名不如見面,鬼個仁德啊!有這么多錢能救多少老百姓!

  這棟宅院是用金子堆砌起來的吧!我就聽人說劉備小的時候就愛慕奢華,喜歡遛雞斗狗根本不是什么好鳥,我還在奇怪為什么突然轉性了,感情還是原來那樣!江山易改本性難移!不知道這棟屋子挪用了多少軍費!奉高就算再怎么繁華也頂不住劉備這么奢華!

  沮授進門之后就問到一股酒香,濃郁的化不開的酒香,之前在門外還沒有注意到,進門之后感覺地上都有一股酒味。

  “這酒味是?”沮授驚奇的問道。

  “主公愛酒,但是有言在先不能多喝,又怕控制不住,所以經常購酒倒在院中,保證每時每刻都能問到酒香,這樣就不會去偷偷喝酒了。”華雄當著沮授的面撇了撇嘴說道,“上好的百年窖藏啊!”

  這醇厚的酒香由不得沮授不信任,一聞便知是頂級的美酒,居然全倒了,而且扯淡的理由居然是自己不能喝酒,不能喝就別喝啊,連自身都控制不了的君主能是雄才?不能喝的好酒賞賜給手下啊!居然給倒了,完全忽視了臣下和治下的存在,沮授給劉備又記了一筆。

  話說由不得沮授不信華雄的話,主要是劉備住的那宅院實在是太奢華了,奢華到已經顛覆沮授的感官了,先入為主的認為劉備愛慕奢華,之后一切就順理成章了。

  “沮公,看來主公有事,要不我們直接進去吧。”走到正門,依舊沒有見到劉備前來迎接,華雄苦笑著說道,頗有一種無奈。

  沒有上下尊卑之禮數。沮授又給劉備打了一個叉,看著地面上鋪著的一層如同白熊皮,但是遠遠大于最大的白熊皮的東西有些奇怪的問道,“這是什么?”

  “地毯。主公有感冬天地涼,于是發動天下商人將今年所產之羊皮全部收購,取之精華制造了這一張毯子,踩上去柔軟無雙,溫暖無比。”華雄嘆了口氣說道說道,“據說就這張鋪滿整個屋子的毯子怕用了不下十數萬張羊皮的絨毛才能制造出來。”

  “十數萬張?”沮授直接嚇到了,“怎么可能?”

  “沒什么可能不可能的,沮公要是有興趣制造一張可以問一下北方任何一位參與羊毛線制造的商人,看看我是說多了還是說少了。”華雄嗤笑道。

  話說這可真的是十幾萬張羊皮的羊絨,只要沮授到時候那么問,得出來的結論肯定是真的,不過問題是對于別的商人來說有沒有羊絨都無所謂的,所以陳曦玩的是無本之利,反正到紡線的時候給截留下來就行了,至于羊絨所有商人都知道,產量極低極低,十萬張拿不下!

  沮授暗暗記下此事,以待稍后驗證,然后點了點頭跟著華雄往進走,不知道是錯覺還是,沮授踏在地毯上感覺自己身子骨都輕了,人也變暖和了(這是錯覺)。(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