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二百八十四章 時代已經變了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神話版三國

  左慈盤膝坐在靖靈殿中默默地焚香禱告,于吉和紫虛都只是派了一個徒弟過來,很明顯其中有一些不為人道哉的故事。

  就在左慈焚香禱告的時候,一道莫名的波動直接掃過左慈,只見左慈身上浮現了一層寶玉一般的神光,不過卻也未能阻攔住那道波紋。

  “唉!”左慈嘆了口氣,睜開眼睛,從寬大的袖中探出自己的手指開始掐算,“還真是亂世出英豪,又是一個這種程度的精神天賦,對于我們這些人居然都足以產生效果,不過也對,我們始終是人,不是仙啊。”

  “師傅!”一個穿著青衣的道士對著左慈一禮,“為何您要呆在這種地方,以您的能力天下有何人可以比擬?何必受劉琰之邀來這泰山。”

  “我們是人,不是仙,張角妄自以為成仙到最后不也被斬殺了嗎?我們去做我們應該做的事情就好了。”左慈淡然閉著眼睛說道,“我們的法術看似威力極大,但是又能對誰出手?天下的英豪或為自己,或為他人,或為蒼生,每一個都是大因果,我們只能看著不能干涉,做好該做的事情就好了。”

  左慈的徒弟很明顯有些不甘心,猶豫了兩下還是退了出去。

  “唉,這天下最逍遙的是我們,但是最不逍遙的也是我們,看似術法無雙,但是又能對誰出手?”左慈望著那巨大的無字碑漠然的自語道,他們這些人能算出來的東西很多。但是那又如何,你真敢告訴那些演繹這些事情的人?你且試試,看你能不能阻止?

  說完左慈就再一次閉上了眼睛。對于于吉他們的心思左慈也算是了解,不過并沒有放在心上,當初神石還未落入人間,他們這些道人比凡人強大無數倍的時候也沒有見哪一個道人干涉天下成功,而現在,左慈自覺自己要是正面遭遇呂布那種武將絕對落不下好,時代變了!

  的確上天對于他們的限制也弱了很多。但是足以斬殺他們的人也出現了,當初神石未落人間的時候,有一修煉有成的道人化作巨蛇去調侃秦將白起。都被干掉了,更何況現在!

  想當初張角手握太平清領書,連左慈這等修煉了數十年的高人都難挫其鋒,連黃巾力士都出了好幾千。按說這陣容放翻天下毫無壓力。結果幾千黃巾力士都被砍死了,張角也被梟首了,別說你神通廣大,三十萬大軍結陣云氣密布之下,你什么都使用不出來,或者說你使用什么都是死!

  之后隨著亂世正式開啟,到現在左慈已經見到了不少能作用于自身的精神天賦了,不知道該說是大時代開啟了。還是該說這是一個群星璀璨的時代,像他們這等人就該乖乖的被遮掩在光芒之下沉浸。

  這些想法。左慈沒有告訴任何的道友,因為他知道別人聽不進去,很多道友都認為張角當初太急了,若非如此現在已經是他們的天下了。

  正因為這樣左慈一點點的退出那個群體,開始到處游蕩,準備選擇一條潛龍,像一個正統的道士一樣做著應該做的事情,而不是去謀朝篡位。

  隨著左慈退出仙人團體,回到廬江之后他就發現天下真的變了,這已經不是那個一兩手仙法就能玩弄的世界了,他們已經不在握有絕對的力量了。

  在豫州他遙遙的望了一眼呂布就被其察覺,在廬江周瑜開啟天賦的那一瞬間他就知道那里已經不能在居住了,以前小視的凡人已經強大的讓他有一種震撼,左慈有一種感覺如果正面對上周瑜和呂布,他會因為周瑜全開天賦限制在他一個人身上,智商無下限被呂布砍死。

  那可真就死了,可不是幻術仙法什么的,而是真真正正的死了,呂布絕對能做到那個程度,那柄已經有靈的神兵砍到他本尊絕對會要了他的命!

  就在剛剛那道精神波動掃到他身上的時候,左慈就知道自己能修煉到這個程度最大的依仗法術推演被封殺了,果然這個時代已經不適合他們這些人了,也許凡人自身還很羸弱,但是配合起來斬殺他們真的不是什么問題,想當年春秋秦漢凡人沒有這一身非凡力量的時候多少自以為是的仙人都被凡人斬殺了。

  唉,既然注定了阿罪已經要跟于吉,那就隨他去吧,天欲使其亡,必先使其狂。左慈漠然的想到,然后又開始對這那座巨大的石碑念經。

  兗州東部靠近泰山的馬車,戲志才和陳群兩人有一搭沒一搭的閑聊著,雖說兩人同屬曹操屬下,但是兩人的交往卻也不算太多。

  在司馬懿那道席卷方圓數百里的精神波動掃過之后陳群猛地站了起來,而戲志才則雙眼爆出一團精光。

  泰山果然是個好地方,我還沒有到達泰山這么一個好天賦就撞到我身上了。戲志才第一時間在那道精神波動掃到身上的時候直接復制了下來。

  居然真的存在這種可以封殺所有精神天賦的天賦,有了這一招到時候對方要是本身你是非常強,只是靠天賦吃飯的家伙,那么直接就夠廢掉對方了。戲志才狂喜,而更重要的是他的天賦沒有被封殺,他依舊可以使用自己的天賦,不過復制的荀彧天賦則已經被封殺了。

  “志才!你的精神天賦還在嗎?”陳群略微有些慌亂的說道。

  “放心,這是一個人的主動精神天賦,效果是在自身開啟精神天賦的時候,范圍內其他人的精神天賦全部被封殺,所以長文不需要太過緊張。”戲志才一臉高深莫測的笑容解釋道。

  “志才你怎么知道的?”陳群一愣。

  “我有特殊手段,你不要管了。”戲志才依舊保持著高深莫測的笑容,他仿佛已經看到了大批優秀的精神天賦出現在他們面前任他篩選的情況了。

  陳群深深的看了一眼戲志才沒有再多說話,說來到現在他都不知道戲志才的天賦到底是什么,雖說就他的感覺而言戲志才有時候精神天賦的表現貌似和他自己的有些近似,而有時候貌似參雜著一些別的東西,而現在戲志才卻清楚的說出了一個未知天賦的效果,這就由不得陳群懷疑戲志才本身的天賦是什么了。(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