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二百八十章 劉虞,你還能再廢點不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神話版三國

  公孫瓚離開劉虞住處,回到自家居住的地方,看著滿目的廢墟,面容徹底的扭曲了起來,原本還有一點理智的公孫瓚徹底憤怒了,胸中怒火起,惡向膽邊生!

  “走!去軍營!”公孫瓚站在自己坍塌的屋院前深吸了一口氣,撥馬朝著城外軍營殺去。

  “公孫伯圭去了軍營?”閻柔一愣,隨后大喜,這不是給他把柄嗎?這下豈能不先發制人?而且公孫瓚去了城外,也就沒有擾民一說,一萬多大軍將公孫瓚一圍不就萬事大吉了?

  想到這一點閻柔原本想給劉虞報告的心思也淡了,在他看來劉虞太過仁慈,必然會給公孫瓚一條生路,如此這般對于公孫瓚這種死不悔改的家伙來說根本沒有效果,只能讓公孫瓚再一次逃脫懲戒!

  打蛇不死反受其害,想到這里閻柔眼中閃過一抹狠光,劉虞既然下不了這個決心那么就由他來代替劉虞完成,到時候一切罪責他背了,撐死漢庭責罰下來的時候他提前棄官而逃,跑到塞北胡人的地方不就得了。

  就這么辦,我今天就趁著這個機會幫主公祛除這么一個禍害!閻柔下定決心,然后傳令手下前去準備。

  “參見主公!”鄒丹抱拳一禮。

  公孫瓚看了一眼鄒丹直接沒有回話,只是帶著手下朝著中軍大帳走去。

  “士起,這是什么情況?”鄒丹起身之后小聲的詢問將自己拉到身邊的關靖。

  關靖嘆了口氣將當天發生的事情全部講述了一遍,聽的鄒丹須發皆張。雙血紅,主辱臣死!

  公孫瓚走進大帳剛剛坐下,鄒丹就起身以首叩地之后雙目血紅的看著公孫瓚說道。“主公,丹請死戰!臣常聞‘為人臣者,君憂臣勞,君辱臣死’,今主公受辱,臣感同身受,愿請死戰!”

  鄒丹這是在玩真的。什么人手下都一些死忠分子,而鄒丹就是公孫瓚的死忠,對于甘寧和劉虞如此羞辱公孫瓚鄒丹可謂是怒火滔天。恨不能啖其肉,飲其血!

  鄒丹開口之后,其他人也就不能當縮頭烏龜了,全部起身吼道。“臣請戰!”

  公孫瓚雖說怒火滔天。但是腦袋并沒有糊涂,現在這是在涿郡,屬于劉虞勢力范圍的中心,光本地屯兵都過萬,而他自己手下不過千余老卒,豈能一戰?

  “爾等退下,此事之后再說!”公孫瓚直接否決了手下的提議,那雖說腦袋之前燒的有些糊涂。但是正常的時候他還有一點當初那種白馬將軍的風范。

  “主公!”鄒丹跪伏在地上哭泣道。

  關靖扶起鄒丹,將他帶出大營。對于他不希望鄒丹受到公孫瓚的責罰,畢竟現在明眼人都知道公孫瓚不是劉虞的對手,兵力對比差距太大了。

  鄒丹起身之后沒有多說一句話,只是默默地背著自己的刀走向了后營。

  當夜閻柔不顧劉虞的將令直接率軍包圍了公孫瓚的軍營,而得知這個消息的甘寧和太史慈有些傻眼。

  “子義,這個時候我們該怎么辦?”甘寧坐在酒樓上遠遠的看著城外大隊的火把問道,“公孫伯圭要殺劉伯安我們該救劉伯安,現在劉伯安明顯比公孫伯圭強的太多,要殺公孫伯圭我們該怎么辦?”

  “這個……”太史慈也是有些傻眼,劉備的命令是不要給公孫瓚犯錯的機會,讓太史慈趁機將劉虞帶回來,現在這個情況說反了吧,劉虞要干掉公孫瓚?

  “看來軍師也不是萬能的,公孫伯圭沒干掉劉伯安反倒要被劉伯安干掉了。”甘寧一攤手,學著陳曦的情況一臉無奈地說道,這不屬于他的職責范圍,只能淡然的去看熱鬧了,至于公孫瓚死活和他沒有半文錢關系。

  “先看看吧,對方現在已經成軍了,我一個人要殺進去也不容易。”太史慈無奈地說道,“只能求公孫將軍福大命大了,要是到時候結束沒死的話,我就看情況幫他一把了。”太史慈妥妥的明哲保身。

  “聰明!”甘寧豎起一根大拇指。

  “公孫瓚,速速投降,我饒你不死,壓你上京面圣,若敢抵抗,殺無赦!”閻柔駕馬,直接殺到公孫瓚軍營前大聲的呵斥道,至于饒公孫瓚不死,開什么玩笑,只要公孫瓚敢投降,他立馬背信棄義為劉虞永絕后患。

  “讓劉伯安出來見我!你的話我不相信!”公孫瓚有些服軟的趨向,但是卻依舊有著一點大腦,知道不能向閻柔投降,就算是投降也應該投降給劉虞。

  “呵呵呵,我主日理萬機,豈是你這以下犯上的逆徒說見就見的,公孫瓚,我再問你一句,投降不投降!”閻柔毫不客氣的對著公孫瓚嘲諷道。

  “讓劉伯安出來見我!”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不低頭,一向驕傲的公孫瓚這一刻也變得怯懦起來。

  “看來是不愿意投降了,全軍沖鋒!”閻柔冷笑一聲,然后基本靠著嘴皮子沒經歷過戰爭的他直接下達了一個二貨的命令。

  “閻柔受死!”在閻柔冷笑的那一瞬間,原本打算趁夜刺殺劉虞的鄒丹奮力的將短槍朝著閻柔丟去。

  閻柔看著正面飛過來的短槍大吃一驚,第一次上戰場的他什么時候經歷過這種陣仗,沒想著用佩劍挑飛短槍,反倒將跟胡人學來的馬上技巧第一時間使用了出來翻身落馬!

  只見閻柔一個翻身躲開了直射而來的短槍,但是背后的帥旗卻沒有那么靈活的動作,直接被一槍扎斷。

  要說一個大軍經常操練,帥旗不斷溫養的情況下,就結實程度應該不亞于鋼鐵,但是劉虞手下的士卒幾乎都沒有經過什么操練,帥旗也不過臨戰之時拿過來使用一下罷了,對著這個世界的人來說脆的跟朽木沒啥區別,鄒丹一根短槍直接將帥旗扎斷了。

  這一幕直接讓全場一靜,然后鄒丹一聲高吼,“敵將閻柔已死,諸位隨我殺敵!”然后拎著大刀當先一人直接躍出營寨,一刀將正面數人砍成兩節,頓時公孫瓚士氣大盛,鄒丹原本準備的幾百要和他去殺劉虞全家的士卒如同虎入羊群一般殺入了劉虞大軍之中。

  幾個呼吸間,劉虞軍便開始出現潰逃,隨后根本不等閻柔反應過來便成了大潰逃,到處一片哭爹喊娘的聲音,四下里劉虞手下恨不得給自己多長兩條腿!

  甘寧看到一幕差點一口老血噴出,這劉虞軍還能再廢一點不!還能再丟人一點不,太史慈和甘寧一個對眼皆看到對方眼中的苦笑,按這個節奏,劉虞死定了!(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