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二百七十七章 手熟而已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神話版三國

  “給我搜,找到甘寧殺無赦!”公孫瓚暴怒的吼道,對于膽敢挑釁自己的甘寧已經下了必殺的決心。

  “主公不可!”田楷第一時間跳出來阻攔道,“甘興霸乃是劉玄德手下上將,而且確實幫了我們大忙,雖說挑釁主公,主公何不視若不見,以示寬仁!”

  “……”公孫瓚冰冷的看了一眼田楷,然后扭頭望著前方的天空,“如此這般置我于何地?且待我抓了甘寧交給劉玄德,問他一個明白!”

  田楷大愣,公孫瓚怎么會這樣?

  “報,主公!”就在田楷準備在此進言的時候,一個傳令兵沖了過來,“主公,鄒將軍來報,我軍駐扎在涿郡外的士卒已經斷糧,請主公催促州牧大人放糧,否則有可能引發兵變。”

  “什么!劉伯安這個老匹夫居然敢卡我糧草!諸將隨我去見劉伯安那個老匹夫!”公孫瓚大怒,瞬間就將甘寧那件事撇在腦后,對著眾人說道。

  田楷長舒了一口氣,在他看來公孫瓚之前被甘寧那么一整只不過有些不好下臺,現在有了劉虞這么一個臺階順臺階就往下走,想到這里田楷不由得暗罵甘寧不懂事。之前只要服個軟就能了事的事情,硬是弄得雙方現在有一根刺。

  公孫瓚可能在前方不知道幽州形勢如何,身在后方的田楷可是很清楚。幽州少不了劉備接連不斷送來的糧草,雖說量不多,但是卻持之以恒,由此可見劉備對于公孫瓚并沒有什么不好的想法!既然如此何必要為心中郁郁之氣得罪自己最強有力的戰友?活得不耐煩了?

  當然田楷也不是為了甘寧脫責,畢竟在田楷看來甘寧既然能燒掉袁紹的糧草為何不早早動手,反倒拖到公孫戰敗,這一點讓田楷也很是不滿。同樣整個幽州的眾將在得知甘寧的戰績之后都是這么一個想法。

  “主公,劉伯安終究是一個麻煩,既然我們現在兵屯涿郡。不若……”單經提了一個二貨的主意,不過在場所有的人都因此而躍躍欲試。

  “哼,我早就看劉伯安不耐煩了,這一次不但偷偷給袁紹傳遞情報。居然還敢卡我糧草!”公孫瓚眼中閃爍著一抹瘋狂。單經的提議很符合他現在的思維方式!

  另一邊,甘寧抓著太史慈接連幾次跳躍躲到了一處小院,本身進城的時候就只有甘寧和太史慈,至于其他人都被甘寧打發去聯絡他的海軍大部去了,話說要不是只有這么兩個人甘寧也不會如此狂躁。

  “興霸!你怎能如此對公孫將軍說話!”腳剛一落地,太史慈直接抓住甘寧的胳膊,將甘寧甩了出去,對于之前的舉動。太史慈一肚子的火!

  “哼!他公孫瓚有何資格處置我?”甘寧被太史慈甩出去之后在空中一個翻身調整好姿態,落地之后一臉狂傲的說道。“且不說如果不是我他現在可能已經被人擒拿,人頭掛在旗桿之上,僅說我我救他乃是奉主公之命,我是玄德公的臣子,不是他公孫瓚的臣子!他算老幾!”

  “但是我們是盟友啊,玄德公當初靠著公孫將軍才能,才能……”太史慈說不下去了。

  “哼,那是以前,我也聽說過虎牢關一事,不過不過三五千步騎而已,還給他又能如何,要是以前的威震塞外保一方平安的白馬將軍,我委屈了就委屈了!”甘寧冷笑連連,“看看現在的公孫瓚他還有以前的氣概嗎?懷疑我們!就他那德行,他算什么!”

  “興霸冷靜冷靜!”太史慈雖說也上過學,看過書,但是和甘寧這種世家出身的文化流氓完全是兩個級別,直接被甘寧說的啞口無言,只能盡力讓甘寧平靜下來。

  “算了算了,好心當作驢肝肺,以后再也不來幫忙了,公孫瓚死活與我何干?”甘寧一臉不爽的說道,“子義,晚上找個時間我們直接走算了,本來還說在幽州買點白狐白鹿之類的皮草到時候作為禮物送給主公和軍師,這下好心情全毀了!”

  太史慈剛想開口說自己還有事,甘寧就換了一個臉色,一臉笑意的問道,“子義,你說軍師什么時候結婚的?準確時日,上一次我離開的時候本來以為沒趕上,現在不是延后了嗎?也沒人告訴我什么時候。”

  “閏十一月二十八日。”太史慈想了想說道。

  “哦,時間還有不少,到時候你和我去抓一條鯤送給軍師吧,上一次殺了一條鯤到最后明月珠還沒誕生就被一群混蛋魚給吃了,這次你和我一起如何。”甘寧提了一個瘋狂的主意,他要去殺神獸!

  “……”太史慈面露苦笑,這位還真是大膽啊,什么東西都敢殺,那可是神話生物啊,要是遇到了強大的搞不好就算有他們兩個也不會好。

  “興霸,我還有事需要呆在涿郡,伺機將劉伯安帶走!”太史慈無奈的說道,“我來到幽州本身就有兩個任務,一個是保護公孫將軍,一個是在公孫將軍要殺劉伯安的時候帶走劉伯安,現在我的任務還沒有結束。”

  “這樣啊,我和你一起吧。”甘寧想了想說道,“那鯤真心很厲害的,要是我一個人搞不好船隊又要沉一半了,有你和我一起我就有把握了,明月珠可是對珠,我們一人一顆到時當作禮物送去如何?”看起來甘寧像是和鯤卯上了。

  “也行,我們現在和公孫將軍算是鬧翻了,有你在,到時候往出逃的時候就輕松多了,但愿到時候公孫將軍不要在城墻上駐扎太多的弓弩手,否則云氣連成一片,我們要殺出去就麻煩了。”太史慈嘆了口氣說道。

  “放心放心,公孫伯圭他現在手下也不多,要干掉劉伯安肯定不能大肆調動手下,也就是現在得這么多人,他沒有那么多弓箭手的,我們到時候兩個人一人夾著劉伯安一個胳膊,跳幾跳就出城了,嗯,不過需要留心一下,公孫瓚什么時候動手,我將我的海軍調到位。”甘寧一副輕車熟路的說道。

  太史慈看著甘寧,看到甘寧有些不自在的擺了擺手,“手熟手熟,畢竟我以前主要就是干這個的,盯梢大戶什么的職業習慣而已。”(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