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二百七十六章 功過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神話版三國

  且說公孫瓚一路向北運氣極好的沒有遇到一次袁紹的追兵,雖說路上昏昏沉沉,但也確實是安全回到了幽州,不過可能是發燒的時間有些太長,輸的有些太慘,公孫瓚明顯有些易怒傾向,思維也不怎么正常了。

  “報主公,太史子義攜甘興霸前來。”一個傳令兵沖了進來大聲的報告道。

  甘藍自從和甘寧分離就直接一路沿江向北,而太史慈又沒有公孫瓚那種顧忌,既然已經分開了,太史慈也只好繼續按照之前和甘寧的講好的路線沿著漳水前行,他打算自己安全之后再去救公孫瓚。

  畢竟公孫瓚不辭而別的舉動對于太史慈來說就算不愿意去深想,但依舊有些傷感情,再加上他是友軍不是手下,太史慈也就懶得去給公孫瓚做保姆了,生死各安天命算了,再話說他自己為了保護公孫瓚已經身受重傷了,也算是做到仁至義盡了。

  甘藍一路沿江而行,順水而下,大概第二天晚上就遇到了太史慈,雖說太史慈對于為什么來接自己的只有這幾條小破船有些好奇,但是還是沒問多余的話,直接轉移到船上,畢竟冀州這個地方沒有水軍一說,上了船那就可以算是徹底安全了。

  太史慈雖說沒問,但是甘藍豈能不知太史慈的想法,于是帶著一抹苦笑將&長&風&文學{}這一段時間發生的事情講了一遍,聽的太史慈那叫一個心潮澎湃,三百人燒了邯鄲糧倉全身而退。逼的袁紹不得不因為糧草原因回軍。

  “那現在興霸呢?”太史慈有些好奇的問道。

  “率領了一百人去劫袁紹大營了。”甘藍無奈的說道,此話說出太史慈直接一口酒噴出,這是人干的事情?

  就在太史慈準備詢問的時候。一個水軍走了過來,“軍侯,有兄弟發現老大的船只朝著這里過來了,沒有發現追兵,老大應該成功了。”

  “太史將軍稍歇,我去迎接我家將軍。”甘藍橫了一眼小卒,江匪的習慣到現在都沒有洗下去。

  “我隨你一起去看看興霸。”太史慈放下酒碗。想去見識一下這個之前看似不著調,但是卻在戰場上有著驚人表現的甘寧到底有什么不同。

  “也好!”甘藍躬身一禮,然后給太史慈帶路。

  “小的們。你們的主管回來了!迎接我吧!”甘寧人還沒有到,狂傲的聲音已經出現在了江面上了。

  甘藍無奈,自家少爺實在是太丟人了,簡直是丟人現眼。之前還在罵手下匪氣不改。他自己首先沒有一點上將的風貌。

  “興霸,且過來讓我看看你這個火燒邯鄲糧倉的家伙和之前有何不同!”太史慈朗聲說道。

  “哈哈哈,子義也在!”甘寧大笑,一個翻身跳到江中,幾個跳躍就落到了太史慈坐的穿上。

  “我可不光是燒了邯鄲糧草,要不是顏良擋著我都將袁紹干掉了!不過就算這樣我也砍了他的帥旗,我可是百騎挑萬軍的爺們!”甘寧猖狂的說道,劫了營安全回來。上了船甘寧就想著回去該怎么給兄弟們講,這可是實打實的戰績。不吹噓吹噓簡直不好意思啊!

  “你厲害!”太史慈對著甘寧豎了一根大拇指,畢竟要是將他放在甘寧那個位置上他覺得自己貌似不大可能能做出這么奔放的事情。

  “好說好說。”甘寧一臉得意的擺擺手,他這個人本身就適合讓人順毛捋,像太史慈這種不夾帶任何嫉妒的贊賞他最喜歡了,怎么說對方也是高手啊!

  太史慈看著甘寧那種恣意張揚的神情又想了想自己,自覺算是明白了為什么人家甘寧是主管,他只是一個優秀的將領了,他太史慈帶的人比甘寧還多,做的事情還不如甘寧,這就是差距啊!

  “咦?怎么沒見公孫將軍?”甘寧吹噓了一陣之后才想到另一個主角怎么不見了。

  太史慈將這一段時間發生的事情講了一遍,頓時甘寧的眉頭就擰成了一個疙瘩,甘寧并不愚蠢,只是不愿意思考,自然也看出來了公孫瓚的不對。

  “算了算了,我們沿江去找找,十日之內找不到就回幽州吧,反正人家白馬將軍福大命大。”甘寧一臉不爽的說道,原本對于公孫瓚就不怎么滿意的心理,現在變得更為不爽。

  之后的十天甘寧仔細尋找,最后確定人家公孫瓚就沒將太史慈的話當作一回事,找到了潰軍,或者逃卒問到的情況都是公孫瓚往北走了,往北走能到哪里?肯定是幽州了。

  甘寧屬于那種愛恨分明的典型,既然公孫瓚不拿他們當人看,他也就懶得繼續管公孫瓚,二話不說揚帆起航回幽州等待消息,是死是活給個交代就行了。

  “讓他們進來。”公孫瓚面色一冷。

  “外將甘興霸、太史子義見過公孫將軍。”兩人進來對著公孫瓚一禮說道。

  “原來是兩位將軍啊,不知兩位找某有何事告之?”公孫瓚陰陽怪氣的問道,尤其是對甘興霸更為不滿,既然你也在戰場上為什么不早燒掉邯鄲糧草,為什么非要等到我敗了你才動手燒糧草?

  甘寧自然感覺到了幽州眾將對于他的惡意,抬頭冷笑道,“且不說我們二人千里來援之義,子義救將軍于危難之中,我拼死燒了邯鄲糧倉為將軍殺出一線生機,不想將軍先是不告而別,而現在又準備如何處置?”

  甘寧個二貨根本不會說軟話,在他看來功就是功,過就是過,有功賞,有過罰,豈能委屈功臣!

  “豈敢如此!諸將何在!給我拿下這個狂徒!”公孫瓚一愣,面色羞惱,隨后怒火中燒面色鐵青的咆哮道。

  “哼!誰敢動手!”甘寧身上的爆發出驚人的內氣,直接將在場所有的人全部壓住,“公孫伯圭,我受玄德公之命救你一命,子義也是如此,你也別高看自己,現在我二人已經完成了軍務,打算離開,難道你想阻我!”甘寧冷笑著說道,“且讓你知道我等二人的厲害!”

  甘寧不等太史慈阻攔,隨手朝著房頂一揮,整個屋頂直接爆開,隨后那種如同波紋一樣的震顫直接將整棟屋子摧毀,甘寧拉著太史慈閃了出來,直接將公孫瓚等人埋在了里面。

  點擊,推薦,收藏,訂閱,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