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二百七十二章 衰落的皇權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神話版三國

  且不說馬騰和韓遂兩個各懷鬼胎的家伙到底是怎么想的,但是這么兩個居然真的結拜了,而且還真的哥哥長,弟弟短的叫了起來,那叫一個親熱。

  “孟起,以后文約就是你叔父,你要以禮待之!”馬騰拍著馬超的肩膀說道。

  “……”馬超瞪圓了眼睛看著韓遂。

  “侄兒不愧是少年英雄,想來以后必然會有一番大的作為。”現在的韓遂一點也看不出來之前那種冷嘲熱諷,全然像一副關心子侄的忠厚長者,看的馬超一愣一愣的,這都什么事啊!

  “以后我們兄弟,同心戮力共討國賊,匡扶漢室拯救天子!”馬騰大義凜然的說道。

  “好,匡扶漢室,共討國賊!”韓遂附和道,混了一輩子了,終于算是名正言順的混到了一個官位。

  “超兒,令明速速回轉隴西調兵!接連羌人,準備拯救天子。”馬騰意氣風發的說道。

  “彥明,你也速速整軍,天子還在等待我等的救援限你十日之內領兵到達安定高平,我和壽成兄先走一步在那里等待著你們到來,并且先一步探查雍州形勢!”韓遂仿若真的進入了角色一般笑著說道,再無之前才見面的時候那種劍拔弩張的情況,看起來仿佛真的打算跟馬騰干下去一樣。

  說起來韓遂和馬騰兩人還是很神奇的,本來雙方仇不小,在西涼打了一年多,手下都死了不少,結果一封偽詔讓他們兩個安寧了下來,而為了不讓對方在出征的時候扯后腿,就學著中原人的做法結成了兄弟。

  本來這種志不同道不合的義兄弟是沒得做的,打完這一場仗分了之后拳腳相向那就是理所當然的事情,但是架不住李榷和郭汜太兇,差點將韓遂和馬騰差點廢掉。

  可憐這么兩個倒霉蛋只好互相舔傷,時間久了還真出了點真感情。再加上雍州一戰徹底讓他們明白了,對于中原那些好漢來說他們兩個只有抱成團才有那么一點點的希望,所以也就不再搞內戰,轉而抱在一起相互溫暖。以前的那么一點小事也就揭過了,雙方感情居然開始了不斷的升溫。

  在賈詡,劉曄收到圣旨送達金城的情報的時候,實際上馬騰和韓遂已經帶著接近十萬人出征了,以西涼鐵騎為主的隊伍,沒辦法涼州這個地方就是馬多,羌人多,馬騰又比較能讓羌人信服,又有韓遂這么一個在羌人看來智比天神的存在,如此兩根好大腿。豈能不抱。

  于是當馬騰和韓遂出兵的時候僅有四萬多人,但是一路上陸陸續續趕來自帶吃穿的羌人逐漸的將隊伍擴大到了十萬,像什么程銀啊,馬玩啊,梁興什么的。有的帶著三千五千,有的帶著八千一萬就這么著前來參加新一屆的勤王大會,認馬騰為盟主,韓遂為軍師,手下士卒愿意為之調動。

  說起來這群人并不是因為忠誠漢室什么的,完全是因為這群人知道馬騰和韓遂和好了,要是還不趕緊投降的話以后就沒有好日過了。所以這些人全部都出現在了新一屆的勤王軍中。

  不過正是因為西涼這群土地主都去了,而且全部被李榷和郭汜打殘了,這才導致此次之后馬騰和韓遂的勢力沒有滅亡,畢竟所有人都折了。

  且說馬騰九萬多人詐稱十萬(這就是差距),浩浩蕩蕩的朝著雍州殺去,還未等到達左馮翊長安的李榷已經得到了急報。頓時火了!

  “阿多,馬騰那個蠻子居然敢找我們麻煩!該死的小皇帝居然敢背后陰我們!”李榷憤怒的看著手上的情報罵道,第一時間就將黑鍋扣到了劉協腦袋上,“走,我們進宮去挑選貴婦好好的羞辱一下那個家伙。當年若不是丞相,他豈能登上皇位!”

  郭汜作為土匪出身的高級將領完全不認識請報上寫的是什么玩意,不過對于李榷的話卻予以肯定,當年要不是丞相扶起小皇帝,誰知道這家伙現在在哪里,沒想到現在居然還敢給他們找麻煩!

  “讓張濟和潘稠那家伙去解決馬騰和韓遂兩個混蛋吧。”郭汜對于韓遂和馬騰極其的不屑,“我們兩個進宮好好問一問小皇帝想要干什么!居然敢私通外臣,還將我們兩個輔國大臣放在眼里不。”看這話多彪悍,直接問責皇帝為什么私通外臣……

  “應該沒有什么問題,雖說馬騰那家伙兵力比較多,不過就實力而言,我們的西涼鐵騎遠比他們自吹自擂的西涼鐵騎強的太多了,可惜軍師和賈先生失蹤了,要是他們在我們就不需要這么麻煩的了。”李榷撓了撓頭說道,雖說相比于潘稠和郭汜他識字懂得東西也多,但是相對于賈詡李儒那種,他就只能當作天人膜拜了。

  “唉,軍師和賈先生,當時我們為什么就沒在城里。”郭汜也是一臉后悔地說道,他們兩人現在已經發現朝堂的事情不是他們以前想的那樣簡單,單單靠著武力未必能搞定的,里面的花花腸子太多了。

  “算了不提這些了,我們還是去宮中警告一下小皇帝,讓他安寧一些,他要是還敢給我們找事,阿多我們該怎么辦?”李榷說著說著也不知道該說什么了,貌似除了當著小皇帝的面睡小皇帝的女人,也沒有什么別的辦法了,而就小皇帝那個軟蛋,睡了他的女人,他什么話都不敢說,根本沒有什么好辦法。

  “要不我們殺一些大臣如何?”郭汜也有些無奈,小皇帝不能殺,至于睡小皇帝的妃子,這種事情都做了不知道多少了,霍亂后宮這種事,從董卓開始就那么干了,但是至今為止有誰在意,小皇帝既不敢發怒,也不敢說什么,有點能力的忠臣們都被干掉了,沒能力的忠臣們除了送人頭,就是以血鑒之,完全沒有用好不!

  “好主意,震懾一下那些家伙,當著朝堂,到時看著誰不順眼我們就干掉誰。”李榷提議道,“早就覺得這群家伙煩了,殺幾個嚇嚇小皇帝也算是廢物利用。”

  “我覺得先殺了楊彪算了。”郭汜第一時間就盯到了作為太尉的楊彪,他總是覺得這家伙好煩,雖說這家伙也沒做什么,但是他有一種感覺只要干掉了楊彪朝堂上就沒有了那些爛事了。

  “別,當初丞相殺了袁隗導致袁紹瘋狂進攻,這次要是干掉楊彪,惹怒了袁術就不好了。”李榷還算是對于大漢朝的關系網有點印象,沒忘掉袁術的老婆是楊彪的女兒,袁家上次發飆真的嚇到了李榷等人,如果沒有必要的話,李榷還是不想要招惹袁家了。

  “那好吧,到時候隨便選幾個殺掉就行了,到時候讓楊彪看看,記得濺他一身血!”郭汜想起袁紹當時的瘋狂也是心頭一寒,為了一個楊彪再來一次那種戰斗他才不會那么腦殘,于是毫不猶豫的放棄了這個想法準備隨便選幾個大臣殺掉,濺楊彪一身血了事。

  “笨,讓所有人都去不就好了!”李榷在郭汜的提醒下想到了更好的場面。

求票票啊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