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二百七十一章 馬騰和韓遂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神話版三國

  苦寒的西涼,馬騰和韓遂在董卓被點了天燈之后妥妥的進入了山中無老虎,猴子當大王的狀況,不過可惜的是,一山容不了二虎……

  正因為這樣董卓死后,原本難兄難弟的韓遂和馬騰立馬翻臉,雙方明火執仗的拉開兵馬在西涼打了起來!

韓遂相對于馬騰那可謂兵多將廣,智計高絕,但是馬騰也有自己的優勢,馬援之后,又在本土作戰,還是羌人的兄弟,要說輸也不至于,只是經常中一些無關緊要的計謀,折損上千八百人什么的,不過羌人多,死一些對于馬騰來說毫無壓力。頂點小說章節  總之這兩人在董卓死后就沒完沒了的打了起來,打的那叫一個天昏地暗,相比于中原那種沒完沒了的算計相比,這兩個人都是拳頭的崇拜者,就算韓遂在西涼有“九曲”之稱,而且一堆計謀將馬騰惡心的一塌糊涂,但是就真的只說智力的話,只能沒見過市面。

  而就在不久之前馬騰和韓遂都收到了天使駕臨的消息,兩人不管愿意不愿意都收兵等待天使降臨。

  馬騰帶著自己的兒子,還有大隊精銳和韓遂會盟于金城等待天使降臨。

  不過雙方一見面就相互冷嘲熱諷起來,不一會兒雙方就遵循西涼一貫拳頭大就有理的政策再一次打了起來,不過很明顯這一次相對于以前那種下死手雙方都算得上是手下留情了,畢竟天使即將降臨。他們不沐浴更衣,焚香禱告已經是違禮了,要是還如以前一樣下死手干掉對方那可真就是拿皇帝不當人看了。

  “閻行。小爺這次一定要殺了你!”馬超丟了頭盔,翻身上馬憤怒的盯著韓遂身后跟著的閻行說道,一年前的奇恥大辱他這一次一定要還回來,那一次他居然一個不小心差點被閻行給擊殺了!

  “再來幾次你都是死!”閻行冷笑著握住長槍,“這一次我絕對不會手下留情!”

  “誰要你手下留情,受死吧,閻行!”馬超雙眼冒火的盯著閻行。撥馬就朝著閻行殺去。

  “報,天使已經進入金城!”一個傳令兵適時的沖了進來,阻止了馬超的舉動。也給馬騰吃了一顆定心丸,死別的人他無壓力,但是馬超這個長子他可是寄予厚望的,豈能讓他和閻行一戰。要知道一年前若非馬超命大那一槍直接就將馬超脖子打斷了。

  “孟起退下。”馬騰開口道。

  “彥明你也收斂一下脾氣。和小孩子計較什么,一不小心手滑了,又讓人家躺上幾個月就不好了。”韓遂陰陽怪氣的說道。

  “你!令明松手,我要去干掉那個家伙!”馬超原本都被龐德拖回去了,結果聽了韓遂的口氣瞬間暴怒了起來,撲著撲著要去干掉閻行。

  閻行冰冷的看了一眼馬超,眼中寫滿了不屑,去年若非他只是一個小將。長矛又是新換的兵器,今天的馬超豈能這樣活躍。早就不知道死在哪里了!

  馬超更加的憤怒,可惜龐德實力并不弱于馬超,年紀又比馬超大一些,身體也魁梧一些,力量也比馬超強上不少,自然不會讓馬超沖過去。

  說起來龐德很清楚馬超對上現在的閻行實際上并不會有什么危險,但是他并不希望馬超殺上去,因為馬超現在才十七歲。(本書全部是虛歲,同樣紀年也是陰歷,畢竟是三國時代)

  十七歲的煉氣成罡巔峰,只差一個契機就能突破,和閻行那種二十多歲煉氣成罡巔峰前路基本沒有的貨色能比?龐德很清楚,只要馬超不出意外,最多三年馬家就能出現一個超級高手,沒有必要為了一時之氣將這個最大的底牌暴露出來!

  “呵呵呵,壽成啊,你兒子看來需要好好管教一二啊,嘖嘖嘖,無尊無卑,聽說你們家是伏波將軍的后裔,怎么看起來沒有什么漢家的禮教啊。”韓遂的話已經開始打臉了,對于馬超的行為鄙視不已。

  “超兒退下!”馬騰面帶怒意的說道。

  “父親!”馬超盯著馬騰不滿的叫道。

  “退下!令明看好他!”馬騰瞪著馬超說道。

  沒等多久就見有一人自稱是天子使臣,韓遂和馬騰皆是起身恭迎,結果親眼見到之后,頓時詫異不已,只見那使者衣衫破損,面黃肌瘦,雙眼無神……

  話說這可是賈詡精挑細選的形象,只有這倒霉的情況才能說明漢天子現在混的夠慘,并且也足夠說明天子現在已經是病急亂求醫了。

  “不知天使前來……”韓遂皺著眉頭說道。

  只見那天使雙眼無神的看了一眼韓遂,廋的和雞爪沒什么區別的右手從懷中掏出一張圣旨,蔫了吧唧的遞給韓遂,然后馬騰伸手抓住另一半。

  “兩位……我已數日……粒米未盡……”天使看起來連宣讀圣旨的力氣都沒有了。

  “速速設宴,請天使入席。”馬騰一指旁邊的里屋說道,“酒宴已經備好。”

  只見對方有氣無力的還了一禮,然后就蔫了吧唧的朝著里屋走去,就留下大眼對小眼的韓遂馬騰。

  “看來陛下日子過的不太好啊。”馬騰在天使走遠之后嘆了口氣說道。

  “我覺得我們還是先打開圣旨再說。”韓遂才不管小皇帝的死活,在他看來自己過的好就行了,至于皇帝,能給我好處你就是皇帝,不給我好處,去你的皇帝!

  馬騰和韓遂一人握著一邊走到幾案旁將圣旨打開。

  “今漢室衰落,漢庭落入賊手……聞伏波將軍馬援后裔馬騰賢良忠厚,討賊有功,特賜征西將軍,金城韓遂足智多謀,協調漢羌,特賜鎮西將軍,進京勤王!”

  總之就是一句話,我現在需要你們保護,我給你們官位你們來保護我,就這么簡單。

  看完之后馬騰第一時間跪伏雙眼溢滿了淚水,“我馬家世代忠良,聞天子災厄,感同身受,必誓死以報!”

  韓遂扯了扯嘴,但是馬騰都這么干了他也沒有什么好說的,也跪地起誓愿以死相報。

  “文約,既然我二人都愿為漢室效死力,何不結拜為兄弟,結束這無休無止的戰斗,羌人漢人皆是兄弟,如何!”馬騰雙眼血紅的看著韓遂說道。

  “好,你我二人既然皆為漢室出力,那我們就應該是兄弟,這無休無止的戰爭流的都是沒有必要的血,讓我們終結這無休止的戰爭!”韓遂仿佛被馬騰感動了一般說道,“你我二人同心戮力,必能救漢室于傾覆!”

  “好!”馬騰大笑道,“我們這就焚香祭天結為兄弟,到時出征雍州擊敗李榷郭汜,拯救漢室!”(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