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二百七十章 給那些沒事干的人找點事情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神話版三國

  曹操安排完這些事情,之后想了想自己現在的地盤,又想了想自己的老爹,摸了摸胡子一臉的得意,當初他爹稱作皮實搗蛋的兒子現在已經成為了天下有數的諸侯,剛剛還擊敗了袁術,也算是功成名就。

  是時候該將老爹接回來了,父親要是知道我現在的狀況大概會很滿意吧,我的那些個叔叔,兄弟肯定會很震驚的。曹操黝黑的面容上浮現了一抹笑意,衣錦還鄉算什么,他的境界已經超脫了。

  示意荀彧他們離開,曹操開始安排手下迎接自己的父親前去陳留,而宛城則交由曹仁,程昱鎮守,而他也打算帶著大軍回轉陳留。

  “志才,這次可就靠你了,趕緊將奉孝的天賦洗掉,用不了的趕緊洗。”程昱快人快嘴的說道。

  “志才,這么說吧,這兩年的天象我們基本都是心里有數,很明顯青州的天象并不正常,平年在泰山一帶都會變成小豐年,而小豐年會變成豐年,這個范圍只籠罩了劉備治下。”荀彧沒有再說什么了,其他的話戲志才絕對是心里有數。

  “我會留心這個天賦的,要是真有這種能大規模改變天象的精神天賦我絕對不會錯過的。”戲志才點了點頭說道,“到時候我會將他們每一個人的精神天賦記錄下來,選擇三個帶回來,這一次我溜過去就靠公達的精神天賦了,我會將三個位置都空出來的。”

  “嗯,有時候顯得呆一點,笨一點也好,再加上一層保護色,很難有人注意到你的,不過說起來陳子川居然和我們是同鄉,我怎么以前沒聽說過。”荀彧也知道戲志才的做法沒錯,他們幾個人就在這里,隨時都能換。而泰山那種地方去了一次,可能就去不了第二次了。

  荀攸扯了扯嘴,有些郁悶,不過說這話的是他叔父。他也不好反駁,他只是裝做比較呆并不是真的很呆。

  “陳子川正妻是繁家嫡女,也是名門之后,也就是說不像長文說的那么簡單吧。”程昱撇了撇嘴說道,對于陳群這種世家傲氣寫滿全身的家伙他很合不來。

  “這還真怪了啊,娶的是繁家嫡女,我們居然都沒聽過,按說就身份而言他也應該是嫡系。”戲志才有些好奇的說道,雖說他不是世家出身,但是他對于世家的情況還是有些了解的。門當戶對是必須的!

  “誰知道呢?也許陳家故意藏一個,畢竟這個時間,哼哼哼!”程昱陰陽怪氣的說道,讓荀彧兩人有些下不了臺,只好干笑著打圓場。

  陳曦看著陳蘭給他制作的服袍。不知道該說什么了,作為正妻的繁簡忘了夫君的正裝,結果作為小妾的陳蘭卻記得親手繡出一件黑底金紋的諸侯服袍,該說這是年齡的差距嗎?要知道正妻要是準備了的話,陳蘭親手繡的這件諸侯服袍就只能用來壓箱底了。

  “繡的不錯,給我穿上試試。”陳曦拍著陳蘭的肩膀說道,“這種東西還是很難穿的。靠你了。”

  “夫君還是到時候再穿吧。”陳蘭搖了搖頭將衣服折疊好收了起來,先不說逾制不逾制,單就是她所花費的辛苦,要知道這些金紋云絡都是她照著書一點點繡出來的,她才不愿意在還沒有結婚的時候就讓陳曦穿過。

  “穿來試試如何,說不定不合身。”陳曦嬉皮笑臉的說道。結果陳蘭瞬間臉色不好了,嘟了嘟嘴看著陳曦。

  “好吧,我說錯話了。”陳曦無奈地說道,“不過感覺好奇怪,你不是每天都在休息嗎?什么時候繡的嫁衣還有我的服袍。諸侯服飾的珠子你都串好了,你有這么閑嗎?我記得你什么時候都在休息的。”

  “妾身晚上可是有努力的繡衣服的。”陳蘭得意地說道,她可不像繁簡那樣什么都不做,她可是很清楚自己的身份的,雖說陳曦很寵她,而且她也和陳曦患難與共過,但是有一句話叫做娶妾娶色,她盯著繁簡看了好久發現也就胸部能比繁簡豐滿,其他的也就是半斤八兩,但是繁簡才十五,她都二十了……

  “你繼續努力,夫人的文書已經下來了,你可以放心了,而且是侯夫人。”陳曦笑了笑說道,他也想起來了,陳蘭繡東西并不是很慢,結果居然還需要他提醒才趕制完了嫁衣,看來一開始就在繡給他穿的諸侯袞服。

  另一邊賈詡和劉曄正在整理西涼的情報,至于劉備安排給劉曄的工作,劉曄已經一邊陪著賈詡整理西涼情報一邊搜集整理,反正所謂的政務模板不是一時半刻所能處理完畢的,劉備肯定不會突擊檢查,劉曄也就不需要改變自己一貫那種悠閑的工作態度。

  “文和,你這也太假了吧。”劉曄看著西涼傳遞過來的情報,居然命馬騰韓遂前去勤王!

  “很真實的,要是李榷他們肯定以為是陛下發的圣旨,要是陛下肯定是以為李榷他們假傳圣旨,反正雙方不會開誠布公,只會在背后將這件事記住,有機會的話就算總賬。”賈詡滿不在乎地說道。

  “難道陛下不是這么想的?”眼見劉曄啞口無語,賈詡面上故作一抹愣住了的神色,將劉曄噎了一個半死。

  “好吧,李榷也是這么一個想法,這是必然的,西涼是他們老家,他們想占了那地方是必然的。”劉曄一臉鄙視的說道,他算是看清楚了,賈詡這個混蛋也沒將長安的劉協放在眼里。

  “所以我在幫他們忙,你看看讓韓遂和馬騰繼續打下去多不好的,而且又要到冬天了,羌人又要來了,所以讓馬騰和韓遂帶著羌人去救陛下多好的。”說著賈詡還用袖子擦了擦眼角根本不存在的眼淚。

  “算你狠!”劉曄表示甘拜下風。

  “沒什么了,馬騰韓遂他們窩里斗不和諧我給他們找了一個大義,而且有羌人這么大臂助,拯救一下小皇帝估計沒有什么難度的。”賈詡面上的虛偽讓劉曄鄙視連連,不過卻也不得不敬佩賈詡能說出這種話。

  “算了算了,我也添把火,韓遂和馬騰肯定不是李榷和郭汜的對手,就算有羌人也是送菜。”劉曄擺了擺手實在是對于賈詡的神色無力了。

  “將韓遂和馬騰擊敗,李榷和郭汜在四方沒有威脅的情況下,內亂已經是必然了,沒必要加速這個過程的。”賈詡直接否決了劉曄想說的話,他就不是要玩死劉協,他是要玩死楊家,趁著楊家腦子還沒反應過來之前直接將一個有可能在雍涼漢中成為像袁家一樣巨無霸的楊家早早踢出去,永遠不要醒悟!

月末求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