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二百六十八章 古人眼里的溫室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神話版三國

  陳曦左拐右拐拐到了一處城內的農田,好吧,說是農田實際上是十幾個草草建起的大屋,不過安裝了不少的玻璃窗里面還弄了不少的煤爐子。

  “情況如何?”陳曦推開大門,一股暖風帶著一種煤爐子的酸氣,外加一種胸悶的感覺直接襲來,“我去!曲漢謀你搞什么?”陳曦拽著一臉血紅的曲漢謀從里面殺了出來。

  “子川,你搞什么!”曲奇大怒道,“我正在觀察!”

  “觀察什么觀察,再繼續觀察下去你會死的,你難道沒發現你呆在里面頭暈目眩耳鳴?呼吸難道不困難?”陳曦怒斥道。

  “咦,你怎么知道的?”曲奇一愣說道,“話說出來吹吹風就好多了,這是怎么回事?唔,也對啊,畢竟這種方式違反了春種,秋收,冬藏的規律,有點危險是應該的,畢竟我們沒有天子鎮運。”

  陳曦還沒有給解釋什么叫做煤氣中毒,這家伙已經自顧自的解釋了起來。

  “好吧,你這種說法也對,反正差不多就是這回事,我讓你種的菜發芽沒有?”陳曦剛進去就拽著曲奇出來,所以也沒有多看那些地方。

  “菜倒是長了出來,你讓我連帶著土移栽過來的桃樹杏樹有些不對啊,只開花不結果啊!”曲奇有點驚恐地長風文學說道,這根本不合理啊,不說這個時候開花就夠驚悚了更何況開花還不結果。

  “我不是讓你疏花的時候給點了嗎?怎么可能不結果啊!”陳曦一臉驚奇的說道,“怎么可能不結果啊。就算不點也應該有上一二個果子吧。”

  “子川,你說我們這么干是不是違背鬼神啊!桃樹杏樹只開花不結果,這是不是上天警告我們不要這么干?”曲奇一臉敬畏的說道。

  陳曦翻了翻白眼。這都什么跟什么,不過對于古人來說貌似的確挺驚悚的。

“放你的心,到時候真出問題也有我扛著。對了還有幾棵桃樹的你可別讓他們開花,我結婚的時候花瓣雨還要這些東西。”陳曦鄙視的看了一眼曲奇,膽子真小,前兩天都有膽量說和他一起蹲到神農廟,現在居然嚇成這樣了。這古人嘖嘖嘖  “你要桃花是為了結婚的時候撒花瓣雨,你真夠奢侈了!”曲奇驚叫道,“建了這么大十幾棟屋子。又整了這么多水晶裝在墻上,幾億錢砸下去就是為了在冬天看花瓣雨,你瘋了嗎?有幾億錢你春天結婚多好!”

  “滾,公侯結婚時間要是能說改就改才奇怪吧!我只能在閏十一月的時候結婚。五千年只有五十次的閏十一月。碰到一個好日子也不容易。”陳曦毫不猶豫的就拒絕了曲奇的提議,畢竟不是真花了幾億錢。

  “不能理解你們這群有錢人,算了,還是說我擅長的吧。”說這話的時候曲奇明顯有一種酸溜溜的口氣,自己最擅長的種田居然被人超越了。

  “說吧,我聽著呢!不過我覺得你最好還是按照我說的,過一段時間開開窗通通風比較好,否則的話。突然有一天你死了,也是很有可能的。”陳曦攤開雙手一臉無奈的給曲奇說著足夠將曲奇嚇死的話。

  “我去。我不干了,你要挑戰生命的生長規律為什么要拉上我,我不干了!”曲奇聽到會死瞬間就怒了,之前說的時候怎么沒說會有生命危險,種個菜都會有生命危險,我勒個去啊!

  “給說了你按照我的方法不會有事的,你明顯沒按時開窗通氣好不!”陳曦拽著曲奇的衣領說道,話說最近陳曦困倦的情況少了很多,整個人再也不像初期劉備崛起時期那樣隨時都快要睡著一樣。

  “你給我說清,這到底是怎么回事?那些黑石頭又是怎么回事?”曲奇轉過頭來看著陳曦說道。

  “那個黑石頭也是木頭,不過是被埋了幾百萬年然后被壓實了的木頭,所以能燒,不過里面有些別的東西,燒的時候不完全的話就產生一種氣,然后那種氣就能干掉你。”陳曦不好給曲奇皆是一氧化碳什么的,于是簡單地介紹了起來。

  “你直接說被埋了幾百萬年,挖出來燒的時候燒不完會有怨氣就行了,我知道了。”曲奇簡單粗暴的分析道。

  “也行。”陳曦默默地擦了一把額頭的汗水。

  “告訴我為什么桃花為什么會開,為什么大多數都沒有果實,還有為什么種子在現在會發芽?”曲奇又問了一個問題。

  “因為溫度濕度,春天溫度高,所以會發芽,我們現在就是在模仿春天的氣候讓它們發芽,就像你去過江南一帶,在那里冬季也能種菜。”這個好解釋,陳曦說的話曲奇能聽懂,“至于開花不結果,簡單的說法就是,花也是分陰陽的,跟人一樣,而現在的情況只能我們自己動手,和春天不同的是沒有蜜蜂,蝴蝶之類的東西了。”

  “行,我懂了,也就是說了媒人,一個桃花居然還要講究這些東西。”曲奇表示自己明白,雖說解釋夠不合理不過只要能攔住曲奇繼續往下搞就行了。

  “豆芽菜搞的怎么樣了?”陳曦換了一個安全的話題繼續詢問,話說這東西早就應該搞了,沒菜吃這不就是菜?黃豆這東西歷朝歷代都沒缺過,喂馬的東西啊!

  “這個沒難度,我找了一個醫生已經給發出來很多,不過你確定這東西能吃?我記得我在神農百草經上看過這東西是藥材,用于補氣的,藥材這種東西不能亂吃的。”曲奇表示這東西無壓力,他找了一個老醫生人家給發了滿滿一木盆的黑豆豆芽菜,說著就命人給陳曦抱來了。

  “……”陳曦看著一盆子黑皮的豆芽菜,長得也不大不過絕對是無公害產品,問題是已經生根,長綠變苦了,這不作為藥作為什么?

  “算了算了曬干制藥去吧,發出來變成黃的就給我端來,話說你就不能用點大腦啊,蘿卜種子也能發的,綠豆也能發,黃豆也能發……”陳曦無奈地說道,“你到時候找點能吃的種子都發一發,看看哪個好吃。”

  “咦,對啊!”曲奇明顯被發了兩千年的黑豆發豆芽給圈住了,根本沒有想過還可以發別的。

  “其他的,我讓你種的其他的東西呢?朽木種植的木耳什么的,有成功的嗎?”陳曦好奇的問道。

  “全部種其他的了,蘑菇,木耳那種東西漫山遍野都是,花點錢就有了,何必那么麻煩,地我征用了,用來研究種植各種這個時間不該長的菜。”曲奇一臉不爽的說道,對于陳曦的浪費非常的不滿。

  “隨你去吧,反正到時候你要是種不出來我要的東西你就慘了,現在撥給你溫室我全部回收。”陳曦一挑眉毛不爽的說道,反正沒了曲奇也不是玩不轉,現在曲奇有一堆泰山出的學生。

月末求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