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二百六十七章 天下勇將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神話版三國

  魏延領著三千多接近四千沒有受什么傷,士氣昂然的老兵跟在關羽后面,然后在關羽的率領下來到樂陵城外,在城墻上的火把的照耀下,關羽已經看到了城樓上士卒的慌亂。

  關羽撥馬前行,走到對方弓箭射程范圍之內看著對面城門樓下站的那名軍侯吼道,“吾乃關羽,爾等主將張頜已經被我斬殺,速速投降!否則城破必是爾等死期!”

  “嘭!”一支箭矢扎在了關羽的腳下,隨后一大批的箭雨直接籠罩了關羽,可惜關羽僅僅是舞動了一下自己的大刀便將所有的箭雨彈開,沒有成堆的精英級別弓箭手關羽根本不擔心自己會被射中。

  “且讓爾等明白雙方的差距!”關羽彈開所有的箭雨然后聲音帶著一絲憤怒的說道,身上猛的暴起一團青光,青龍偃月刀的光刃瘋狂的暴漲了起來,關羽像是化成一道流光,帶著巨大的光刃狠狠地撞在了樂陵城城墻上,伴隨著轟鳴聲,在袁紹軍和劉備軍士卒不可思議的眼神之中直接砍碎了城墻。

  “攻城!”關羽一聲怒吼,原本已經被震撼了的雙方士卒瞬間回神,劉備軍在魏延的帶領下高喊著“將軍神威”士氣爆棚的朝著那道口子沖了過去,而袁紹軍一方已經聽到了“叮鈴哐啷”鐵器砸落在地面上的聲音。

  關羽站在城墻的豁口處,面色微微有些蒼白,氣息有些浮動,但是雙眼卻閃爍出一種精光。那胸中淤積的悶氣,在之前一刀完全宣泄了出去。

  城墻碎了,就連關羽自己都震驚了。這大概是有史以來第一次,大概也是最后一次砍碎城墻的人,就像孔老夫子他爹是唯一一個單人扛起城門的人物,讓他再做一遍肯定做不出來的,有些事情可一而不可再。

  “果然還是有進步的余地。”關羽感受著身體之中的空虛,他的絕學在不斷的完善,三刀太多了。一刀,只需要一刀,無可睥睨的一刀。直接干掉對手,多余的招數都是破綻!

  呂布,我一定要殺你!關羽撫摸了一把自己的青龍偃月刀,原本鑌鐵打造的大刀在這一刻仿若有了靈性一般。隨著關羽的手指劃過。一道清幽的光澤閃過,方天畫戟的雙龍纏身,我的青龍偃月刀也不會弱于你的!

  緊握刀柄一道碧青色的光焰出現在了青龍偃月刀之上,龍尾盤著刀柄的底端,龍頭咬住青龍偃月刀的刀首。

  這一刻關羽終于明白了方天畫戟上的那一金一紅的兩頭龍是怎么回事了,并非是呂布為了好看做出來的,而是方天畫戟力量的顯化,現在關羽的刀在融入了自己的精氣神之后也誕生了屬于自己的力量青龍。

  關羽撫摸著那條從自己刀中誕生而出的圣獸。在關羽看來這可是正統的天地四靈,比呂布那種金龍。火龍要強的太多了,雖說現在很弱,龍鱗都沒長滿,但是龍就是龍,關羽清晰的感覺到自己身上那不斷增長的威勢,一種境界的升華開始了。

  話說關羽根本不知道什么神獸,圣獸完全就是他的妄想,萬物有靈是真的,但是從青龍偃月刀中誕生一條青龍那完全是在做夢,不過是因為刀是被關羽培養出來的,關羽希望刀成為那樣,所以刀就成為了那樣,所謂的龍也不過是關羽自己的力量,所謂的威也不過是關羽自身潛藏的力量!不過有時候就需要這樣的暗示……

  就比如現在關羽就感覺自己像是被青龍附體了一般實力急劇增長,身上的威勢愈發的龐大,甚至于只要他睜開雙眼看著對方,對面的士卒都不敢輕舉妄動,這就是威,這就是他一直想要的威。

  “進城!”閉著眼睛感悟的關羽耳邊已經停止了刀槍交鳴的聲音,微微睜開雙眼看著在自己身邊等待的魏延。

  在關羽那道眼光掃到魏延身上的時候,魏延猛地感覺到一種沉重,以前對于黃忠的敬畏,在見到了關羽那驚人的威勢已經徹底倒向關羽。

  “喏!”魏延敬畏的看著再一次閉上眼睛的關羽,他終于明白了為什么才來的時候所有人提起關羽都是一種敬畏的神情,這種如同直面神祗的壓迫感,不愧是關將軍,看著那道豁口,魏延敬畏的俯首。

  關羽不知道自己這次做的事情給了天下人多大的震撼,首先張頜帶了五千人,不是關羽親衛轉職的半吊子斥候摸黑數的三千人,也就是說關羽先干了一件一人單挑一個整編軍團,直接正面擊潰了軍團,之后又一人攻城,直接砸碎了城墻……

  這也是為什么魏延會敬畏關羽,因為關羽在自己不甚清楚,但是魏延已經明白怎么回事的情況干了兩件自古以來沒人能完成的驚人事件,這就由不得魏延不敬佩了,在魏延看來也許黃忠實力并不亞于關羽,甚至還能超過關羽,但是黃忠沒有關羽這種霸氣,這種威!

  不過魏延也有些可惜,關羽沒有直接斬殺張頜,要是斬殺了,那就更完美了,一個人單挑五千人的整編精銳兵團,而且還是在敵方大將還是一個內氣離體高手,一刀秒殺敵方魁首,砍斷帥旗,這簡直就是震撼!

  另一邊肋骨斷了數根,胳膊已經被打折了的張頜在手下的攙扶下終于和高覽會合在了一起,兩人皆是一臉苦澀,現在這個情況,只要關羽不傻肯定會帶兵強襲樂陵,而樂陵守軍只有一千,又沒有能拿得出手的將領守城,估計丟掉的可能可以說是十之。

  “儁義,你還好吧。”高覽聽完張頜說清昨天的事情也是一臉的無奈,居然有人會有如此的膽量,直接單人沖陣而且差點就斬殺了張頜,遇到這種事情任誰去也沒有辦法,對方這已經不是出其不意了,正常看來這根本就是送死好不。

  “死不了。”張頜苦笑著說道,“關云長的確是天下勇將,膽魄,勇力,智慧缺一不足以成事,我們都太過小看他了。”

  “但是你這……”高覽看著張頜胸口都捅出來的肋骨茬子,這和死不了是兩碼事吧,再不管的話很快就會死吧。

  “放心吧……”張頜舉起現在自己唯一能動的右手,一道烏黑的內氣出現在了手上,“僥天之幸,若非臨陣突破大概我已經被其斬殺,就這么回去的話,主公也能明白我們遭受了什么,但愿能逃過懲罰吧。”(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