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二百六十六章 趁夜取樂陵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神話版三國

  張頜在距離關羽五百來米的時候就影影綽綽的看到前方道路上貌似有一個人,又走了幾步,前面的人影已經大致的看到了一個輪廓,正準備命人前去探查的時候,他發現前面的人影動了,飛快的動了起來。()

  快的就像一道流光,張頜剛剛反應過來那道青光便已經帶著那道長達百米的巨大刀刃到了自己的面前。

  “給我擋住!”張頜已經看清來人乃是關羽,但是他更清楚一點對方的目標就是自己的項上人頭,而這道攻擊就算是有云氣消耗,這種超強攻擊余下來的力道也足夠將他砍成粉末,他不應該在前方領軍!

  這一刻張頜身體所有的內氣調動了起來,根本沒有計算對于身體帶來的負荷,瘋狂的噴涌著內氣,漆黑色的內氣直接逸散了出來,必死的危險之下張頜終于突破了自己的極限,但是這個時候他完全沒有欣喜,只是雙手持槍,奮力的朝著那道巨大的光刃刺去,他要活下去!

  “咚!”張頜勉力的擋住了關羽的攻擊,很慶幸有那淡薄的云氣消耗了大量的威力,不過饒是如此,關羽聚集了精氣神的一擊,也不是剛剛突破的張頜臨時提氣所能抵擋的,剩余的力量直接將張頜的長槍打成一坨,將張頜本人也打出了數百米!

  “敵將已死!諸位隨我殺敵!”關羽壓根不管張頜的死活,也不管自己體內的空虛,直接朝著對面沖去。而關羽的親衛,在關羽這如同神一般的攻擊面前怒吼著沖向了敵軍,張頜軍在己方主將已死。帥旗被斬,敵方不明的情況理所當然的潰逃了。

  與此同時遠在十數里之外的魏延等人也看到那道清幽巨大的震撼刀光,雖說不解為什么關羽會過來,但是卻也知道這乃是大好的時機。

  “諸位奮力殺敵,關將軍即將趕赴于此!”魏延大吼道,隨即奮力的將對面一整排的士卒斬殺,而關平帶領的士卒本就是關羽的手下。自然也認得出來那道清幽的刀光,原本有些疲倦的身軀,在這一道刀光之后再一次涌現出了驚人的力量。援軍將至!

  與關平手下相反的是高覽的手下,在聽到魏延喊得那句關將軍將至之后士氣大衰,原本靠著高覽怒吼的張頜將至帶來的士氣在那一道刀光之下徹底泄去!

  甚至于原本嚴密的陣型,且戰且退的隊伍在這一刻明顯的出現了崩潰。隨后被魏延和關平抓住機會帶領著親衛殺了上去將已經處于崩潰邊緣的高覽軍直接擊潰。

  “將軍速走!”高覽的親衛大吼著說道。這個時候很明顯已經不是在糾結如何減少損失,而是應該思考如何逃脫出去,“將軍速退,我等為您斷后!”

  高覽奮力的帶著自己一半的親衛在魏延,關平防守薄弱的地方開了一條口子,然后殺了出去,不過同來的兩千多人這一刻能逃出去只有百余人,而高覽逃出之后。被魏延和關平包圍的士卒除了親衛全部投降了。

  “坦之,你留下一部分人看守俘虜。其他的人隨我去見關將軍如何,不過這一次明明誘到了敵方的一員上將,可惜卻沒有抓住!”魏延有些無奈地說道,他到現在都不知道如此機會放在眼前為什么他就沒有抓住?

  “我隨你一起去,這里只需要留上百余人看守就行了,不知道父親為什么來到這里?難道是怕我們遭了對方的伏擊?”關平安排了一隊兵馬留守大營看守這些俘虜的士卒,然后撥馬朝著之前刀光出現的地方奔去。

  “將軍,敵軍已被我軍擊潰,不過可惜沒有抓住敵將,想來是被手下救走了,從我們抓的士卒審問得出的情況,領兵的乃是河間張頜,也就是傷了少將軍的那個將領。”手下一個軍侯在趁亂擊潰了張頜軍之后前來向關羽稟報。

  “我知道了。”關羽閉著眼睛站在原地,他在感悟,在剛剛一刀之中他感受到了不同的東西,一種少有的提升,不過可惜的是,時間太短沒有把握住,“樂陵可有什么特殊的情報。”

  “據我們俘虜的士卒言及樂陵,現在樂陵城守衛應該只有一千人,而守城將領張頜被將軍重創,想必現在并不可能回歸樂陵,而高覽則已經出城夜襲,想必已經被少將軍伏擊,怕也是不能回去,只是可惜我們兵力太少,否則這個時候一鼓作氣拿下樂陵。”軍侯無奈的說道,大好時機可惜不能利用,一旦張頜蘇醒率領潰軍回城就再也沒有這么好的機會了。

  “來者止步!”遙遙的一聲大吼,原本擊潰了張頜的校刀手瞬間全體上馬一副戒備的神情盯著聲音傳來的方向,隨時準備著朝著聲音傳來的方向沖去。

  “先鋒魏延,關平。”魏延和關平勒馬止步停在一個校刀手十余步外。

  作為斥候的校刀手仔細的打量了一番關平和魏延,終于松了一口氣,作為關羽的親衛,他們對于關平和魏延的長相還是有所了解,既然是關羽的兒子那么他們也就毋須如此戒備了!

  “參見將軍。”關平和魏延駕馬走到關羽的旁邊翻身下馬抱拳說道。

  “你二人做得不錯!”關羽睜開雙眼一道神光深深的刺激了關平和魏延,他們有一種感覺,關羽變得更強大了,身上的威勢也變得更加厚重了。

  “多謝將軍夸獎!”魏延開口說道。

  “魏延由你率領爾等手下隨我趁夜攻取樂陵!”關羽收斂了一下自己身上的威勢,平靜的說道,但是那強大的自信讓魏延震驚無比,那可是駐扎了八千人的樂陵,居然要趁夜拿下,簡直是不可思議。

  “喏!”不管心中有多么的震驚,魏延抱著對于關羽的崇敬沒有詢問任何問題,直接應聲道。

  “關平,由你去東南方向接郭軍師去軍營,切勿出現絲毫意外!天明之時率領士卒前來樂陵!”關羽回身看著自己兒子說道,相對于魏延,在關羽看來他的兒子并沒有成熟,還需要在他手上調教足夠的時間才行!

  “喏!”關平抱拳說道,雖說對于不能參與攻城戰有些不太甘心,但是卻沒有對于關羽的做法有絲毫的不滿。(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