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二百六十三章 原來我一直是想拯救這個時代的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神話版三國

  在戲志才和荀彧等人不知道的情況下曹操暗暗聯絡陳宮,讓他幫忙在呂布去張揚的路上干掉呂布,話說現在還沒有死邊讓的情況下陳宮和曹操關系還是很不錯的,再加上有擁立之恩,陳宮這個家伙又很有能力,曹操實際上非常的欣賞陳宮。。23uS。

  這也是為什么曹操明明知道自己給呂布糧草是羊入虎口,但是依舊給了,因為曹操看上了并州狼騎還有呂布手下的八健將,呂布他不喜歡,但是不代表那些人他不喜歡,就像張遼他就很滿意,高順那個木頭他也很滿意,其他的曹性,宋憲,郝(hao)萌這些人他都很欣賞,再加上那萬多并州狼騎曹操就更欣賞了。

  估摸了一下陳宮做點準備將呂布干掉的可能性很大,別看曹操沒將陳宮帶出來溜達,但是從戲志才到程昱都知道陳宮這個人實際上是非常強的,可惜就是不擅長臨陣裁決,自身的精神天賦也是在惡心人。

  如果說荀攸是在裝遲鈍,那么陳宮就是真正的反應遲鈍,好吧,只是反應遲鈍,但是不笨,相反陳宮很擅長慢慢來,如果給夠他時間就算是撞到頂級文臣都能將對方壓著打,甚至撞到好幾個頂級謀臣都能打的有聲有色不會出現局面崩盤,當然這是一定時間內。

  戲志才曾經搞了一份陳宮的天賦用了用,最后只能無奈的放棄,畢竟這個天賦是主動開啟之后五維下降百分之十,本身進入反應遲鈍狀態。然后將下降的五維的十分之一,也就是總體的百分之一積累起來,在需要的時候進行調用……

  正因為這樣陳宮大多時候都開著天賦讓自己看起來笨笨的。但是當真出問題的時候陳宮直接開正向天賦,調用部分或者全部積累下來的五維直接開啟,瞬間就能單人屠神了。

  這也是為什么陳宮剛開始反了曹操跟呂布,在和曹操進行濮陽之戰的時候,我勒個去啊,曹操五謀外加曹家大將手下一票子人居然和陳宮才打了一個五五開,自己還差點被陳宮燒死了。要不是當時呂布眼花,外加腦子一抽,既沒認出曹操裝的小兵。也忘了給小兵補上一戟,魏國在那個時候就已經終結了。

  想想看那個時候的陳宮有多兇殘,一個人挑了幾乎是當時天下最猛的一票子謀士組成的謀士團,最終居然打了一個不分勝負。甚至還占了一點優勢。

  不過話說人家曹操那邊的謀士團也不是吃素的。硬生生逼著陳宮每天不斷的開啟正向天賦,消耗積蓄,最后將陳宮直接打廢了,從神一般的妖孽打成了凡人。

  之后完全沒有給陳宮重新積累的機會,沒完沒了的撩撥呂布給陳宮找事,都是一些很小,但是卻必須要停止積累才能解決的事情,硬是讓陳宮一整年都沒有積累多少五維。到時候還沒來得及爆種就被人家滅掉了。

  曹操也清楚陳宮的能力,所以他覺得只要陳宮盡力肯定讓借道兗州的呂布有去無回。萬多并州狼騎外加八名猛將全都成自己的了,瞬間他就又壯實了一節。

  不過曹操還是擔心自己這個策略不被手下通過,畢竟要是一不小心搞砸了,好不容易穩定的兗州就會被呂布搞的一團糟,天知道會死多少百姓,這不符合荀彧等人的后方修生養息,前方堅壁清野的政策。

  有這么多的考量,曹操寧可裝作自己一時腦殘相信了呂布的話,然后天天對著戲志才等人抱怨,也不愿意說出實情。

  畢竟這種視治下百姓于無物的做法的確有些不太近人情,到時候只要贏了什么都好說,這就是曹操的想法,等成了既定事實,而且獲得了極大好處荀彧等人也不會在意這些事情的,曹操相信陳宮會給他做出既定事實的,而且會做的很好很好。

  同樣曹操也相信陳宮肯定會自己背這個黑鍋,甚至于先一步創造出呂布劫掠百姓的事實,然后他無奈與呂布一戰拿下了呂布什么什么的。

  總之曹操相信呂布不可能在開掛狀態下的陳宮手里翻出什么浪花,而且這件事不會有人想到他頭上的,他可從來沒表現過自己多聰明的。

  不過很明顯曹操千算萬算也想不到陳宮會和呂布對眼了,而且對眼對的死心塌地,簡直讓曹操覺得不可理喻,這就不科學啊,他的殺手锏直接被順走了,我勒去個啊!難道呂布有主角光環?

  好的,且不提曹操以后知道陳宮見了呂布之后生出一種呂布才是自己命中注定老大的心思會有何感想,就連曹操自認為完美無缺,黑鍋有人自動背的謀劃已經被宛城某一個人看在眼里了。

  “主公。”程昱沒有穿著一身儒生的繡袍反而穿了一身武將的鎧甲。

  那高大的身形還有一身壯實的肌肉,要不是知道這是自己手下的重謀,曹操都以為這是自家某一將軍手下的將校,畢竟這一身煉氣成罡的內息不是吹出來的,而是實打實的修煉出來的,作為少數同修有成能上陣砍人的奇才,程昱就是其中的佼佼者。

  “仲德何事?”曹操比較好奇的問題,這個時間見程昱不是應該在后營教導曹仁怎么布陣嗎?

  “主公急躁了,呂奉先沒有那么好對付的,陳公臺太過剛直,可能會適得其反,雖說他也是足智多謀,但是這種事情不適合他,主公之前有這種想法應該讓我去。”程昱看著曹操平靜的說道。

對于程昱這種狠人來說,治下死點人要是能吞掉呂布所有的實力,他才不會介意了,要知道他在歷史上可是第一個正式提出人肉充軍糧外加第一個這么干的狠人,對于這么一個狠人來說,死點人毛毛雨了  曹操微微一愣,自覺做的天衣無縫怎么會被人看出來呢?不過梟雄就算被拆穿了也面不改色的看著程昱。

  “文若和公達算得上正人君子,長文有些過于迂腐,志才可能心有所感,卻不好確定,唯有我可以確定您必然是這么干的。”程昱盯著曹操開口說道。

  “為人主除了仁德也必須要足夠的狠辣,有些時候正道解決不了的問題,邪道能解決,那么該用,這亂世已經到了這種地步,要結束它必須要有足夠的實力,不管這份實力是怎么來的,就算踏著尸骸前行,等我們夠強,足夠改變這個時代的時候我們才有資格拯救其他人,就算是臟了我的手,污了我的心,就算德行有虧,我不會更改我清平天下的夢想!”程昱盯著曹操說道。

  曹操第一次聽到這種話,這種和傳統的禮節完全不同的話,但是卻又如此的震撼,很多很多他早年的經歷都浮現在了他的腦海中。

  五色棒明明是做了好事,卻被逼回了老家,若非有他父親轉圜大概他已經身死。

  之后再次入朝和太傅等人誅殺宦官,卻不想反受其害。

  隨后黃巾之亂奮勇殺敵,成為濟南相,“政教大行,一郡清平”,可惜隨后不久又一次回了老家。

  大將軍何進招外臣入京,諫言,不錄……

  矯詔,十八路諸侯討董,火燒洛陽之后孤身追董卓,一幕幕的場景都出現在了曹操的眼中,原來有那么多次他都想拯救漢室……

  “結束這個亂世,必須要有力量,臟了我的手,污了我的心,使我德行有虧,但是我至死不渝!我要結束這個混亂的時代!就算我被人唾罵千年,我也要結束這個時代!”曹操看著程昱鄭重地說道。

  “不管前路多艱!吾必誓死相隨!”程昱跪伏。(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