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二百六十章 少年的優勢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神話版三國

  諸葛亮現在非常慶幸自己的天賦是主動的,要是被動的估計在劉備這種精神天賦滿地走的地方最多五年自己一百多年的壽命就耗光了。

  算算也就是二十來倍掉生命上限,諸葛亮估摸一下必要的時候開啟一下用來翻盤還是能承受住的,畢竟就這個天賦來講不管諸葛亮滿意不滿意,效果那是杠杠的,必要的時候直接一個月不停的開,只要戰友給力,諸葛亮這一個月就能屠神。

  效果好,弊端也大,想到這里諸葛亮就有一種掐死龐統的沖動,自己居然讓那個二貨給搞殘了!

  陳曦完全不知道三國時代最兇殘的兩個人物已經來到了奉高,他現在還在在看著那些想要進藏書閣的士子鬧事,話說在漢朝這個文官隨時能變成武將的朝代,這些個士子每一個都是擁有一點內氣的。

  能讀得起書,自然就能吃得起飯,能吃得起飯就能產生內氣,所以這些士子或多或少都有些內氣,呼拉拉的一大堆實際上還真的挺嚇人的。

  “去告訴他們,曾經給他們許愿的那個人來了,當初愿意來的站到左邊,被綁來的站到右邊。”陳曦命一旁的華雄親衛前去招呼道。

  “陳侯有令,當初愿意來奉高的士子站到左邊,被綁來的站到右邊。”華雄的親衛毫無畏懼的沖過去吼道。

  “叔至,給我看住這群人,我去保護軍師。”華雄自從那日被陳到抓了之后兩人一見如故,所以華雄弄了一個招募文書。將陳到弄到自己的手下來當軍侯。

  話說華雄一個軍團七千人,將陳到弄過來之后,說是軍侯。但是實際上給陳到分了三千人帶著,一個是為了避嫌,另一個也確實很欣賞陳到。

  “放心,我在這里沒人能過去的!”陳到不耐煩的說道,他最近打算扎根在這里了,反正他就是孤家寡人一個,而泰山這地方他挺滿意的。至少這兵書不缺啊!

  聽到一個士卒的傳話,又看到站在士卒后面面無表情的白衣男子領著兩個年輕的官員就知道這貨估計是陳曦,至于假冒。這個就不大可能了,只要腦袋沒問題,沒人會在奉高做這種傻事。

  再一看陳曦身后的青年,這些士子也都猜到這兩個估計就是青州的高官了。要說奉高這地方和別地方最大的差距就在于。奉高這地方高官都非常的年輕,官職越高,實權越大,越有可能是年輕人。

  “陳侯,當初既言予以我們借閱的權力,為何現在又要派兵駐守。豈不是言而無信?”某一士子不等士子分成兩排便先一步跨步而出,對于藏書閣的藏書他很是懷疑,若非陳熾薄有威名。又曾進入藏書閣,出言的確有近十萬冊書。現在這位打的旗號就不是這個了,而是懷疑陳曦所言的十萬冊書籍是否存在了。

  “我說過?好吧,就當你斷章取義是對的,但我更說過讓士子分為左右兩批。”陳曦隨意的看了一眼對方。

  坐在酒樓陽臺上的司馬懿看著下面的一幕嘴角劃過一抹諷刺,對于下面的士子極為的不屑。

  “還請陳侯言明為何不予以我們借閱的權力。”領頭的士子強硬地說道。

  “我只是說有藏書閣,沒說給你們借閱,你們現在沒資格給我提條件,我給予的是機會,能抓到是本事,抓不到那就對不住了。”陳曦面色淡然地說道,這里是奉高他的底氣十足!

  “這和之前說的不一樣!”領頭的士子憤怒地說道。

  “不滿意可以離開,我說的原話在場有人知道,我沒提及藏書閣,只是賜田罷了,藏書閣是福利,我愿意給誰就給誰。”陳曦滿不在乎地說道,他可沒有提過開放藏書閣這種事情,他一直說的都是賜田,就李優在亂說,至于戶籍那個,你們這些渣渣有嗎?

  “順帶一說,藏書閣進出是需要資格的,這是書,不是別的,我是想做好事,但是也不能給任何人看,你們現在有沒有資格我想你們自己知道,圍攻一個世家去搶奪一個世家的典藏,這是什么罪行,我想你們也知道。”陳曦懶洋洋地說著令所有士子驚悚的話。

  “看來你們都知道這是什么罪行,我不想跟你們計較,各自散了,很快怎樣才能擁有在藏書閣借閱權力的條文就會出來,到時候你們看了就知道。”陳曦瞇著眼睛說道,這些士子有九成都是從眾而來的,領頭的什么想法陳曦懶得知道,反正現在是不允許的。

  “之前已經站到左右兩邊的可以過來了。”陳曦隨意的說道,他就是來分化這些人的。

  聽到這句話,那些站到左右兩邊的人,不管是之前因為什么目的,這一次都走到了陳曦的旁邊。

  “恭喜你們,你們擁有借閱書籍的資格了,去李文儒那里辦理戶籍吧。”陳曦隨性的安排讓之前那些盲從的士子如遭雷擊,早知道左右移動一下就能獲得戶籍他們之前為什么不記得移動一兩步!

  不管其他人如何懊惱,獲得陳曦認可的那三四十人全部欣喜若狂。

  “子健,派人帶他們去文儒那里,讓他開出戶籍證明。”陳曦扭頭對著華雄說道,這本就玩的是一個分而化之的把戲,反正這群人也就這樣了。

  華雄做出一副“你們走運了”的表情看著幾人,然后找了一個親衛拿著陳曦的印綬去找李優,戶籍這東西第一批見人的自然要弄的高大上!

  甭管那些人垂頭頓足,陳曦一貫的作風就是這么的隨意,原本以為鬧得比較狠所以才將魯肅和法正帶過來,結果就現在這情況,陳曦毫無壓力。

  瞄了一眼那個領頭的士子,很多同來的士子都在憤恨的看著他的背影,再看看那家伙一臉的灰白的臉色就知道這家伙倒霉了,一次性得罪了那么多人,陳曦都有些看不下去了,唉,作孽啊。

  “子健,你繼續守衛藏書閣。”陳曦示意華雄不用管他了,去做他自己的事情去。

  “軍師有事傳喚即可,雄隨叫隨到。”華雄點了點頭說道,然后又走回去站在自己之前站的地方。

  陳曦瞄了一眼那些依舊在圍觀沒有離開的士子,看著那群欲言又止的圍觀群眾,陳曦扭頭就走,他才懶得和這群人在這里墨跡。

  陳曦轉身準備離開,背后就傳來了一陣嘈雜的聲音,估摸著再走兩步大概后面就會打起來,誰讓領頭的當初那么得瑟!

  “子敬,孝直,你們去處理自己的政務吧,我去看看曲漢謀,不知道讓他辦的事情辦的如何了。”陳曦聽著背后的慘叫聲,扯了扯嘴角,頭都不回,反而面帶微笑的詢問魯肅和法正。

  “唉,自作孽啊!”魯肅嘆了口氣說道。

  “嘖嘖嘖,看吧,這就是名。”法正嘖嘖稱奇道。

  陳曦一頓足,看了一眼法正,果然萬事有利皆有弊!至少沒有經歷過那種終年郁郁不得志的法正,對于人生最大的誘惑看的很淡很淡。(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