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二百五十七章 關羽,魏延,關平……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神話版三國

  “用兵巧變,善列營陣,又擅長利用地形,這么說來還是一員智將。”關羽摸了摸自己最得意的胡須微微睜開雙眼,這一年多被陳曦折騰可算是會說話了。

  “河北四庭柱中另外兩位,袁本初將這兩人放在這里也算是妥當,更何況將沮公與也放在渤海可以說是相當妥當了,不過現在沮公與重心放在了北邊,給了我們可趁之機。”郭嘉笑著說道。

  “如此便好。”關羽摸著自己的胡須點了點頭。

  次日關羽便以魏延,關平為先鋒,佯攻樂陵。

  話說從荊州護送簡雍還有劉琰回來的魏延最近日子的過的很爽,以前在荊州學武的時候就很想建功立業,結果他一個十的小毛孩就算有武功懂帶兵也沒有多少人愿意用他,百夫長就是魏延的位置。

  再加之魏延性格比較傲氣,和絕大多數荊州人又合不來,在這種情況下,說是磨練磨練,但只要不傻就知道,沒有個十幾年是不可能在那些荊州世家手下出頭的。

  有了這個覺悟,魏延頓時感覺失望至極,而與此同時他又看到了劉備貼到荊州的招賢令,那個時候魏延就生出了一種去青州看看的覺悟。

  不過由于一些雜事,還有勸解自己戰友一起上路未果,魏延拖了大半年也沒去成,等到簡雍和劉琰前來荊州,襄陽被呂布攻破,沒有了拖累的魏延直接跟著簡雍還有劉琰來到了青州。

  話說簡雍這人風趣幽默,自身能力一般般,但是好的一點在于不嫉妒其他人,一路閑聊發覺魏延這個人的確有才,就是性格傲氣,不怎么合群,不大會說話,面色又紅……

  發現沒有,上述這些條件簡直就是關羽的翻版。說真的簡雍要不是知道關羽的確沒能力在二十制造一個十的兒子,簡雍都覺得魏延這貨該不會關羽的親兒子!太像了,要說關平是形似的話,這位簡直就是神似。所以簡雍二話沒說寫了封推薦信讓魏延去跟關羽混。

  這也是時來運轉,魏延拿著簡雍的推薦信去找關羽,且不說關羽和簡雍合得來,就單說關羽見到魏延!

  這兩人就像是命中注定一樣,關羽非常的欣賞魏延,從某種程度上來講這兩個家伙性格相合啊,而魏延在見到關羽的神威,瞬間將對于黃忠的崇拜移到了這個和他神似異常的上司身上。

  關羽也沒有直接提拔魏延,雖說很欣賞,但也不過是將魏延和他兒子丟在一起進行教育。明天去青州拯救一下百姓,后天去青州抓點土匪,短短一個月之后關羽對于魏延滿意的程度已經超過自己兒子了。

  關羽從來沒有想過自己有一天會找到一個和他差不多的青年,要不是確定自己沒去過荊州,魏延身世清白。關羽偶爾都會想想這家伙是不是自己什么時候惹得風流債,太像了,活脫脫和他一個模子出來的……

  雖說關羽也知道這貨不是自己兒子,但是相比于自己兒子,魏延和他的相性更高,自然關羽待魏延甚好,大有一種大號帶小號練級的感覺。

  “魏將軍。我們就這么過去挑戰嗎?將軍讓我們自己抉擇。”關平對著一旁的魏延說道。

  “我們先去挑戰一番,對了將隊伍弄得零散一些,到時候軍營扎的惡心一點,這樣我晚上誘敵,坦之你蹲在外面給我當援軍如何?”魏延扭頭對著關平說道,他現在看關平的眼神有些像是看兄弟。

  “這樣我來扎營。文長你在外面駐扎吧。”關平一聽就知道怎么回事,很明顯魏延要給他送功勞。

  “不用不用,說不定到時候人家不來偷襲,白白蹲一夜無有收獲,還會沾上一身的露水。所以還是你蹲在外面吧。”魏延擺了擺手說道。

  關平嘆了口氣,還好這是他,知道自己這哥們是什么人,這要是別的將領絕對會很不滿魏延的言辭的。

  “既然如此,那我就蹲在營外。”關平無奈地說道,魏延人不錯,但就是不會說話,好事從他嘴里出來都能將人氣死。

  樂陵城中張頜和高覽坐在一起商量著怎么應對關羽來犯,對于關羽這個人他們兩人了解不多,從上次襲擊渤海得知對方是一個超級高手,并且是劉備的二弟,但是帶兵打仗如何那就不太清楚了,畢竟現在的關羽沒有什么驚人的戰績,每一次的戰績都被陳曦的光輝遮掩。

  “報!”傳令兵大吼著沖了進來。

  “有何軍報!”張頜扭頭問道。

  “敵將關羽先鋒已經到達樂陵城三十里外,人數大概在五千左右,關羽本部還在后方百里之外朝著這里行進,敵軍先鋒為關羽長子關平,以及義陽魏延。”傳令兵將詳細的軍報念了一遍。

  “你且退下。”張頜示意傳令兵可以離開了。

  “儁義你說我們是否要吞掉關羽先鋒。”高覽盯著張頜在看,自從上次被關羽活捉之后兩人都打算有機會一定要讓關羽好好感受一下自己的憤怒。

  “關羽人數不多,但是歷城太史慈和臧霸的兵力卻也不少,并且還有趙子龍留下來的相當多的屯田兵,一旦進入戰爭,我怕關羽會調動大軍兵壓樂陵!”張頜沒說打還是不打,反倒說起來敵我雙方的形勢。

  “吞了關羽先鋒,振作士氣,這樣就算關羽調動大軍壓境,我們也有把握守住樂陵,渤海現在的防衛有了一定的漏洞,我們不能給后方再增大壓力了。”高覽強硬地說道,沮授兵逼幽州,導致渤海郡的守衛力量下降了不少,不過卻又留下了張頜高覽防衛青州。

  “既然如此,我們就派兵先出城試探一番,算了,還是由我出城試探,你留下來守衛樂陵如何,斥候還是不能讓人放心,親眼所見之后再做考慮。”張頜也認可了高覽的建議,然后謹慎的表示由自己去試探一番。

  畢竟久守必失,戰爭打的就是士氣,只要樂陵士氣高昂,而被挫敗了先鋒的關羽軍士氣低迷,防守起來就簡單了很多,再加之冬季將近,拖到初雪降臨關羽就不得不退了,這對于渤海來說比擊潰關羽容易太多了。

  “好,既然如此就由儁義出城試探,我留守樂陵。”高覽點了點頭說道。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