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二百五十六章 少年,你不懂人心啊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神話版三國

  “那是自然,我在這一段時間偷偷用文和的情報組織調查了一下各個層次的士子七八百名,然后我的天賦一整合就出來了,實在是太簡單了,能成為士子的都不缺錢,缺的是榮譽,地位,特殊權利,所以我就全部給他們!”法正得意地說道。

  法正的精神天賦對人分析對于這種事情實在是太好對付了,雖說因為要研究七八百人找出共性比較頭疼,但是卻可以保證結果的有效性。

  “就這么辦吧,不過加一條同級別福利錢糧折換。”陳曦估摸了一下的確沒有太大的問題,于是就給加上了這么一條,“而且孝直你干的不錯啊,這級別夠細致啊!”

  一百多個獨立評定標準,代表著一百多種不同的福利,終極福利,可以隨時借閱典藏書籍,每十年可以申請一次自身書籍出版,直接可以補錄官職,可以上報國家請大儒為其著書列傳。

  這福利當真是杠杠的,不過陳曦看完那些要求就知道法正直接就是在開玩笑好不,能做到這些事情只要人在泰山想當官劉備就會去邀請,寫的書陳曦也會出版。

  至于隨時借閱,沒看法正沒羞沒躁的將藏書閣的典藏書籍當作自己家的書籍在用,至于著書立傳這個上面那些條件都達到了,自然就會有人給你著書立傳好不!

  “也行,總有一些人手頭有缺,福利折換成為錢糧也可以。”法正擺了擺手說道,表示陳曦隨意,他沒什么問題,“其實這些福利我發現基本上都是空頭的,但是為什么很多人都在追逐這么一個名。”

  “千古難逃‘名利’二字,你現在還年輕又不缺錢,官位也很好,爵位也措手可得,名氣遲早就能攢上來。自然是無欲無求,但是對于大多數人來說一生的追逐啊!”陳曦拍了拍發證的肩膀說道,“這也是為什么我們這群人看起來沒有什么貪贓枉法的想法,畢竟我們太年輕了。說實在了若非現在是亂世估計沒人能坐到我這個職位。”

  “是啊,青州刺史,關內侯,年紀還不到二十,兩千石的職位啊!”魯肅在一旁接過話茬,“這要是放在其他時代子川這種可能熬一輩子都不會出頭,當然我們也是,至于現在,我們已經算是年少得志了。”

  “所以說,少年你不懂人心。”陳曦拍了拍法正的肩膀說道。雖說法正能分析出來別人想要什么,想干什么,為了什么,但是他依舊不懂人心。

  現在的法正可不是那個因為扶風戰亂家中造禍,無奈入川干了二十年縣令都沒熬出頭。整個人都扭曲了的中年法孝直。

  現在得法正可依舊是父親大儒,十五歲補了官職準備上任,心情不爽炒了上司直接翹班跑了大半個漢朝混到泰山,年僅十七歲已經身兼齊國相一職,算的上是功成名就,除了有些記仇,更多是一副年少得志的情況。至少最近法正已經有膽量給家里寫信報告報告近況了。

  也就是說現在得法正完全是順風順水,無災無難,眼睛長到頭頂才是理所當然的,自然不會看得起那些豫州士子的所思所想,眼界的差距啊!這要是擱在那個被壓制了二十年,郁郁不得志的法正身上。他自然會明白。

  “我不懂人心?”法正一愣,隨后對于陳曦的評價嗤之以鼻,他的精神天賦是對人分析啊,你現在給他說是不懂人心這是在開玩笑啊!

“你們兩個別折騰了,搞不好子健現在都煩了。”魯肅眼見法正大有和陳曦一戰的氣魄趕緊拉架。沒辦法,自從有了正式的官職法正完全不怕陳曦了,頂嘴什么的已經習以為常了,年少得志啊年少得志  “人心很復雜的,就比如奉孝天天虐你,你還想著他回來和他一較高下,甚至你自己都明白自己肯定不是對手,為什么要去找虐呢?”陳曦伸手推開靠椅,一邊往出走一邊笑著說道。

  “誰說我不是他的對手!”法正像是被踩了尾巴的貓咪直接炸毛了,他現在最糾結的便是郭嘉了。

  “看吧。”陳曦攤開手一臉無奈的走了出去,魯肅嘆了口氣,起身將陳曦給他倒的茶水飲盡,也跟了出去,只留下法正氣呼呼的看著茶杯,像是盯著郭嘉那充滿惡意的笑臉一般,恨不得捏成一團。

  “郭奉孝,我們回來單挑!”法正跳到郭嘉以前常坐的椅子旁指著椅子咆哮,然后像是出了一口氣,爽歪歪的甩了一下頭發一臉得意的走了出去。

  歷城北一處軍營,郭嘉打了一個噴嚏,關羽有些好奇的問道,“郭軍師可是有些著涼?坦之命人熬點姜糖水,煮上一只大公雞。”

  “喏。”帳外傳來關平的聲音。

  “哼哼,與其是說著涼,我更覺的是孝直在向我挑釁,不知道那家伙又干了什么。”郭嘉神叨叨的說道。

  “坦之煮的雞你一吃就行了。”關羽看了一眼郭嘉毫不猶豫的選擇給自己的兒子加餐,自己就這一個兒子,而且跟他很像,手底下功夫也可以,很得關羽喜歡,不過關羽完全不會表露出自己的喜愛。

  “好吧,我著涼了。”郭嘉無奈地說道,“我們去試探一下張頜還有高覽吧,雖說我們的任務就是壓制對方不讓其北上,但是總歸需要一些軍功。”

  “坦之為先鋒如何?”關羽有心磨練一下自己的兒子,十六歲了,也該開開葷,殺個一兩個將領練練手了。

  嗯,在關于看來張頜就和高覽就是他給兒子準備的磨刀石,話說他已經了解到對面兩個家伙也不過是煉氣成罡的巔峰!

  既然如此關羽也不擔心自己的兒子會出問題,就算同樣是煉氣成罡的巔峰,關羽自信自己的兒子絕對比同級別的出色,不說越級斬殺,至少不會墮了自己的氣勢。

  “倒也可行,不過也是挑戰一二,我聽聞張儁義此人用兵巧變、善列營陣,長于利用地形,我們不讓他表現一下是不是有些不太好。”郭嘉一臉笑意的說道。

  關羽不太聽得懂,但是他很清楚陳曦那一群人的能力,自然不會小視這個看似瘦弱的郭嘉,上一次跟著劉曄那個家伙,層出不窮的計謀讓關羽心生敬畏,這群人沒一個省油燈。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