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二百四十二章 失去了神秘感……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神話版三國

  “慈不過方外之人,即以受邀前來泰山何必叨擾官方,不過陳侯就不擔心我會對于泰山升起什么不好的想法?”左慈一甩拂塵面上帶著一抹難以琢磨的微笑說道。

  “能在這里吟唱鎮魂曲,想來也不是惡意之輩,在說道長若是仙人想必不會對我出手,道長若是凡人,對我出手我自有自保的手段。”陳曦淡然地說道,好奇的盯著左慈的黑色拂塵說道。

  “哪里有什么仙人,不過是長生問道之人罷了。”左慈一聲嘆息說道,“我等之能,你們這等材質之輩若是愿學怕也不下于我等。”

  “哦,多謝道長解惑。”陳曦點了點頭,有了左慈這么一句話陳曦就徹底放心了。

  既然左慈這個相對來說已經非常厲害,足以記錄在后世神仙傳中的人物都說不過是“長生問道之人”,陳曦就有了底,他來到這個世界之后就一直擔心那些歷史傳說中的仙人搗亂!

  要知道兩漢四百年悠悠歲月,居然在大致的歷史方面和原本的歷史無恙,雖說微有不同,但終歸還是落到了東漢末年黃巾起義這個局面上,這讓陳曦不去懷疑有人特意干涉歷史根本不可能。

  雖說陳曦對照著歷史好好研究了一番之后發現很多事情發生的非常的巧合,但是卻合乎著常理,這讓陳曦就不太吃的準到底是被人干涉了,還是天道大勢運轉到了那個程度,而現在有了左慈的一句話,陳曦算是放心了。原來漢末記載的仙人始終是人。

  只要是人陳曦就放心了,只要還處于人的范疇陳曦就不會擔心這些高人會給他造成什么樣的阻攔,他最怕的天道無為。但是一群仙人一定要將歷史掰回到原來的形式上。

  要知道陳曦之前已經特意測試過了,他干涉過的形勢。只要無人插手就會走向另一個方向,加之之前四百年的歷史總結出來的經驗,也就是說歷史的洪流,天道的大勢,雖有維護原有運轉規律的想法,但是當出現無法用合乎常理的辦法抹平的時候也就會放任自流……

  簡單說就是天道覺得麻煩了就不管了,隨意陳曦去折騰了,反正誰贏誰輸對于天道來說都算是完成了這一段歷史。也就是說對于天道來說一切都是無所謂的,對于凡人所謂的大事,對于其來說完全無所謂,你要創造歷史我不擋你,你能你就去。

  總結出這些東西之后,陳曦就將思維從原有的歷史上轉到了另一批人上面,也就是那些異人、方士身上,說不定人家會跳出來維護原本的形勢!

  畢竟太多書上寫了仙人都是無情無欲,為了自己的大道死多少人都是無所謂的,只要能成道。能飛升,什么師傅,師姐妹。徒弟死了就死了,更何況是凡人,在那些人眼里可能都不是同一物種了。

  雖說陳曦很覺得那種仙人有問題,黑道幫派都比那些個修仙團體團結吧,但是很多都是這么寫的,萬一是真的呢?人家就是將xx修仙門派換成xx黑幫往下看完全沒有不協調的地方,你能怎么樣?說的不定是真的啊!

  結果現在這位在東漢末年可以說是大能級別的左慈給放話了,沒有仙人,最多時一批長生問道的異人方士。瞬間陳曦就放心了,只要是人。就算他們掌握了一些不可思議的技巧,敢跳出來和陳曦作對。陳曦就有把握分分秒讓他們明白什么叫“做人”。

  “看來陳侯聽了老道一句話心情大好啊。”左慈微笑著說道,對于陳曦的心思不太明了。

  “呵呵呵,多謝道長解了曦心中疑惑。”陳曦平靜的說道,心頭的巨石算是移到了一邊,滔滔大勢再無有人可以阻擋了,沒有仙人,那也就意味著,到時候有可能來搗亂的方士玩的不過是些戲法罷了,隨便一個軍陣開啟,瞬間就能讓對方知道什么才叫實力。

  “不知陳侯為何而喜,若不介意也讓老道歡喜一二。”左慈的好奇心看起來不小。

  陳曦淡淡的看了一眼左慈,“我所喜的是我終于有把握將泰山之繁華推廣向天下,滔滔大勢無可阻擋。”

  左慈皺了皺眉頭,亂世帝君不顯,任何人都看不出誰會成為最后的君王,這個時期天下紛亂,就算左慈能力非凡也算不出到時候誰主天下,但是現在陳曦卻如此篤定,由不得左慈不皺眉。

  “陳侯還請慎言,天道無常,又有誰能看清亂世的結局,在我看來這天下還有近百年的紛亂才能回歸一統,至于滔滔大勢是什么,至今猶未顯現。”左慈搖了搖頭說道,“這天下足以遮蓋紫微星的大星已經顯露了數顆,堪比春秋戰國的紛亂時期即將到來!”

  看吧,左慈雖說精通玄學,但是實際上得出的結論和劉曄、郭嘉等人得出的結論相差無幾,甚至還不如郭嘉幾人,畢竟人家郭嘉,劉曄只要情報在手,都能說出這些大星代表的人物,還有這些人物以后的走向,可能的碰撞等等。

  “道長且歇著吧,方外之人就做好方外之人該做的事情,天下形勢還是由我們這些人來操勞吧,你們去尋仙問道做你們愛做的事情就好了,而我們去做我們要做的事情,至于所謂的滔滔大勢,就在今日之后由我之手去開創!”陳曦平靜的面龐上帶著強烈的自信說道。

  左慈一怔,恍惚間心有所感,再次掐算之時,卻發現和之前有了些微不同,嘆了口氣望著陳曦,“陳侯天縱奇才,或許真會做到,貧道不及也,然則天道無常又有誰能說清今夕明日?”

  “我先走了,祭首需要什么就對外面的張將軍招呼,我想祭首自有辦法讓張將軍信服。”陳曦平淡的看了一眼左慈,失去了神秘感的方士,就算有著超越普通人的力量,陳曦也沒有覺得有什么好敬畏的,揮了揮手扭身就打算離開,今天最大的收獲就是對于“仙人”再無畏懼。

  “陳侯多禮,貧道也告辭了。”說完左慈便化作了一團煙霧就地消失了。(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