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二百四十章 與有榮焉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神話版三國

  李優從來沒覺得自己是一個好人,當然他也沒有覺得陳曦和賈詡是好人,但是在今天他突然覺得陳曦和賈詡實際上還是可以志同道合的嘛!

  說起來李優清楚自己比之賈詡等人在最基礎的才智上弱了不少,若非當初年輕的時候曾經遇到過紫虛,李優很清楚就自己的材質絕對走不到這個程度。

  本來按照李優本身的能力,能走到準一流中等的謀臣或者文臣的程度已經算是極限了,但是他現在表現出來的能力實際上不會遜色任何一個一流頂尖的謀臣或者文臣,而且他最強的一點在于全能。

  當初年輕時候離開老家見寒門無所依憑,豪言要為寒門博出一條出路,不想一中年對李優嘲諷,“汝一人之力何以救蒼生。”

  “若不一試,豈能得知,若不一試,豈能無悔?”李優現在都記得自己當初的話。

  中年人一愣,看了李優良久,最后開口,“身死道消,千古罵名隨汝之后豈能無悔?”

  “是非成敗只有做過了才有資格評價!”李優肅然地說道,只見中年愣神的看著李優。

  “你這么學下去永遠都不可能做到,你的材質注定了你不可能做到蔑視群雄,你要做到你想要做的事情,至少你自身的才學要夠,就你現在一區區謀臣,又能改善什么?”

  “請先生教我。”李優當初如同福至心靈一般開口說道,他這一身不亞于任何人的才學便是從那一刻開始的。

  “好好好。小子,我沒有什么可以教你的,但是我知道怎么讓你成為世間最頂級的全才。你的精神天賦本身是無法覺醒的,不覺醒自身隱藏的力量,你永遠無法站立在頂層,讓我來教你如何開啟!”漢子大笑道,對于李優的回答非常的滿意。

  李優之后用了整整十年補齊了自己的政略還有軍略,再加上謀略,文臣所能會的東西他都學會了。而且也都平穩的達到了準一流,然后他的精神天賦蘇醒了。

  要是量化的,陳曦表現出來的內政足足有一百。賈文和的謀略高達九十七八,軍略高達九十四五,政略也有個九十一二,而李優的三項也就是八十七左右。

  可是李優蘇醒的精神天賦則是平衡。當三項以上屬性同樣高度的時候。每一項上揚10,也就是說李優原本的水平只是八十七,但是實際上展現出來的就全部都是九十五六的一流頂尖了,被動生效的全面思維天賦,足夠讓中等材質的李優變得非常可怕。

  全才型的人物全部達到準一流已經堪稱可怕了,而像李優這種萬金油到了極致,每一項都達到一流的水準,就算是賈詡面對李優都覺得非常的棘手。因為人家什么都會,而且什么都擅長。不存在被人以長擊短,人家妥妥的每一根木板都一樣長。

  這也是為什么賈詡沒聽過李優提過自己的精神天賦,因為李優的精神天賦在開啟的那一刻便一直生效,一直維持著李優現在的強大。

  我曾經的誓言,我愿意再一次承接,我李文儒可不會弱于任何人的,我最強的一點在于沒有任何的缺憾,我的結局也絕對不會允許遺留任何的缺憾。李優默默地想到,他已經頹廢了一段時間了,現在他也需要好好深思一下,誓言豈可如此舍棄!

  “文儒你在想什么?走了!”劉備走了兩步,發現一直跟在自己身后的李優不見了,有些不太習慣,扭身一看卻發現一直陰沉著臉的李優面上浮現了一抹笑意,不知為什么劉備感覺到一抹暖意,于是微笑著問道。

  “來了。”李優快步的走了上去緊隨在劉備的身后,穿過藏書閣的陰影,深秋的陽光灑在李優的身上,猛然間多了一絲暖意,跟隨著玄德公,去跨越那千年以來一直無法跨越的世家,這可是我一直的渴望,太公七十二歲拜相,我今年不過四十有余何必浪費一身才學!

  “感覺文儒好像變了很多。”劉備眼見李優跟了上來于是扭身朝著另一座建筑走去,嘴里小聲的嘟囔道。

  “只是想通了一些事情。”李優笑著回答道,再無之前那種如同夕陽垂暮的死氣,整個人身上散發出來的勃勃生機感染著四周,“我打算活著看到那一天的到來!”

  “哈哈哈,借陳曦一句話教授給文儒。”劉備大笑道,對于李優現在得心態很高興,要知道這么長時間的相處劉備對于李優的能力非常的滿意,兵法,軍略,謀算設計,數理易學,三教九流只要劉備能問的李優都知道!

  “請玄德公賜教!”李優面帶微笑地說道。

  “為了明天!”劉備駐足,整個人肅然的看著李優,然后聲音低沉的說道。

  “為了明天?”李優重復了一遍,面上浮現了一抹榮光,隨后點了點頭,“的確是為了明天,不光是我們的明天,也是為了……”

  “百姓,漢室,天下!”劉備鄭重地說道,整個人精神極致的昂然,看著李優。

  “玄德公所走踏向的道路,李文儒必將為之查漏補缺!”李優看著劉備一字一句地說道,面色肅然。

  “好!我劉玄德他日若有成,必不忘今日!”劉備朝著李儒伸出自己的右手,李儒也緩緩地搭了上來,和陳曦那種一觸即逝破壞氣氛的行為不同,李儒的面上也浮現出了與有榮焉的神情。

  在劉備上演君明臣賢的時候,陳曦給陳蘭蓋好被子,讓兩個婢子看好,叮囑兩人到飯點將陳蘭喚醒,避免陳蘭睡的不想吃飯這種事情發生,之后陳曦才離開了陳蘭的院子去看繁簡,畢竟回來了就應該到繁簡那里簽個到,省的說厚此薄彼。

  “夫君……”陳曦看著蔫搭搭的在床上翻書的繁簡就知道這家伙估計是被陳蘭給傳染了。

  “睡你的覺去吧,你的嫁衣繡好了沒有?”陳曦在繁簡的眉心點了一下,將準備起身的繁簡點倒在床上,有些好奇的問道。

  “沒有,我母親說給我準備好了,怎么了?”繁簡不解的問道,繡嫁衣是一個很麻煩的事情,她母親既然給她準備了她也不想浪費太多的時間了,畢竟好累好累的,要繡的好看,讓她動手的話沒有大半年是不可能的。

  “哦,沒什么,我的衣服誰準備的?”陳曦猛然想起來的一個問題,貌似他的新郎裝沒人給做吧,他母親在他很小的時候就去世了,他和家族鬧翻了,沒有姑婆給準備這些,那他到時候的服裝怎么辦?

  “……”繁簡直接愣住了,喃喃的問道,“夫君你沒有準備你的服飾嗎?玄衣金紋,配諸侯服飾……”

  陳曦直接傻眼了,他以為有人給他準備的,這么一說的話他什么都沒有,他已經從長安得到有關自己的情報了,劉表,李榷,郭汜這群人為了拉攏劉備,到自己結婚的時候是賜婚,之后給述功,賜圭,賞爵穎上亭侯,婚禮攢越一等,到時候要配的是諸侯王服飾……

  這么一想的話,陳曦就不擔心了,完全無壓力了,反正到時候賜婚,賜爵還是要換衣服的,諸侯王的禮服正常肯定沒有,但是那個時候賜爵他們肯定會給準備的。

  “夫君,要不聯系一下陳家,畢竟陳老太爺本身就是列侯,配給這些東西還是沒有問題的。”繁簡小聲地說道,畢竟到了現在趕制是來不及了,最重要的是當初漢室賜爵的時候,只是給賜了印綬,沒有給服袍,這讓陳曦裝門面都不好裝。(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