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二百三十五章 改制,改制,改制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神話版三國

  非軍功不可封侯,非侯爵不得為卿,這話要是放在宋朝士大夫年代絕對被抽死,要是放在明朝那種武官面對文官自動降級兩等的時代,說這句話的人絕對被噴死!

  這也是為什么后世的朝代各種黑這句話,無他,士大夫掌權!不能讓武官上臺,腐儒永遠是對的,武將永遠低人一頭,這就是后世要營造的氛圍,所以后世各種被吊打,腐儒各種刷節操下線,“不作安安餓殍,效尤奮臂螳螂”這種話都能說出來,腐儒的節操我能說什么?

  不過這個時期還沒有到文官當權的時候,從秦時的人頭算功勛,到漢朝粉飾了一下的軍功封爵,總之一句話,這個時代就沒有純粹的文官,在場的哪一個沒上過戰場,班超扔了筆就能上戰場,李典摔了書簡回頭從文官轉職成為一個優秀的武將,這個時代文武就沒分開。

  君子六藝射御的重要性完全不弱于禮樂,大漢朝惹毛了,某一個什么什么御史回頭就能成為上將,這個時代尚武已經刻進了骨髓了,識字可能很少,但是能打架的卻非常多,畢竟想要封侯你就要準備著上戰場!

  正因為這種多年流傳下來的傳統,賈詡等人對于非軍功不可封侯這種話完全無壓力,至于陳曦所說的傷疤即使榮耀,這些上過戰場的謀臣也都心有所感,點了點頭這一條沒說的,至于偏激與否那不重要。

  “接下來便是靖靈殿,每一個戰死沙場的士卒名字都必須刻錄在殿前碑上,四時節氣由……我等祭祀,三牲六畜不能缺少絲毫,禮節同比諸侯王,此可作為我軍所有將士的最終歸宿。”陳曦將話題扯回了原路上。給與生者利益,給與死者榮耀,讓其生無所憂。死無所慮,

  “雖說有些逾制……”滿寵和劉曄對視了一眼有些喃喃地說道。“但是究其緣由,應該可以。”

  “先別提逾制,有些事情就算是超過了限度,所有人也會睜只眼閉只眼。”陳曦擺了擺手說道,對于逾制這種事情他根本沒有放在心上,要不是因為實在怕是弄得太大不好下臺,陳曦都想以祭天大禮祭祀,要的就是那種榮耀。在漢朝這個信義的時代,那一份榮耀足夠讓太多人底層人民如同飛蛾一般投向這團火焰。

  “子川繼續說你的計劃,你這應該是一套完整的制度,死者自身你已經說了,現在應該是對于活人的安置,還是有什么!”賈詡擺了擺手,對于他這種人來說逾制根本不算什么,只要自己足夠的安全他可以蔑視一切。

  “嗯,戰死的家庭,家中免去農稅直到其長子十八歲。家中可出一子進入官方進行義務性學習,三年之內免費,不管學習什么都免費。只要他有能力學完算他厲害!”陳曦神情自然的說道,這些東西可都是他一點一點建起來的,現在總算是到了用上的時候了。

  “開銷不大,但是很有價值,不過長子本身就十八歲怎么辦?”魯肅問了一個很好玩的問題。

  陳曦一愣,隨后才想到這可不是后世,長子十八歲還真很有可能,就算有退伍的制度,但是免不了有人三十三四五陣亡。這個時代底層百姓十三四五結婚的大有人在,有個十八歲的兒子還真不是問題。

  “唔。這樣啊,長子若小余十五歲則除了本身補發的五年撫恤金。按長子年齡,每小一歲補三個月陣亡者薪酬。”陳曦想了想說道。

  免了農稅,補上一定的薪酬,還有五年撫恤金,再加上三年管吃管住的教育,錢花完這孩子差不多就能賺錢了,話說不是他不想多給,主要是這種撫恤涉及的人太多,一旦許愿那就要做到,否則軍心不穩那就麻煩大了,畢竟陳曦手上流通的錢也不是無限的。

  “撫恤金是五年啊,嗯,我還以為子川按照以前的做法會給十年,沒想到居然只給了五年。”魯肅笑了笑說道,實際上在陳曦提起撫恤這件事的時候,魯肅就準備好給十年薪酬的撫恤金了,沒想到,陳曦居然只給了五年,有些不符合常理了。

  “嗯,第一筆撫恤金是五年。”陳曦淡然地說道。

  “這么說還有第二筆?”魯肅頓時無奈了,陳曦賺錢多,但是花錢也不少啊!

  “第一筆撫恤金發給其妻子,若是妻子繼續撫養子女的義務,那么妻子每年可以在官方領到丈夫每年一半的工資,這份薪酬持續十年,并且官府有適合女工的零活的時候這些妻子有優先權,十年后,其子年齡若小于十五,增發至十五,同時期回到家鄉的傷殘老兵擁有監督權,監督官方還有……”陳曦瞪了一眼魯肅,然后面帶微笑的說道。

  “果然還是要發夠。”魯肅嘆了口氣說道,他就知道陳曦不會虧待那些人的,果不其然。

  “這個方法不錯,想必那些傷殘士卒的福利,還有退伍士卒的福利都是按年發放,而且也都是一同發放的,用戰友之情,同鄉之誼維護這份利益。”劉曄摸了摸自己的胡子很是滿意地說道,陳曦幾乎將能考慮的都考慮了。

  “嗯,只有這些退伍的士卒抱成一團才能保證自己的利益,而且退伍的士卒傷殘不嚴重的可以優先轉入衙役,這樣他們自己的利益就更容易獲得保證。”陳曦點了點頭說道,對于制衡這種東西他還是有點心得的。

  “至于之前那些文和說的精銳士卒便是他們的保障,城市管理與巡邏隊伍可純粹是由三十五歲左右經歷百戰,無殘疾退伍的老兵組成的精英隊伍,只進行城市內部巡邏和靖靈殿駐守,我就不信了,有這種堪比近衛級別的隊伍,誰敢伸手這份錢,他們自然會剁了對方的手!伯寧!到時候我推薦你掛名!”陳曦說這話的時候眼中的冷意四射,他就不信了,在這種純暴力部隊的壓制下還有人敢伸手!

  “這個沒問題。”滿寵點了點頭,他清楚陳曦給他這么一個部隊是干什么的,雖說是掛名,但是那種威懾力也不是鬧著玩的,他作為酷吏很需要這份威懾力。

  “對了,所有退伍士卒,不管是因傷還是因年齡退伍的,一律拉到靖靈殿給上了香再回去,同樣新入伍編好之后也拉去給靖靈殿上香,上完香再將他們分配到各個軍團!總而言之,我的目標是靖靈殿香火不絕!”陳曦站起身來肅穆的望著門外的天空,他的目標是鑄造一種精神,一種延綿無窮的尚武精神,直至刻錄入靈魂!(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