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二百三十一章 小伎倆什么的最后還是要靠實力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神話版三國

曹操對于呂布始終有一種戒備,正因為這樣所以才會對一直信任的荀彧的提議有些不太感冒,畢竟現在曹操也沒有什么危機感。頂點小說  想想看之前鬧著吊打全地圖的袁術現在正面遭遇之后,曹操發現,自己和對方貌似自己更強一些,從統帥到謀士,從武將到士卒,貌似自己沒有一條輸給袁術的,而且交手之后他就發現,只要自己豁出去將袁術打成一坨都沒有什么問題!

  正因為這樣曹操才對于荀彧的提議不感興趣,完全沒有危機感的曹操才沒興趣揣一個定時炸彈在懷里,至于貂蟬,作為一個人妻控,曹操表示其實以前可能沒興趣,但是現在變成呂布的小妾,他有興趣了……

  要是在真正面對袁術之前,因為以前的殘留下來的袁家勢力曹操還是有些不放心的話,現在和袁術對掐了個這么長時間曹操已經淡定了!

  他曹孟德已經有了蔑視袁術的資格,不是吹牛,別看袁術在宛城下屯了數萬大軍,說真的曹操真心沒放在心上,若非要拿袁術練兵,曹操覺得隨便找個時間就能像小時候毆打袁術一樣,讓那個小胖子明白怎么做人。

  正因為有了這么一個對比,曹操猛然發現自己變強了,而且不是一般的強,雖說根基有些不太穩,但是不可否認只要他愿意花費一些代價,袁術絕對不是對手,強攻一路碾到汝南都不是問題。

  有了這些心思之后,曹操對于劉備的畏懼一掃而空。回頭想想,貌似之前劉備打豫州這件事對于現在的他來說也沒有什么壓力,大家伙手上都是五百萬左右的人口。哥現在占了南陽潁川也有了糧食,兵員猛將謀臣都不缺,你劉玄德有的,我曹孟德也有,怕你干甚?

  正因為這樣,最近一段時間揍袁術,揍的膽肥了的曹操已經開始悄悄的又將原本放棄的兗州土地占領了起來。對于這一方面荀彧是又好笑又無奈,最后只能睜只眼閉只眼,實際上他和荀攸等人也有一個想法。那就是有必要試探一下劉玄德的戰斗力,畢竟不正面交手的話單靠情報說明不了太多的問題。

  就像袁術在情報上看來強大的簡直令人震驚,但是真正交手之后,荀彧雖說不想鄙視袁術。但是袁術的豫州兵戰斗力真的只是二流。由此可見被袁術打的落花流水的荊州兵估計也就是個二三流的水準了,這不就是一塊肥肉嗎?荀彧好幾次都生出了全占南陽的想法了!

  最后荀彧還是掐滅了這個想法,全占南陽那可真就不好說了,正面面對袁術和劉表兩方!

  雖說就現在袁術和劉表表現出來的戰斗力,荀彧覺得以一敵二只要糧草足夠沒有什么問題,但造成的影響太大了,有袁術墊在中間以后和劉表還能說和說和,所以荀彧還是打著練兵的想法和袁術在宛城磨。然后偷偷地到袁術治下擄人口,遷到自己的治下。悄悄的壯大自己,韜光養晦才是王道。

  至于河北袁紹,并了潁川占了宛城的曹操已經不怎么擔心了,以前是小弟,而且還有張揚這群人看著,不好施展,但是現在嘛,誰怕誰啊,張揚距離我更近一些,聽你指揮找我麻煩?你覺得那個小蝦米夠我一指頭?

  所以原本曹操四周那些和曹操差不多的小諸侯全部倒霉了,之前他們都是袁紹的小弟,結果現在小弟曹操已經強到可以搶老大位置了,所以這群墻頭草也只好順風倒向曹操,結果還沒倒幾天,就傳來袁紹界橋將公孫瓚打廢的消息,瞬間這群小弟就不自在了。

  曹操對于這群人的心思也有感覺,不過卻沒有放在心上,雖說對于袁紹的實力還有些忌憚,但是有了荀彧的分析曹操并不擔心袁紹會找自己麻煩,畢竟到了這個時候他曹孟德已經不是虎牢關前的小號了,現在真打起來就算他曹操形勢不妙,但是你袁紹干掉曹操也要吐血三升!

  換句話說曹操發現自從自己占了潁川和南陽,實力上漲之后四方形勢貌似變得非常有利,根本不需要像以前蹲在兗州的時候那么小心翼翼,每一步都需要深思熟慮斟酌良久,現在想做什么就做,大不了最后用拳頭解決,而且經過測試他的拳頭還是挺大的!

  荀彧等人也發現了曹操的變化,不過人主的氣勢本身就是隨著地位的變化而變化,若說之前兗州的曹操處于潛龍在淵只能乖乖的積蓄實力,那么現在的曹操便已經一躍沖天了,差的就是一個認可!

  不是像之前那種有偷襲拿下別人的地盤,而是堂堂正正的擊敗一方諸侯,那種在正面戰場上放翻一路諸侯,就如同現在袁紹一樣,在他放翻公孫瓚的那一刻北方最強諸侯的稱號便移交到了他的手上。

  還有劉備的中原霸主,三萬破百萬正面擊敗了黃巾,所以才會享有那個資格,這種硬碰硬的戰爭雖說不為謀臣所喜,但是每一個頂尖謀臣都明白一件事,那就是當一個勢力發展到了極限的時候就必須來一次這種事情。

  堂皇大道和縮在背后耍陰謀的差距就在這里,陰謀這種東西玩的再多到了極致也就是那回事,一旦無法走上臺面豎不起大旗終歸會被別人碾成塵土,只有足夠的實力才能聚攏起人心,像這種低烈度的練兵練出來的只能是老兵,距離荀彧所想的精銳差的太遠,太遠!

  這些想法凝聚在了一起,曹孟德手下所有的謀臣都統一了高度,那就是放任曹操現在得行為,就算他要去挑釁劉備也由他去,摸出劉備的底很重要,而且打一場硬仗也很重要,劉玄德的存在已經讓這群人感覺到了沉重的壓力,打一架,掂掂重量心中也就有底了!

  至于到時候挑起真火怎么辦?對于陳群這個問題,荀彧只是冰冷的看了一眼東方,戲志才便給出來了答案,“這天下的霸主只能有一個,就算打出了真火又能如何,不過是十幾年后的戰爭提前拉開罷了,卷了天下諸侯比一比誰才是天命所歸而已!”(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