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二百二十九章 讓我們蹲到神農廟吧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神話版三國

  在青州著急等待冀州形勢變化的時候,第二份加急情報終于從冀州傳了過來。

  “……”法正看著情報,原本微帶焦躁的心情瞬間平復了下來,整個人恢復了謀臣應有的平靜。

  “賈先生,看這個情報,甘興霸不負自己總管之名,確實是當世第一等勇將,膽魄還有對于戰機的把握的確令人驚訝。”法正拿著情報前去朝著賈詡會報近日冀州形勢,郭奉孝已經帶兵前去了歷城,帶著關羽和新來的魏延還有職業扛刀將周倉,以及同來的裴元紹。

  賈詡端著茶杯面色淡然的將情報看完,然后將其放下,整個人未有一點被嚇到的神情,依舊保持著原有的平靜,在他看來甘寧的戰績大概是陳子川一直等待的吧,畢竟陳曦放權到那種程度,甘寧要不給一個滿意的答卷,估計陳曦的臉色不會好了。

  “交付給玄德公一份,然后給那些人一人送一份,幽州戰事算是結束了,我想太史子義還有甘興霸會將幽州剩下的麻煩也解決掉。”賈詡面色感嘆地說道,“有陳曦在前面算計,我們跟著順路真好啊!”

  賈詡心里清楚的很,像陳曦這種超長遠的算計心力根本承受不了太久,可以說的過分一點,就算陳曦別的事情不做,每天只是想辦法壓住天下大勢,勞心勞力之下也夠將陳曦掏空,也就是說遲早累死,當然這是陳曦僅僅依靠自己所掌握的情報去推斷的時候。

  不過這種事情賈詡也不好勸,畢竟陳曦現在這個情況擺明了一定要讓劉備登頂,擺明了不拿自己當人看,只要劉備還沒有徹底壓服天下的實力,那么陳曦就會不斷的算計下去,不惜余力的算計下去。

  賈詡到了現在也承認陳曦的確實謀算無雙,短期倒還罷了,但是就長遠而言,賈詡自認就算是他也會被鎮壓至死。太久遠了,一個謀算到爆發可能需要數年的時間,中間多少變數都無法影響。

  賈詡最喜歡就是這種前方有高人碾壓,自己跟在后方溜。就算自己的能力不弱于前方碾壓的那位,但是能跟著溜他就感覺很滿意了,他從來不覺得當老大有什么意思,他的目標就是躲在某一個角色的影子里,偶爾出來一下刷刷存在感,然后又縮回去,求的就是一個安生。

  “是啊,有子川在公孫伯圭只要不身死,短時間內袁本初要拿下公孫伯圭也只是一個笑話。”法正點了點頭說道,到了這個程度所有人都知道陳曦的目標是劉虞了。

  “他現在在干什么?玄德公的老屋修建好了嗎?傳說中的藏書閣也建好了是吧。還有他不是讓人教滿香樓舞蹈嗎?最近情況如何?”賈詡有些好奇的問道,對于陳曦的最近干的事情很是好奇。

  “玄德公老屋已經建的差不多了,據說需要我們到時候去觀禮,藏書閣也是,至于教舞蹈這件事已經結束了。據說要在藏書閣開閣的時候上演。最近這兩天子川應該還在和曲漢謀討論土地畝產的問題,就是不知道有結果沒,等過兩天農閑了,子川大概又要收藥材了。”法正掰著指頭算陳曦還有那些事情要干,總之聽起來好多。

  “聽說曲漢謀的種植方式讓整個治下秋糧每畝多產了兩斗是吧。”賈詡又將話題扯到了曲奇身上,畢竟閑的無聊的時候,什么東西都能作為談資。更何況曲奇的這一套種糧的技術也算是非常驚人的方式。

  “嗯,不愧是專業研究糧食的,我覺得這種人不能被別的諸侯帶走,糧食問題一旦解決很多事情就會出現反彈。”法正鄭重地說道,對于曲奇的能力他不得不承認,而且他現在也得到了曲奇的正式身份。益州曲家的家主。

  “這種人你除非殺了,否則他肯定要到處跑,而殺這種人比殺名士更麻煩,你看著吧,要是曲奇真將他的三石半產糧的種子拿了出來。明年就會萬家生香,你動一個試試,要是他真的做到了像給子健說的那種畝產四到五石,你就等著他和神農皇祗呆在一起吧。”賈詡面上浮現一抹古怪的笑意。

  “這種人殺不了,可以死于意外,但是絕對不能死于當權者手里。”賈詡最后又加了一句,這種人要不是生在亂世,放在盛世,那絕對屬于皇帝見了也要行禮的人物,一人攸關天下蒼生,弄死了,你就算是皇帝也得廢!

  “四石到五石那不是開玩笑嗎?”法正面皮抽搐,畢竟畝產那么多確實有些神話。

  “你覺得陳子川會那么閑的每天往曲奇那里跑?要沒有五成的把握陳子川絕對不會天天去的,畝產四石啊!足夠活天下蒼生了。”賈詡有些感慨的說道,就算是官位到了極致,寵榮不盡又哪里比得上和神農一起蹲在廟里,青史留名和這種每年三牲六畜香火不絕的祭祀相比……

  就在賈詡等人討論陳曦和曲奇的時候,陳曦已經開始給曲奇灌輸樣本對照這種簡單的東西了,除了這些陳曦還給曲奇灌輸一個人實驗和帶著一群小號實驗的差別,帶著一群小號你就有一堆的手下,可以同時開好多試驗田,可以同時進行很多實驗,原本需要二十年才能試驗完的東西,也許一兩年就試驗完了,然后你還有大把的時間繼續改良。

  聽了陳曦的勸解之后,曲奇從善如流,很快就帶了一大批小號,開了一片田,這一次人多,曲奇也不像以前那種只種一種,而是將所有的作物全部種了一份。

  “哦,每天要量一遍,看看長勢如何,并且記錄下來,然后對照樣本田……”曲奇一拍手,瞬間明白了很多的東西,“沒發現子川對于農業也很有研究啊,和我一起來研究農事吧,然后我們一起蹲在神農廟多好!”

  “呵呵呵呵,我已經找到我能蹲的地方了。”陳曦呵呵一笑,隨著今年風調雨順的步入冬季,陳曦已經明白了自己要是掛了絕對會被當作龍王或者類似的東西祭祀的,風調雨順有沒有啊!

  “繼續繼續,我覺得我好像走上其他的道路,搞不好我能超越原本的水準。”曲奇對于陳曦的說辭并不怎么在乎,他現在正在兩眼放光的聽著陳曦的科學研究方式,他覺得這么干下去自己會超神的,他要干上五十年!

求票票,求票票,求票票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