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二百二十七章 深秋里的一把火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神話版三國

  甘寧瞄了一眼甘藍,他現在有一種燒燒燒的想法,自從之前他一柄火把丟出,然后手下順手丟出一大堆,之后整個邯鄲糧倉燒成了白地,甘寧就頓悟了一個計謀,什么都不如放火燒燒燒!

  “甘藍,交給你一個任務?”甘寧丟掉啃了幾口的牛腿,“這是一個艱巨的任務,非一般人能完成。頂點小說。”

  “我不干。”甘寧都沒說完,甘藍就拒絕了,他才沒有甘寧那么二貨,陳曦開口來了一個艱難的任務,非當世猛將不可完成,非智勇雙全不可完成,甘寧想都沒想就表示這是為自己量身定做的!

  這是二到一定境界了,否則的話誰接這種瘋狂的任務,船沉了五次好不,從大海泅水游到長江口干了五次,有一次還遇到傳說中的生命,之后甘寧居然還追上去干掉了那只神話傳說中的鯤!你妹啊,甘藍覺得自己跟在甘寧身后玩的就是心跳!

  “……”甘寧拍甘藍的動作有些僵硬,做不下去了,太不給面子了,“我以海軍總管的名義命令你,率領一百人乘船沿漳水去下游迎接子義。”

  “一百人?”甘藍感覺自己有些頭疼,雖說他不畏懼甘寧甘家嫡子的身份,但是國有國法,軍有軍規,在軍中甘寧說的話最大,就算他做出的決定是錯的,手下也只有建議權,而沒有否決權!

  “對,一百人!你率領一百人去接子義,我率領一百人去放火。這么好的時機,作為海軍總管要是不抓住實在對不起,我要燒死他!”甘寧狂傲的說道。

  “……我們一起去吧。”甘藍看著甘寧那堅定的神情。最后確定自己絕對沒有辦法勸服已經進入燃燒(二貨)狀態的甘寧,無奈的開口道。

  “你懂個毛,就我們這兵力,一百人,三百人根本沒有差別好吧,我率領一百人說不定全勝而歸,帶給你搞不好還要死點人!”甘寧瞄了一眼甘藍說道。必須承認甘寧眼中鄙視的意味很足。

  “……”甘藍猶豫了一下,最后還是點了點頭,雖說這話并不好聽。但是甘寧說的是實話,他與其說是親衛,還不如說是甘寧的策士,近戰能力比一般的士卒還差。上了戰場都不知道是他保護甘寧。還是甘寧保護他。

  甘藍雖然同意了甘寧的提議,但是卻阻攔了甘寧現在就去的做法,讓甘寧帶著他去高地先看看袁紹的營盤。

  等甘寧帶著看完營盤的甘藍回來的時候夕陽已經西斜,夜晚即將來臨了。

  “興霸,雖說我不是很同意你的決定,但是這一次我作為一個朋友給你一個提議,你不要奔著糧草去了,也不要奔著后勤去了。直接對著袁紹主帳大營去吧,糧草和后勤防備太過嚴密。反倒主營防備較弱,你直接沖殺大營,不要以殺敵為目標,以折損對方士氣為目的,只要夠快,可能真的能達到你的要求。”

  甘藍雖說不滿甘寧的瘋狂提議,但是當甘寧已經選擇了這么干的時候,甘藍也不再進行勸說,轉而開始給甘寧講解如何在這一次偷襲中獲得最大的勝利!

  “好,我知道了,你率領一百人速速去接子義,剩下一百人就在這里等待,我帶領一百人,還有所有的馬匹前去偷襲!”甘寧點了點頭表示甘藍說的話他都聽了進去,不會有錯漏的。

  “興霸趁現在時間還早,令手下將船上那十幾輛裝桐油桶的車改造一下,用健牛拉上,你如果想燒掉對方的話,這些桐油必不可少,而且健牛的力量還有耐力遠遠超過馬匹,見勢不妙就算撤退,放火燒了油缸健牛拉著也能給你創造一個時機!”甘藍眼見甘寧興奮異常只好無奈地說道,作為甘家從小養大的書童,他本身存在的價值就是保證甘寧的安全。

  當夜子時,甘寧帶著改造好的牛車,帶領著一百名手下騎著馬,拉著車緩緩的朝著袁紹大營行去,而甘藍則在太陽下山的時候便離開了這里,帶領著自己手下的一百人順著漳水向下去找太史慈。

  甘寧行進的并不快,有牛車拖累,花了點時間才到了袁紹大營幾百步外面,正營大門燈火通明,很明顯就算是袁紹打算明天撤退,當夜的防衛也沒有太多的疏漏,依舊讓手下軍士進行巡營,不過這一次沒有周昂看守營門了,只有十幾個小卒子。

  “來者何人!”甘寧靠近到五十步的時候,守營的一個眼尖的小卒子看到了黑暗中的人影。

  “搜索公孫瓚那個犢子的!剛剛回來。”甘寧滿不在乎的回答道,這種吹牛的事情他表示完全無壓力。

  話說間甘寧孤身朝前行進了十幾步,而對方眼見只有甘寧一個人上來放心了不少,不過饒是如此還是讓甘寧站在火把照明的邊緣處。

  “令牌看一下!”守門的隊率對著甘寧說道。

  “好的。”甘寧又走了兩步,仿佛在從腰間掏什么一樣,面上浮現了一抹笑意,他已經鎖定了所有人的位置,這個距離他已經有把握一擊干掉所有人了。“看,令牌”

  “噗呲!”一瞬間,一道清幽如同碧水一般的光華閃過,零零散散的站著的守門人,包括暗哨全部倒地。

  “快快快!”甘寧讓自己的手下,小心的將拒馬搬開,心道甘藍的辦法不是一般的有用,小心的整完隊之后,又將牛車的桶油缸每一個打出一個小眼,用火引燃,然后一刀扎在牛屁股上,隨著一聲哀鳴,所有的牛拉著桐油車朝著袁紹大營沖去。

  “殺!”甘寧大吼一聲,直接順著牛車引燃的火焰殺了進去,袁紹營盤的布置他已經了然于心,他現在要做的就是沖進去宰了袁紹,當然這是開玩笑的……

  甘寧手下的士卒一人數馬,跟隨著甘寧朝著前方沖去,時不時的從身旁的馬背上拿起一皮袋桐油順手引燃,或者直接四處潑灑!

  “敵襲!”牛車都撞塌了兩包帳篷,袁紹大營中終于傳來了凄厲的尖叫聲。

  “殺殺殺殺!”甘寧恣意的揮灑著自己的內氣,話說也殺不了幾個人,純粹就是嚇唬嚇唬,不過不管怎么怒吼,甘寧都記著自己的目標,那就是燒了袁紹軍帳!

  “何人夜襲!”袁紹穿著睡衣起身之后咆哮道。

  “主公勿憂,顏良在此!”顏良穿著一身單衣殺了進來,被太史慈重傷之后,到現在顏良已經恢復了八成。

  “走,隨我看看到底是何人敢犯我大營!”袁紹提著寶劍直接走出了大帳!(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