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二百二十六章 那躁動的燒燒燒之心……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神話版三國

  甘寧帶著手下一人三馬一路狂奔,回到了自己停船的地方,然后從蘆葦蕩里面將船拖了出來,看著自己手下的近千馬匹有些糾結,帶不走啊!

  “甘藍,找找看哪里有水匪,作為老大我要征發船只。”甘寧無奈地說道,沒辦法不把馬匹帶走不甘心啊!

  不得不說這個時代就是好,山里有山賊,草原有馬賊,路上有土匪,江中自然也有,甘藍沒花多長時間便找到了一路江匪,然后在甘寧的帶領下連夜火并黑吃黑將船全部搶走,這下可算是有了船只運送。

  且說公孫瓚不聽太史慈的安排走了另一個方向,而太史慈又因為傷重沒有特意查看直接朝著他說的方向追去,結果狂追一路愣是沒有找到,傻眼了。

  文丑率兵前去給顏良報仇,結果沒找到太史慈的足跡,走錯方向后找到了公孫瓚的足跡,于是當作太史慈一路狂追,同時鞠義也估計到自己可能跑過頭了于是翻身往回搜索,總而言之公孫瓚可喜可賀的做了誘餌……

  “將軍,經過我們多日探查,最后確定公孫將軍應該和我們走了相反的方向。”太史慈的親衛一拱手說道。

  “……”太史慈現在也算是回過味了,對于公孫瓚有些無語,自己都去阻敵了,你還想怎么樣?

  “將軍我們還是沿漳河往北走嗎?”手下親衛繼續問道,“我軍現在糧草還能支持半月。”

  “往北走,甘興霸那個混蛋怎么回事,怎么還不來?”太史慈一臉的郁悶,前幾天都快沒糧了,劫了一伙土匪才支撐了下來,話說他的傷勢已經不太影響活動了,只要他不進行劇烈的戰斗。

  另一邊漳河上游的公孫瓚處,自從那日和太史慈分開之后公孫瓚一日比一日無力。隨后開始發燒,原本因為健壯身體壓制下去的病情,這一次在那一劑補藥的催發下徹底的爆發了。

  公孫瓚燒的迷迷糊糊,指揮都出現了問題。最后只能將權力交給關靖,一切交由關靖來處理,而手下這一路收攏的千多士卒,也隨著公孫瓚的病情不斷出現逃兵。

  “水……水……”公孫瓚模模糊糊的感覺到口渴,艱難的開口道。

  關靖眼見公孫瓚意識恢復,整個人激動了不少,趕緊將水喂給公孫瓚,“主公,你總算是蘇醒了。”

  “這里是哪里?”公孫瓚艱難的動了動腦袋問道。

  “我們還在冀州,最近袁紹搜捕的比較厲害。我們嘗試著騙了他們幾次,但是想來他們也快要追上來了。”關靖苦笑著將最近的情況告知了公孫瓚。

  “往北走,去幽州,只要到了涿郡我們就安全了。”公孫瓚艱難的說道,他現在有些后悔為什么自己當時要和太史慈分開。只要有太史慈那里的特效藥,就完全不需要像現在這么艱難,當時沒有根治就離開真是一個大錯誤……

  公孫瓚完全不知道自己現在之所以會這么慘完全就是因為那包補藥的問題,要不是那包補藥,公孫瓚就算病倒了躺上幾天,心理問題過去之后,用不了多久自己就會恢復過來。煉氣成罡的體質,抗一抗就好了,當然只要不是病入膏肓了,抗一抗都能過去的。

  關靖命令手下駕著馬車,然后緩緩的朝著北方行進,涿郡還是很遙遠的。尤其是要照顧一個病人的情況下。

  邯鄲糧倉被燒的消息已經傳到了袁紹手上,得知是被一伙三百人的公孫潰軍給燒了,袁紹整個人都瘋狂了,這是他之前準備用來打持久戰,現在準備用來全占幽州的所有戰略儲備。至于就食于敵,你難道不知道公孫瓚已經將幽州和冀州交界地方的糧食全部調完了。

  “元圖,我們反攻的計劃就這么完了嗎?”袁紹坐在幾案旁一臉苦澀的說道。

  “從渤海,鄴城重新調集糧草至少需要一個月,我們大營中的糧草只夠十日,可以說我們現在撤回去都成問題了。”逢紀苦澀的說道,大好形勢啊,就被這么一把火給燒掉了。

  “主公,為今之計只有找到公孫伯圭了,否則我們此次真就得無功而返了,大好形勢拱手送人!”審配的面色也是極其難看,對于放火燒了邯鄲糧倉的公孫潰軍審配的恨意足以將對方燒成渣滓。

  “也只好如此,我們這一路已經徹底失去了反攻的可能了,只能看友若和元皓他們了。”袁紹嘆了口氣,無奈之下只好同意四散手下,前去搜剿公孫瓚了。

  “三日之內要是看不到公孫伯圭的人頭,我們就只好收兵南歸了,可惜正理創造的這大好局面,居然會被我一次大意錯失了,元圖,以后每次交戰都要記得提醒我以此為戒。”袁紹嘆了口氣,大好形勢拱手送人了。

  “甘藍,最近情況如何?”甘寧啃著牛腿問道。

  “已經找到太史將軍留下來的記號了,最多再行兩日應該就能在漳水下游追到太史將軍了。”甘藍平靜的說道,能找到記號那就說明太史慈無恙。

  “哦,袁本初呢?本大爺給他送的禮物如何?燒燒燒!這本書說的的確不錯,最毒不過水火!沒想到居然真的燒成白地了。甘藍你做的不錯,臨走的時候居然記得將桐油帶上。”甘寧拍著甘藍的肩膀說道。

  “袁本初已經知道了邯鄲糧倉的事情,不過對方看似還是將我們當作了普通流寇潰軍,最近三日已經派出了大量步卒前去尋找公孫瓚,所以我們的時間不多了。”

  “這么說的話,袁紹大營空虛……”甘寧摸著自己的下巴說道,“這個貌似是一個好機會。”

  “將軍,我建議我們現在不要進行冒險,袁紹大軍出動已經注定了太史將軍和公孫將軍活動范圍被壓制,我們的目標是營救,而不是挑戰,更何況我們現在沒有實力應對袁紹的大軍,就算當前他的騎兵還有先登死士,大戟士全部被派出搜尋公孫將軍了。”甘藍已經看穿了甘寧躁動的冒險之心,義正言辭的警告道,甘寧他爹將甘藍塞進甘寧的隊伍就是讓甘藍勸阻甘寧不要亂來。

  光棍節快樂希望諸位今日能脫團,而且不要被燒……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