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二百二十四章 三百大戰數萬什么的真帶感~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神話版三國

  吃完藥太史慈拎著方天畫戟就朝著顏良沖了過去,那方天畫戟上的光刃并不算強悍,但是架不住顏良已經重傷根本沒辦法應對了。

  “撤!”顏良凄厲的叫聲跨馬直接掉頭就走。

  太史慈追了數百米,看起來因為馬力問題,還有獨身問題無奈的將方天畫戟扎在了地上。

  身旁的士卒在太史慈的帶領下士氣大勝,準備繼續追趕上去干掉顏良的時候,太史慈勒馬佇立,然后轉身朝著和公孫瓚回合的方向跑去,結果還沒跑上幾百米一大口鮮血就噴了出來,原本還有一抹血色的臉龐瞬間變得蒼白了起來,之前勉強用內氣壓制住的傷口再一次溢出了鮮血。

  “速退!”太史慈命令身旁的士卒道,怎么可能有見效那么快的藥,雖說太史慈承認陳曦研制出來的藥對于失血過多,元氣大損的確有特效,但是這么快見效絕對是在開玩笑,這完全是他壓制了傷口裝腔作勢好不!

  看吧,這就是戰斗智商的問題,太史慈至少知道在孤身一人的情況下,重傷之后給敵人留下一個恢復過來的印象,而且創造出來無敵神藥瞬間滿血的特殊效果,總之太史慈這么一搞,顏良那個直腸子真就信了,有一種藥吃了瞬間滿血……

  “將軍還請下馬,我等給你包扎上藥之后,您再吞服一包藥粉,之后再吃上一些老虎豹子之類的補一補,保證您半個月之內就能復原。”醫務兵眼見太史慈一口血吐出就知道怎么回事了。他之前就在奇怪藥效怎么可能這么驚人,雖說這藥效果確實很好,但也不至于這樣啊!

  “速度。”太史慈下馬坐在草地上。任醫務兵快速處理,很快醫務兵就給傷口上好了止血藥,話說陳曦知道的止血草藥就兩種,一種是田七,一種是白茅根,至于田七這種沒有親眼見過的玩意,陳曦還是相信白茅根一些。畢竟這種東西漫山遍野都是……

  一把外敷藥粉敷了上去,然后用麻布包好,之后藥粉往水里一倒。快速燒開,太史慈一口灌了下去,做完這些這些之后太史慈和醫務兵都放心了,雖說這群家伙不怎么懂換藥。包扎松緊。還有傷口處理等問題,但是就靠著現在這手段就夠救不少人了,話說就這么一點基本沒有技術含量的東西,醫務兵都沒有培養出來多少。

  太史慈面色雖說還有些蒼白,但是卻安心了不少,這么包扎之后他自己都感覺輕松了很多,剩下來就是大吃幾頓養上十多天就能恢復過來,內氣離體級別的高手恢復力可不能小看的。

  “滅了火。走!”太史慈休息了一會,啃了一個手下抓的兔子。感覺力氣恢復了不少,至少已經勉強能繼續玩內氣外放了,有了這一招生命安全就有保證了。

  另一邊袁紹看著顏良那巨大的傷口嚇了一個半死,還好顏良保證只是小傷躺上一個月不用管都能好,不過袁紹還是抓了一個醫生讓其給顏良治傷,然后好酒好菜大魚大肉的養上,轉而命別人去追殺公孫瓚。

  “大哥你怎么弄成了這樣?”文丑看著被包成木乃伊的顏良大吃一驚。

  “別提了,我一直以為公孫伯圭手下沒有高手,結果這次見到了,被人家給傷了,要不是閃的快估計都被他砍成了兩半,對了二弟,你也小心一點,千萬不要和他以傷換傷,我們換不起,那家伙有一種藥吃了就能好!”顏良給文丑叮囑道。

  “我會小心的,大哥你躺著,我去給你報仇!”文丑點頭,至于顏良說的話有多不合理他根本沒有注意,既然人家有藥吃了就能好,那就用大軍堆死對方。

  “啥?白馬義從敗了?”甘寧抓著一個公孫軍潰卒的衣領問道,先是一愣,隨后大喜,“軍師不愧是軍師啊!小的們走!我們去給公孫伯圭報仇!”

  又行了幾十里又遇到一個公孫軍潰卒,這次傳來的消息讓甘寧大吃一驚,“什么大營都被奪了?不是一直都壓著袁紹在打嗎?”

  這次的消息直接將甘寧嚇到了,就算甘寧膽子大也知道這意味著什么,這不就是直說公孫瓚徹底玩完了?整個大軍都被人打完了嗎?五六萬大軍被人抓光了!這讓甘寧怎么救場?三百人你救一個試試?

  “老大,我們是不是應該撤回去?”甘寧手下的江匪出身的一個將校小聲地說道。

  “叫我主管!不要叫我老大!我不是水賊,我是海軍戰將!撤個毛,伺機而動!公孫瓚敗了我們沒出現,回頭我怎么交代?”甘寧扭頭一臉不爽的問道。

  “是老大!”將校站直了回答道。

  “……”甘寧看了一眼將校,最后還是放棄再教育了,“你說我們怎么辦?沒有一點戰績,戰機都沒抓人家就打完了,總不能讓我們三百人去大戰袁紹得勝之師!”

  說這話的時候甘寧猛然間像是想到了什么,不是不可以啊,三百人大戰數萬什么的聽著都帶感,于是兩眼放光的看著手下,正面打不過,難道不會去偷襲?

  “報,老大,剛剛我去打獵的時候抓到了一個袁紹軍的運糧士卒!”一個小卒跑了過來興奮地說道。

  “干得好,讓我想想軍師給我的那本書上怎么寫的,對了,我們去燒他們糧草吧!”甘寧興奮地說道。

  一群不知道死字怎么寫,膽大包天的水賊在甘寧的帶領下找了一處草叢蹲了進去,然后等到袁紹的運糧兵趕到的時候,暴起放翻了所有的袁紹兵。

  “快快快,速度換衣服。”甘寧看著自己手下嘻嘻哈哈的將袁紹軍的尸體拖進了草叢,然后扒下鎧甲什么的,穿在了自己等人身上。

  甘寧押運著糧草很快就到了邯鄲糧倉,督糧官站在門口詢問甘寧,“路上沒有出現什么問題吧。”

  “切,除了遇到了幾個公孫瓚的逃兵。”甘寧不屑地說道,話說甘寧的不屑可不是裝出來的,而是實打實的不屑,那么大的優勢都能輸,你還想讓甘寧佩服?(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