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二百二十三章 某家神藥不是吹出來的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神話版三國

  關靖眼見公孫瓚蘇醒過來大喜,心道太史慈還是很靠譜的,“主公,你總算是醒過來了。”

  “我這是怎么了。”公孫瓚有些昏昏沉沉的說道。

  關靖將之前發生的事情告知了公孫瓚,只見公孫瓚艱難的坐起身來對著太史慈一禮,“之前多謝子義相助,如若不然,我可能都已經身陷其中。”

  “公孫將軍不必客氣,我本身來此就是為了保護將軍,既然將軍已經蘇醒,那還請上馬沿漳水而行,想必興霸的船隊很快就會前來接我們回幽州。”太史慈擺了擺手表示自己受之有愧。

  “這么說的話,仿佛玄德早有準備。”公孫瓚一愣,眼中流轉出一抹懷疑,不過太史慈卻沒有注意到。

  “那是……”太史慈還沒有來得及夸口自家軍師是多么的算計無雙,一個斥候騎著馬彪了過來,“將軍速走,河北顏良帶兵已經追到數里之外。”

  “公孫將軍且上馬沿漳水而行,我去阻攔敵軍。”太史慈笑著對公孫瓚說道,然后翻身上馬朝著斥候指的方向奔去,他早就想會一會顏良文丑這兩個河北名將了。

  太史慈走后公孫瓚眼中散發著一抹瘋狂,“士起,我們走!”公孫瓚指了另一個方向說道。

  關靖一愣,“主公,為何不沿江而行,甘興霸的援軍想必正在往這里趕,我們何必圖惹麻煩?”

  “援軍?”公孫瓚不屑的看了一眼關靖,“援軍還是敵軍且是兩說。太史慈之前說的話難道你沒聽到?”

  關靖一愣,有些僵硬的看著公孫瓚,恍惚間他看到了公孫瓚的遠去。什么時候縱橫天下,義氣無雙的公孫瓚變成了這樣?

  關靖失魂落魄的駕著馬朝著已經遠去的公孫瓚追了過去,這一刻他們行進的道路和之前的道路完全相反,分道揚鑣了嗎?

  太史慈帶著自己手下準備去和顏良一戰,反正他和顏良也就不到一千人,到時候九成九單挑,既然是單挑那誰怕誰啊!

  太史慈吼著號子朝另一個方向奔去。一邊讓顏良偏移自己追逐的方向,一邊也是準備找一個偏僻的地方準備做掉顏良,當然這是太史慈的想法。

  “吁”顏良一勒馬。他的聽覺很好,自然清楚的聽到了太史慈的號子聲,頓時大笑道,“走。朝那邊追!”

  另一邊早早追出來的鞠義則已經因為意外跑到了漳河以北現在還正在奇怪為什么找不到公孫瓚。

  “吁”太史慈一勒馬。調轉馬頭看著顏良,“你可是河北顏良?”

  “沒想到沒遇到公孫瓚居然碰到了一個高手!”顏良雙眼放著光說道,自從回了河北就沒有遇到過真正的高手,尤其是公孫瓚,純粹就是用強兵碾壓,“你可愿降?”

  “此處倚水傍林風水看似不錯。”太史慈鳥都不鳥顏良,轉而客串風水師,他學了很多無聊的東西。當然這些東西連皮毛都算不上,不過用來擺譜。糊弄大老粗什么的,絕對夠嚇住一堆人。

  “……”顏良不接話茬,沒辦法這種東西實在是太高大上了,他根本不懂。

  “這里做你的墓地如何?”太史慈話鋒猛地一轉,一臉森冷的問道。

  前面的話聽不懂,這句話顏良還是懂的,頓時不用太史慈撩撥就直接沖了上來,“這片墓地還是留給你吧!”

  太史慈冷笑,手持方天畫戟直接朝著顏良殺了過去,霎時間兩人就過了百多招,四方的草皮直接被兩人的氣勁全部打飛了出去。

  “哈哈哈哈!好久都沒有這么爽快了!再來!”顏良身上的內氣收斂了下來,血色的內氣盤繞在長槍之上,身上也浮現了一層虛幻的鎧甲。

  太史慈猛地爆發一陣內氣,然后不等內氣散開直接將那些內氣全部吸附了起來,在身上也形成了一層鎧甲,手上的方天畫戟戟刃上吞吐著鋒銳的光芒。

  沒時間和這家伙玩了,果然顏良文丑之名也不是吹出來的,哼哼哼,不過我可有大軍師神藥打底!太史慈再一次對上顏良的時候整個人身上爆發出狂的內氣,十八般武器全部出現在了太史慈的四周,瘋狂的攻擊向了顏良文丑,爆了絕學的他瞬間就壓制了顏良文丑。

  別以為只有你會!顏良被四周那如同風暴一般的攻擊打的完全抬不起頭,壓抑著的怒火,雙眼血紅的挑開正面砍來的方天畫戟,然后身上燃燒起了血色的火焰,直接頂著太史慈的武器風暴殺了過去!

  也不知道顏良是如何做到的,那血色的火焰在粘到太史慈用內氣制作出來的瞬間就將那實體化的武器腐蝕了一大塊。

  這到底是什么招數!太史慈在自己顯化出來的十八般兵器被燒掉一大塊,就猛地感覺到自己的內氣瘋狂的開始外泄,那下降速度簡直讓太史慈感覺到不可思議。

  眼見顏良的長槍上也浮現出朵朵的血焰,太史慈不再猶豫,收了十八般兵器集中內氣凝聚在方天畫戟上,他發現和顏良打消耗戰貌似不是一個好選擇。

  “給我死開!”霎時間太史慈如同天神附體一般,方天畫戟在顏良難以置信的眼神中鎖住了顏良的長槍,可以燃燒內氣的血焰居然沒有建功,而且太史慈的方天畫戟還順勢朝著顏良胸前斬去。

  顏良被太史慈這一擊弄得兇性大冒,手中長槍奮力的朝著太史慈胸腔捅去,大有要死一起死的氣勢!

  “該死!”太史慈暗罵一句,奮力向右偏轉,手中方天畫戟趨勢不改的朝著顏良斬去,這次他也下狠心了,拼著重傷做掉顏良。

  “給我去死!”顏良奮力的朝著太史慈一槍捅去,長槍穿胸而過,然后在太史慈難以置信的眼神下松開自己的長槍,勉強的朝后越去。躲開了將自己斬成兩半的攻擊,但饒是如此,顏良左肩到右腰也被砍出了一道巨大的口子,甚至有些地方已經能看到內臟了。

  太史慈嘴角不斷的溢出鮮血,顏良也沒有好到哪里去,雖說內氣離體級別的高手有著驚人的恢復速度,但是像這兩人重傷的程度,靠自己恢復估計沒有個把月是沒有可能了。

  “你還算是一個武者?”太史慈被手下搶回之后,奮力拔出顏良的長槍,勉力壓制住傷口不讓繼續流血,而顏良也相差無幾,雙方都已經失去了繼續戰斗的能力,只能盡力壓住自己的傷勢。

  “主公需要的不是武者,主公需要的是公孫瓚的人頭,你這等人阻擋了主公的道路,所以只要能斬殺你我不介意!”顏良艱難地說道,“這次我敗了,而且我也知道我手下根本攔不住你,但是你等著,我二弟文丑肯定會抓住你的!沒有藥物治療的你能撐多久!”

  “……”太史慈將顏良的長槍扎在地上,沒有說話,而后醫務兵快速的將藥粉拿來,太史慈直接一包全部倒在嘴里吞了下去,強大的內氣作用下,快速的吸收其中的營養,原本失血過多蒼白的臉色浮現了一抹紅潤。

  “……”顏良有些傻眼的看著這一幕,這藥效也太好了吧。(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