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二百二十二章 看我大軍師研發的包治百病的神藥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神話版三國

  太史慈奮力的殺開一條血路帶著公孫瓚沖出了包圍,至于公孫瓚的步卒他已經徹底顧及不上了,整個大營基本上都已經被血色云氣并掉了,現在這情況就差直說陷進去的步卒已經徹底失去了反手的余地。

  “顏良,公孫瓚那個家伙呢?”鞠義咆哮道,他也是殺瘋了,潰卒倒卷之后他發現公孫瓚不見了。

  “文丑,你干掉了公孫伯圭了沒有?”顏良朝著另一個方向吼道。

  “公孫伯圭在哪里?”文丑一愣,扭頭看向鞠義的方向問道,瞬間三個人都傻眼了。

  “全部停手!降者不殺!”鞠義一愣,隨即反應過來。

  嘩啦啦的聲音,原本就已經崩潰的公孫軍在這一刻如同等到了天籟之音一般全部放下了武器。

  “知道公孫瓚去了哪邊的站出來,賞萬錢!”鞠義繼續嚎道,斬草除根這種事情必須要做。

  “去了北邊。”“朝北邊走了!”“朝北邊跑了!”亂七八糟的聲音,總之就一句話公孫瓚往北跑了。

  “顏良你收攏降卒,我去干掉公孫伯圭,先登死士隨我來!”鞠義扭頭對著顏良發號施令道,完全沒有一點不自然的情況,而顏良也沒有一點不滿,這種耿直的將領,最簡單最快捷的折服方式便是讓對方明白你的能力有多強!

  說完之后,鞠義便帶著還有戰斗力的百先登死士朝著北邊殺去,干掉公孫伯圭這就是他的目標。

  “文丑你去給主公傳信,我們已經徹底擊潰公孫大軍,鞠老弟帶著手下去追殺公孫瓚那家伙去了。”顏良眼見鞠義追了出去,也沒有多少擔心,在他看來公孫瓚被鞠義打廢了,怎么可能能逆襲?

  顏良給文丑下達命令也頗是自然,大哥指揮二弟什么的豈能不自然?

  “好,大哥盡快收攏降卒。我們等一會率騎兵追襲公孫瓚,功勛可以不要,但是公孫瓚的人頭給了主公,主公大概會很高興吧!”文丑大笑道。撥馬回轉朝著袁紹營中奔去,大捷啊!

  袁紹在大帳中有些焦慮的轉來轉去,他相信鞠義的能力的,但是公孫瓚也不是吃素的,遠處公孫大營中的喊殺聲已經傳了過來,他不怕損兵,就怕一不小心折了上將,現在想想同意鞠義帶傷上陣,的確有些魯莽了。

  “報!”文丑縱馬入營,直奔大帳。差點被守門將周昂下令亂箭射殺了,不過好在是熟人,雖說周昂憤怒于文丑不守軍規,但是見其神色急切倒也沒有阻攔,準備事后再行彈劾。

  “說!”袁紹聽到文丑的聲音。直接奔出了軍帳,看著縱馬奔來的文丑頓時大喜,并沒有一點惱怒,文丑的行為已經證明了今夜的戰果。

  一勒馬,文丑翻身躍下,對著袁紹一抱拳,“大捷!鞠將軍強襲公孫大營已經正面擊潰公孫大軍。現如今我軍已經占領了公孫大營,公孫伯圭只身而逃,鞠將軍率領著數百士卒已經前去追殺北逃的公孫伯圭!”

  “哈哈哈哈!”袁紹大喜,“不負眾望,不負眾望!豈能讓正理帶傷出征,傳我將令。全軍追襲!”

  審配,逢紀等人在聽到這個消息也是大喜,不管公孫瓚是不是只身而逃,至少對方敗定了,大營都被占了。穩不住了,鞠義的統兵能力太讓人震驚了,怪不得之前那么傲,人家有自傲的本錢啊!

  “主公,速傳四方冀州本土防御的力量,全面攻擊幽州,不管此次能否斬殺公孫伯圭,我們也要制造出事實!將公孫伯圭逼到和劉伯安一處,幽州必然大亂!”逢紀眼珠子一轉,鞠義的實力太過驚人搞不好這次直接能打到公孫瓚實際統治范圍!既然如此不若攜大勝之勢逼的幽州內亂,一戰定勝負!

  “好!”袁紹大喜,“元圖速速擬書,傳令四方,我這一次一定要讓公孫伯圭明白我袁本初的能力!”

  說完之后袁紹小聲的對審配說道,“正南,速速擬定封賞事項,草擬文書,為正理請封侯位!”

  “喏!”審配雙眼露出一幕艷羨,但是卻也不好說什么,鞠義這次的表現實在是太奪人眼球了,戰績直接逆天了,說一個實在的,在場這些人九成都是跟著鞠義在撿功勛,人家一個人將公孫瓚廢掉了。

  當夜太史慈護著公孫瓚往北走,第一時間便順著水路沿漳水而行,深秋的寒意對于太史慈這種高手來說幾乎沒有什么效果,但是原本身體強健的公孫伯圭卻被秋風一掃直接染上了風寒,整個人時冷時熱,短短一夜之間便一病不起。

  該死,這到底是怎么回事,昨天一天白馬義從怎么莫名其妙的倒下了,而大營又是怎么被破掉的!太史慈用冰涼的江水洗了一把臉一臉的不解,到現在他都沒弄明白怎么突然公孫瓚就倒下了!之前不是還意氣風發的和他喝著小酒嗎?

  太史慈現在很慶幸陳曦教導出來的習慣,不管你喜歡不喜歡,只要是作戰每一個士卒必須隨時準備上三天的干糧,好吧,這只是隨便說說,五個饅頭完全不夠三天吃的,當然要是不戰斗的話大概夠。

  不過現在正因為有著五個饅頭,太史慈的手下雖說疲憊,但是吃一個饅頭喝了水之后勉強就有了戰斗力。

  公孫瓚病倒之后關靖第一時間就慌了,不過太史慈表示完全不需要擔心,他手下有人道兵種,嘛,就是所謂的醫務兵,自己手下的士卒只要搶回來,這群人用烈酒將傷口消消毒,然后用泡過烈酒的麻布一包扎,最后一碗包治百病的藥粉沖水灌下基本就好了!

  想當初多少人被砍的腸子都出來了,手下的醫務兵用縫衣針一縫,然后包扎好,按時喂藥,都能搶回來不少,區區風寒,小事!

  不要小看我家軍師開發的出來的戰場搶救手段,你居然不信?太史慈對于關靖的懷疑很不滿,既然如此那就讓事實說話!

  關靖現在也沒有什么好辦法了,公孫瓚已經有些迷糊了,病急亂投醫之下也就認了!

  “將軍,我已經給公孫將軍將藥服下,按照以前的情況很快就會蘇醒了。”醫務兵的頭子自信滿滿地說道。

  話說陳曦要是知道自己手下的醫務兵這么亂整的話絕對會一巴掌抽死對方,公孫瓚是風寒啊,不是失血過多好不,那些藥粉全都是補血補元氣的藥,你這是要吃死公孫瓚嗎?

  陳曦那些藥粉全部都是給戰場被砍的人準備的,畢竟下了戰場基本上都是刀傷,槍傷,也就是流血之類的傷勢,所以陳曦收來的藥,找了一些補血補元氣的晾干壓成粉,純粹是應對失血過多的士卒,結果現在被用來治療公孫瓚的風寒,這是要治死公孫瓚嗎?

  “哦,那就好,不要節省,多給喂點。”太史慈極其信任這藥,救了好幾萬人的好藥,自己有時候徹夜不眠的時候都會吃點,公孫瓚那點小傷,完全無壓力。

  果不其然,一包藥下肚之后原本面色泛黃的公孫瓚很快變得紅潤了起來。

  太史慈一臉得意的看著關靖,自家神藥包治百病,打架的時候服一包都能感覺到力量往上涌,何等神奇!

222章了,嚯嚯嚯,多好的一章節,求推薦,求票票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