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二百二十一章 時也命也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神話版三國

  等太史慈從后營殺過來的時候,整個大營已經快被血色的云氣吞并掉了,僅剩下少少的一點云氣在那里支撐著,話說若非還有那么一點點云氣在那里死扛,太史慈沖殺進去搞不好被人圍攻就得死在那里了。

  一戟砍殺了一個先登死士,回轉又是一戟打飛身旁另一面準備偷襲的先登死士,就算是由太史慈親自帶隊,還沒有沖殺到救出公孫瓚之前,手下的士卒已經被先登死士斬殺了不少。

  “給我死!”太史慈憤怒的揮舞著雙戟,瘋狂的砍殺了身旁的十多名準備圍攻的先登死士,他明白必須不惜一切代價加速了!

  一旦先登死士徹底放開手腳,就算是他太史慈勇力可比呂布今天也得栽在這里,有了這個思慮之后,太史慈完全燃燒了起來,弓槍刀戟所有被他斬獲的武器全部使用了出來,一個人同時操控著五六種兵器瘋狂的砍殺著所有膽敢阻攔的敵人,如同武器風暴一般轟擊著四周的敵人,硬是提起了一點公孫軍的士氣。

  “公孫將軍速退!”太史慈將那些掠奪來的武器猛地釋放了出去,然后躍馬向前奔赴到了公孫瓚身邊。

  這個時候公孫瓚已經恢復了過來,對于自己之前犯得錯誤已經徹底清楚了過來,但是卻沒有一點悔改的意思,看到太史慈起來相救,一拱手便朝著北方撤退。

  “這先登死士比于文則選拔而出的青州兵更為兇猛,調度也更為迅速,最重要的是更加的悍不畏死!”太史慈帶領著公孫瓚的殘兵順著之前自己殺進來的地方準備再次突出去,而且一邊沖殺一邊收集先登死士的資料。

  想到這里太史慈不由得心中一緊,不管他愛不愛聽,于禁從去年奉高未建就選拔出來的步卒,經過這一年多的鍛造,雖說太史慈心高氣傲也不得不承認他和于禁同時帶一千各自手下的兵卒,自己滅掉他無壓力。但是同時上兵團,于禁滅掉自己也是無壓力。

  而這一次太史慈在界橋見到的先登死士完全顛覆了他以前的觀念,就算鞠義實力不如他,但是雙方同時帶上一千人估計鞠義都足夠拼死他!更何況這先登死士少說有個三五千。白天一波強推白馬義從,晚上又是一波強襲公孫大營,這是不是數量有些太多。

  想到這里太史慈臉色就不太好了,先登死士的強大攻擊力,還有那瘋狂的殺性讓太史慈生出一種不太妙的感覺,這種精銳部隊上了戰場破壞性太大了,強襲軍營的事情都能做得出來,你丫的難道還想強襲城池!

  好吧,太史慈的想象力很好,雖說他是在胡思亂想。但是卻想到了先登死士的真正要干的事情,話說歷史上鞠義活著的時候先登死士干的最多的就是強襲城池。

  至于鞠義死了,先登死士落在淳于瓊手上,給淳于瓊換個虎膽他都不敢帶著先登死士強襲城池,欺負欺負步兵野戰什么的還有點膽量。其他就呵呵了。

  所以說,先登死士搞強襲實際上是職業級別的兵種,搞不好人家先登死士的隱藏屬性中有一項——強襲作戰時戰斗力上升25什么的特殊屬性,當然這是開玩笑的。

  不過話說回來,在歷史上整個幽州本土除了易京實在沒有辦法強襲,其他的城池基本上都是鞠義強上平推過去的,先登之名那可不是吹出來的。而是妥妥殺出來了,不過可惜的就是,鞠義死后,先登死士和大戟士分別被淳于瓊還有張頜帶廢了。

  正史上鞠義初期戰績兇的簡直瘋狂,河北四庭柱加起來戰績都沒比上鞠義一個,雖說其中的確有公孫瓚自己界橋失敗之后鬼迷心竅的走了自私自保的道路。但是硬生生將公孫瓚從最巔峰打落便是鞠義,打到公孫瓚抬不起頭為止,最重要的是從頭打到尾就輸了一場……

  更何況先登死士對騎兵戰績是零敗績,不管是公孫的白馬,還是匈奴單于于夫羅的本部精銳。鞠義時期誰碰誰死,整個北方爭霸戰直接就是鞠義的舞臺,最后打到易京將公孫瓚困住的也是鞠義。

  總之那個時期的鞠義就像是時來天地皆同力,而公孫瓚的表現完全就是運去英雄無自由,這兩個家伙的表現完全是兩個極端了。

  不過也正是因為鞠義的戰績太過彪悍,唯一一次敗績還是袁紹卡了在易京蹲守公孫瓚的鞠義兵團糧草,否則蹲了一年的鞠義搞不好會蹲守到公孫瓚死。

  這一系列的勝利導致了一個后果,那就是鞠義自恃功高然后被袁紹和諧了,和諧得太有理由了,鞠義太驕縱了,驕縱到袁紹都承受不起的地步,你能想象鞠義自覺袁紹給的賞賜不夠多,然后偷偷的搶了袁紹的家嗎?

  要知道袁紹自己家被搶了之后袁紹并沒有憤怒到要殺鞠義,那個時候的袁紹正處于英明神武的階段,反倒還從自己身上找問題,安撫了一下鞠義,結果鞠義更狂妄了,你說袁紹能忍?于是找了一個機會做掉了鞠義。

  那些都是正史上鞠義的花樣作死方式,而現在則是大大的不同了,為人高傲驕縱的鞠義在先登未成就出戰了一次,雖有袁紹的急切命令,但是卻也有鞠義的自負,他相信他的死士就算是半成品也能干翻白馬義從,結果初戰就失利了,甚至按照自己當初的軍令狀就當斬首了。

  袁紹幫他擋了,在所有人都鄙夷的時候只有袁紹堅定的將佩劍交給了他,讓他依舊練兵,直到死士功成。

  正因為這樣,這一世的鞠義寧可自己受辱也絕對不會允許有人玷污袁紹的榮耀,他可以對任何人驕狂,但是這一世他面對袁紹就會自然的低下自己高傲的頭顱,袁紹是他唯一承認的主公,如果有一天袁紹戰死,他鞠義必然會先一步去陰司為袁紹開疆!

  有時候收服一個高傲的人很簡單,但是更多的時候兩人都弄錯了自己的方式,就像前一世袁紹大力的用錢財美女豪宅香車去籠絡鞠義的忠心,最后卻讓鞠義更加的驕縱狂躁,最后不得不出手干掉鞠義。

  今世袁紹沒有做任何招攬的動作,只是在沒有選擇的時候放開心胸去信任失敗了的鞠義,最后兩人卻對眼了,鞠義對于袁紹再無倨傲之心,而袁紹則也將鞠義納入心腹,君臣和諧。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