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二百二十章 我公孫瓚何時落到這種地步?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神話版三國

  袁紹可能是糊涂了,但是其他人還沒有醉到什么都不知道的情況,趕緊連連勸阻袁紹,說什么今已重創公孫伯圭,我方雖是大勝,但也精疲力竭,鞠將軍也身受重創,何必急于一時,總之一句話,那就是不要去,去了搞不好就要倒霉,還不如不去,穩住現在得情況,我們徐徐蠶食公孫,遲早會贏,何必如此急于求成。。。

  鞠義沒說話,就那么半跪在袁紹面前,而被眾人一勸便酒醒過來的袁紹則站在鞠義面前沒有說話,良久之后,又給自己的酒盞倒滿遞給鞠義,“干了這盞酒!你先鋒沖擊,我隨你之后!”

  鞠義一口飲盡,鄭重的開口,“喏!”然后握著寶劍走了出去,有時候戰爭打的就是一口氣,鞠義現在就憋著一口氣,不滅掉公孫伯圭,他誓不回頭!

  鞠義離開之后,所有人包括審配等文官在內都開始勸說袁紹,畢竟鞠義之前的提議可不是一個好主意!今夜公孫伯圭必定有所防備。

  “我的大將在前方奮戰,我豈能不兌現諾言!顏良文丑何在!”袁紹放下酒碗站起身來傲氣十足的望著眾人,然后大聲的吼道。“顏良文丑在此!”比之其他的人遲疑,這兩人對于袁紹的命令從來不打折扣,第一時間站了出來。

  “整兵,準備夜戰!公孫伯圭就算有準備,我也信正理會讓他明白實力的差距!”袁紹怒吼道,偷襲沒有可能,那就延續今天早上的戰斗,延續今天早上的勝利,直到徹底壓倒對方!

  袁紹的堅定讓審配等人放棄了自己勸說,與其做這種沒有意義的事情,還不如想辦法獲得勝利。

  鞠義身上纏著紗布,外面穿著一層鐵甲。帶領著一千五百還能戰斗的先登死士,又從預備隊中選拔出三千備用士卒,直接朝著公孫瓚大營的正門殺了過去,毫無掩飾,他很清楚今夜公孫瓚大營每一個角落都布置了防守的兵力,但正因為這樣鞠義更清楚一點,那也就是說每一個地方的防守都是垃圾!

  只要夠強,以公孫瓚現在的防守方式根本沒有意義。只要夠強就算是公孫瓚大營有防守又能如何?

  正面擊潰對方遠比小偷小摸更令敵方畏懼,更何況白馬義從覆滅的陰影還沒有散去,鞠義堅信只要自己足夠快,足夠兇猛的在公孫伯圭反應之前正面擊潰守衛大營的士卒,整個公孫伯圭的步卒就會炸營!過了今時再也沒有這么好的時機,所以鞠義愿意賭一把,他不希望公孫伯圭就這么退回去,他不想給袁本初留下隱患,所以他寧可帶傷上陣!因為他清楚。整個袁紹軍能強行將公孫瓚打爆的只有他,只有他帶領著先登死士才有可能正面打爆公孫伯圭。

  鞠義帶兵從袁紹大營殺出來的時候根本沒有掩飾,一千五百先登死士帶著三千普通步卒直接朝著公孫伯圭大營的正門沖去,那濃郁的血色的云氣幾乎都快能嗅到那血腥的氣味了。

  鞠義速度很快,在公孫瓚大軍還沒反應過來的時候已經逼近到了大營一百五十步的地方,全速沖鋒。先登死士的云氣在這一刻直接化開,像是血刃一般附著在每一個死士的刀上,舍棄了防御最強攻擊兵種在鞠義的帶領下化作了一頭血狼狠狠地撞向了公孫大軍的營門。

  看守營門的百夫長還沒有反應便被迎面而來的箭雨直接射翻。隨后鞠義趁著對方哀嚎的片刻直接撲入了大營,霎時間如同猛虎下山,虎入羊群,奮力的宰殺著看護營門的守衛!

  公孫瓚在白馬義從帥旗倒地那一刻墜馬,在剛剛不久才蘇醒了過來,整個人晦暗了很多,再也沒有以前那種白馬在手天下我有的氣魄,整個人在蘇醒過來的那一刻猛地蒼老了很多。

  “怎么回事?”公孫瓚聽著營外的嘈雜聲,站起身來。不想卻猛地一陣眩暈。差點再次倒地。

  “袁紹軍前來劫營!”關靖慌張的回答道。

  “白馬義從何在?隨我來擊潰來敵!”公孫瓚怒吼道,隨后一愣。便反應了過來,他已經沒有了白馬,心中一陣絞痛,憤怒的看了一眼帳外,“隨我去殺敵!”

  公孫瓚來的時候鞠義幾乎已經擊潰了四方的援軍,正要突入中軍,公孫瓚看著糜爛的戰場,雙眼燃燒著怒火,什么時候他公孫瓚也有被人逼到這種的時候!

  “放箭!”公孫瓚怒吼道。

  “主公!”關靖大愣,趕緊拽住公孫瓚準備發號施令的胳膊,“主公前方亦有我方的士卒,豈可放箭?”

  公孫瓚冷漠的看了一眼關靖,毫無人情的說道,“為何不放箭,便是我不放箭他們又能擊退鞠義?”

  說完直接甩開關靖,朝著旁邊的弓箭手命令道,而身后的士卒眼見公孫瓚下達了命令,只好拉弓搭箭,一片箭雨直接籠罩了前方正在大戰的雙方。

  這公孫瓚居然薄涼至此!鞠義眼中閃過一抹惱怒,這根本不像是以前的公孫伯圭。

  鞠義眼睛一瞇,在這箭雨之下,一片哀嚎之中反倒冷靜了下來,原本公孫瓚來的時候他沒有突破這群援軍,今夜的強襲也就該失敗了,而他也應該緩緩而退了,不想現在居然出了這種意外。

  看著和他對戰的鄒丹眼中一陣恍惚,鞠義就明白他還有希望,于是大吼一聲,“顏良文丑且來助我!”

  原本就在大營兩百步外駐守,等待鞠義命令或者抓住時機強襲的顏良文丑在這一聲怒吼之后翻身上馬,一夾馬腹瘋狂的朝著公孫大營飆去,這是暗號,是鞠義給的暗號,這一聲怒吼意味著今夜戰機已到!

  鞠義率領著先登死士狂亂的砍殺四周的步卒,根本不顧及自身的傷亡,他快贏了,只要頂過這一波箭雨,他就能將公孫軍前軍倒卷,原本已經快崩潰的公孫前軍隨著這一陣箭雨依然崩潰了!

  不需要放火,不需要到處沖殺,就之前公孫伯圭的舉動已經給了鞠義一個大好的機會,只要驅趕著潰卒就能獲得勝利的機會!天性薄涼之人有誰愿意跟隨?

  顏良文丑跨著寶馬直接殺入了營中,不過這個時候鞠義已經將公孫伯圭前軍打潰了,實際上若是沒有公孫伯圭那場敵我不分的箭雨,鞠義也不可能將前營整個倒卷,然后在后面驅趕著前軍撞上了公孫伯圭的弓箭手。

  原本就因為早上大敗士氣全無,之后又因為射殺戰友徹底沒了戰心,現在被前軍一撞,弓箭隊自然的潰逃了,至于公孫瓚,在看到這一幕,喉嚨一甜,眼前一黑,什么時候他公孫瓚居然淪落到了這種程度!)

  ps:求票票求推薦求訂閱章節感言搞定……

  (天津)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