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二百一十九章 殺出來的至銳強軍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神話版三國

  場景倒置回放鞠義準備以身殉道的那一刻,只見滿身鮮血的鞠義揮舞著馬刀一刀砍翻一個義從百夫長,對于迎面而來的馬刀直接沖了過去,貼身一刀,那種疼痛讓鞠義精神一陣,反手一刀直接剁掉了對方的腦袋。

  “噗呲!”這一次鞠義沒有躲開,一馬刀戳穿了他的腹腔,不過鞠義這個時候也沒有躲閃的意思了,帥旗一倒白馬義從潰敗已經成了必然,他也不需要愛惜自己的性命了,奮力斬掉對方的首級,鞠義大笑!袁紹獲勝已經不可以逆轉了,這一次白馬義從必敗!

  “給我閃開!”就在鞠義即將被義從圍攻致死的時候,顏良沖殺了過來,奮力釋放出一道血色光刃,可惜一道一米大的血刃還沒飛出十米便縮小了大半,不過饒是如此依舊保住了鞠義的性命。

  “呼哧呼哧!”顏良喘著粗氣,在這種情況下釋放出內氣對于他的壓力非常的大,要知道就剛剛他那一下的輸出要是放在沒有云氣的地方,足夠砍出一條幾十米大的血刃,但是在軍陣中卻只能放出這么小一個,而且剛剛飛出就開始縮小。

  “給我上來!”顏良奮力的沖了過去,一手拽住鞠義的后領,一手挺槍將四周的義從殺散,然后撥馬朝著另一個方向殺去,這種沒有親衛孤身殺進來的舉動就算他是顏良也撐不了多久。

  說真的顏良這個人以前對于說大話的鞠義沒一點好感,但是今天在戰場這一幕他服了,不論是鞠義的能力還是鞠義的忠心他都服了,正因為這樣他才冒險殺到軍陣中央將鞠義救了出來。

  “大哥,我來也!”文丑大吼著帶著兩人的親衛殺了進來,很快雙方就會和到了一起。

  “正理,從現在我認你這個兄弟!雖說我以前很不喜歡你!”顏良將鞠義按在自己的青驄馬上,一邊給他治療一邊大笑道,“你干的太漂亮了!”

  鞠義哼哼唧唧兩下沒有再說什么。之前他也是熱血上頭,又發現孤身一人才那么干的,現在被人救了,誰還會去送死!

  “干的漂亮!”文丑在一旁也是大笑道。“被這群白馬壓了這么久這一次一定要將他們搞成死馬!”

  “白馬義從死定了!只要我手下的重裝槍盾兵扛住第一波攻擊,你們斷了他們的回旋余地,我手下的死士絕對會讓他們明白失去了速度的騎兵不過是玩具!”鞠義狂傲的大笑道,也許以前說這種話還會被人鄙視,但是現在他已經在戰場上證明了自己的能力!

  實際上在帥旗倒地的那一瞬間白馬義從便已經亂了,而后面的公孫瓚也像是被雷擊中了一般,雙眼發暈直接栽倒下馬了,不敗的精銳,縱橫塞北幽寒未曾一敗的精銳在這一刻直接被斬斷了帥旗。

  與此同時先登死士全部燃燒了起來,鞠義已經做到了他之前說的事情。帶著三百人的隊伍,有死無生的扎進了擁擠的白馬義從當中,斬斷了帥旗,剩下的就是鞠義手下死士的事情了。

  將不畏死,兵有何懼?鞠義在出兵之前便將每一個士卒的后事。包括自己的后事都安排好了,而現在鞠義完成了自己的承諾,現在該所有的死士了!

  “殺!”一聲咆哮,死士們玩命的斬殺義從,對于敵方的攻擊完全無視,殺敵,只有一個目標那就是殺光面前這些白馬義從!

  一刀剁掉敵方的首級。先登死士血紅著雙眼奮力的砍向另一個敵人,兇悍,瘋狂,更是不畏懼死亡,這一刻的先登死士如同鬼神附身一般,血色的云氣瘋狂的侵蝕這素白的云氣。直到最后素白色的云氣完全被吞沒。

  袁紹看著打完之后依舊握著鋼刀支撐著歸隊的先登死士震撼的對著鞠義點了點頭,這一刻他明白了什么才是天下少有之精銳,那兇悍的眼神,煞氣沖天的氣勢足夠讓其他的部隊遠遠的避開道路,這就是鞠義手下的士卒。名曰“先登”的最強攻擊部隊。

  站在先登死士之前僅剩下半數的重裝槍盾兵奮力的站直了身體,那血染了的鎧甲,那凹陷了下去的大盾,那種雄壯的身軀,堅毅的神情,這是鞠義手下名曰“大戟士”的最強護衛部隊。

  這一刻的袁紹終于明白了,為什么鞠義看向自己部隊總有一種老虎看羔羊的感覺,因為同樣是部隊,鞠義的手下就算是精疲力竭的站在這里,其他的部隊也會不由自主的繞行,這就是威,這就是精銳,用白馬義從為磨刀石鑄造出來的至銳強兵!

  “正理,辛苦了。”袁紹看著一身鮮血,身上多處受創的鞠義,躬身一禮說道。

  “幸不辱使命!”鞠義鄭重地說道,然后掃視了一眼站在袁紹身后的諸將,那種威勢讓所有人的將領不由得低頭臣服。

  “哈哈哈哈,正理走!元圖他們肯定將慶功宴擺好了。”袁紹完全沒有在意鞠義那種傲氣的目光,因為他清楚的感覺到了鞠義對自己的忠誠,一個忠誠到不惜自己性命的臣子,傲慢又如何?更何況鞠義又有足以匹配自身的傲慢的能力,白馬為證,呵呵呵……

  袁紹拉著鞠義走在最前方,身后跟著顏良文丑審配,再之后才是一眾文武群臣,這一刻沒有一個人嫉妒鞠義,因為就在剛剛鞠義用強硬的實力搬走了壓在冀州頭上的那座大山——白馬義從!純粹強硬到讓所有人只能仰望的實力足以讓所有的武將屈服。

  大勝而歸全軍嘉獎,更何況在見到先登死士和大戟士之后袁紹徹底明白了一個精銳兵團的威懾力,一個半殘的先登死士在鞠義的率領下都足夠讓普通士卒不由自主的繞道而行,他現在更希冀成軍之后完整的先登死士!

  這一次酒宴的主角是鞠義,包括袁紹在內都是配角,喝到酒酣之時,鞠義半跪在袁紹面前,“主公,義請戰公孫,此戰必絕主公之憂!”

  袁紹大笑,估計是喝懵了根本沒明白鞠義說的是什么,想都沒想就說,“我深信將軍之能!干了這杯酒,將軍就去做自己想做的事情!我袁本初全力支持!”

求票票求推薦求訂閱  [本章結束]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