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二百一十三章 北一街哪里去了?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神話版三國

  郭嘉離開之后,陳曦仰天大笑,他清楚這一次他算是徹底嚇住這些家伙了,以后再有這種一人對抗全體的事情他們也會多加思慮的,畢竟陳曦現在表現的有些太過于妖孽了,每一步的閑棋到最后都會計算上。。23uS。

  “簡兒,人呢?”陳曦對著內院叫道,是時候將劉備拉出來頂缸了,好多小錢錢,他可沒有獨吞的意思。

  “什么事夫君。”繁簡過了好一會兒才反應過來,晃悠悠的走了出來。

  “將床下那個最小的盒子給我拿出來。”陳曦隨意的對著繁簡說道,話說將繁簡帶在身邊有養的話,時間久了貌似也非常的乖巧,雖說帶的時間長了就有些粘人了,尤其是陳曦在家的時候,現在粘的有些厲害了。

  “好的”繁簡咋呼呼的就跑了回去,陳曦也懶得拘束她了,會畫畫,能識字,喜歡看書,會繡花已經很不錯了,還苛求什么?不就是最近有些興奮過頭了,被陳曦寵的有些不怎么保持大家閨秀的形象了。

  很快繁簡就抱著一個小木盒跑了過來,放在陳曦的面前,然后坐到身邊,一臉希冀的盯著陳曦,希望打開。

  “想看?”陳曦笑著說道,繁簡點了點頭,果然只要陳曦不要求,不拘束她的性子,很快就和大家閨秀無緣了,性子野了很多,話說這才算是天然吧。

  “不給!”陳曦笑瞇瞇的說道,還不等繁簡撅嘴。陳曦就將盒子打開了,“好吧,給你看吧。這是地契,填上名字就是我們的,你去將蘭兒叫過來,讓她選一張。”

  “剩下來都是我的?”繁簡雙眼閃著光彩。

  “開什么玩笑?你也只能選一張。”陳曦敲了一下繁簡的腦袋,繁簡像貓咪一樣縮了縮頭,憤憤的跑走了。

  這一沓全都是北一街的地契,包括糜家和甄家現在蹲的那兩個地方。地契都在這里,也就是說那倆家現在占得地方實際上是不合法的,只要陳曦愿意分分鐘就能教會他們做人。不過陳曦才懶得難為他們。

  很快繁簡就拖著只穿著一襲白紗睡衣的陳蘭跑了過來,話說現在陳家已經徹底陰盛陽衰了,成年男性兩只,勉強能算得上血氣旺盛的估計也就陳曦一名了。

  “蘭兒。你又在睡覺啊。”陳曦無語的看著陳蘭。自從他將陳蘭從奴籍轉到良家女,之后又從良家女變成陳家庶女,陳蘭每天做的事情就是睡睡睡,白天大多時候都在睡覺,只要被叫醒任何時候看起來都像是沒睡飽,反倒晚上精神極好,和繁簡完全是一個顛倒。

  “啊嗚”陳蘭打著哈欠,眼角溢出來一些淚水。“見過夫君”

  “免了免了,趕緊選一張。我還去玄德公那里,速度速度,看到那個空白的地方沒有,你們選好將自己的名字填上就行了。”陳曦將一沓地契拿了出來,隨意的遞給陳蘭和繁簡。

  作為兩個基本不逛街的宅女完全不知道這些地契是什么概念,繁簡還算小心的選擇了一下,陳蘭昏昏沉沉的拿了一張在上面寫上陳曦的名字,遞給陳曦就完事了。

  “……”陳曦無奈的看著陳蘭遞給自己的地契,瞄了一眼繁簡的地契,還好,很聽話的寫上了自己的名字,要是和陳蘭一樣,那劉玄德就需要再少一間十萬貫左右的地產了,于是陳曦無奈的從陳蘭那里拿過筆大略的掃了一下那一沓地契,從里面抽出一張算是中等的鋪面簽上陳蘭的名字。

  做完這一些之后,被陳蘭的瞌睡蟲傳染了的陳曦打著哈欠將地契疊好,塞到陳蘭的懷里,順手捏了捏,又鼓了一些,瞬間原本還昏昏欲睡的陳蘭清醒的不少,面色微紅的看了一眼陳曦,挺了挺胸。

  又看了看繁簡的手上的鋪面,陳曦拿過來也給疊好,遞給繁簡,“你們拿好,這可是給你兩個準備的禮物,以后沒錢了就去找這間鋪面要,肯定有錢的。”

  做完這一些之后陳曦就打發陳蘭繼續去休息,穿著睡衣亂跑什么,遲早著涼。

  “簡兒,你將家里那些歌姬侍女管一管,全被陳蘭帶壞了,每一天看起來都懶洋洋的,雖說我沒想過要她們做什么,怎么連添茶倒水的人都沒有了?”陳曦收好這沓地契,敲了一下繁簡的腦袋說道。

  家里的歌姬要是不對陳曦感興趣,陳曦才不會相信,說一個比較無恥的話,現在得陳曦可以算是當今天下優秀夫婿的代表之一,年輕,長得也不錯,能力夠強,還是實權牌,陳曦現在放話說要侍妾,從奉高城東排到奉高城西絕對沒有問題,結果現在家里連添茶倒水的侍女都沒有,要說這要不是繁簡下的命令才怪。

  陳曦對于推侍女沒什么太多的想法,但是有侍女在旁邊轉圈圈和一個人在那里喝茶完全是兩個感覺好不,要知道陳家雖說缺男人,但是絕對不缺侍女啊,十二歲到二十二歲的都不缺好不。

  “哦”繁簡言不由衷的說道。

  “我先走了。你乖乖的呆在家里,不要亂跑。”陳曦又開始犯毛病,話說至今為止陳曦只要稍不留神就把繁簡當作小女孩對待了,完全沒有擺正自己的位置。

  陳曦走后,繁簡嘟了嘟嘴低頭看了看自己的胸部,憤憤不已的望了一眼后院,“難道睡覺能長大?”

  陳曦完全沒有去想繁簡的思維邏輯,他現在需要去找劉備,有些東西需要給劉備交代一下。

  “主公在書房!”許褚大聲的嚎道。

  陳曦掏了掏耳朵,瞪了一眼許褚,“要不要我在這里等上幾分鐘,喊那么大聲干什么,別以為我不知道張夫人在這里,真是的。”

  許褚有些尷尬的看著陳曦,然后撓了撓頭站在一邊繼續當柱子了。

  陳曦話剛說完沒多久,劉備就打開書房,“子川,此來何事,可是與青州商業有關?”

  “有些關系,不過關系不大。”陳曦夾住盒子就走了進去,果不其然張氏穿著一身碧綠的繡花錦綢數著一個云鬢坐在茶桌旁,上面擺著一個茶盤,三五種點心。

  “呦,夫人也在。”陳曦面上有些驚奇的說道,不過那眼中的笑意卻也怎么遮擋不住。

  “子川何必如此。”張氏掃了一眼陳曦,然后神情自若地說道,并未有絲毫的慌亂,“在此先恭喜子川,新法果然有驚人之處,不說別的單說買賣店鋪,此一項奉高所得貨款怕已不下一州之地半年的稅款了吧。”

  “子川,隨意坐吧,不必拘禮。”劉備給陳曦一個杯子笑著說道,“我剛剛還在和夫人聊關于你的事情。”

  “大概夫人想要北一街的店面吧,或者說現在那些最頂級的商人都想知道北一街哪里去了吧。”眼見張氏起身給自己倒了一杯茶水,陳曦笑了笑,抿了一口,抬頭盯著張氏問道。(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