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二百一十章 鞠義的能力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神話版三國

  公孫瓚率兵前來的時候袁紹的大軍已經布置好了,鞠義率領重裝盾甲槍兵在前,數千背著砍刀手握強弩的先登死士在后。

  “袁本初,出來答話!”公孫瓚躍馬出陣準備問話。

  “嘭!”一聲弩矢扎在地上的響聲,鞠義冷冷的看著公孫瓚,不需要答話,活著的人書寫今天的一切,死了的只有進入黃土。

  公孫瓚憤怒的看著扎在馬蹄前的弩矢,抬頭盯了一眼站在所有人前方的鞠義,“哼,袁本初就這么一點氣魄嗎?連出來答話的膽量都沒有?”

  鞠義不開口,整個前軍沒有一點聲音,他們是來殺人的,不是來問話的,不屑于回答這些問題,更不想回答,他們只有一個目標那就是擊殺對方。

  對于這種冰冷無情的目光,還有這寂靜肅殺的軍陣,公孫瓚不由得皺了皺眉頭,冷哼了一聲撥馬回轉,不再有任何的猶豫。

  “傳令左翼右翼出擊,踏陣,我要讓袁紹沒明白什么才是真正的實力!”公孫瓚憤怒的對著嚴綱下達命令。

  “喏!”不久之后公孫瓚的大營便傳來一陣密集的鼓點,隨后便是地動山搖的馬蹄聲,還有那句“義至所至,生死相隨,蒼天可鑒,白馬為證”的經典臺詞,然后如同海濤一般洶涌了過來。

  鞠義冷漠的看了一眼那如同波濤一般洶涌過來的白馬,心中一陣平靜,和他想的一樣,高傲的公孫伯圭果然追求了完美的一戰,鐵騎踏陣,可惜啊,這對于早有防備的鞠義來說,這只是一盤菜!

  大戟士每一個的士兵在自己伍長的率領下緩緩地俯下身,眼睜睜的看著那片素白色的云氣洶涌了過來,一動不動的倚著大盾蹲在那里。等待著鞠義的命令。

  鞠義俯下身的那一刻無比的平靜,那一聲聲的馬蹄聲在這一刻放慢了無數倍,他能清晰的感受白馬從義每一次起伏帶來的那如同悶雷轟地一般的震動。

  鞠義默默地看著洶涌而來的白馬義從,越來越近。他在等,一百步,七十步,五十步,白馬義從的箭雨已經落下,不過抵消了云氣的箭雨,對于重凱大盾的大戟士根本沒有絲毫的影響,他們依舊靜靜的伏在地面上。

  “殺!”只剩三十步!鞠義猛地暴起,配備的唯一一根短槍猛地甩了出去,下一刻大盾狠狠地磕在地上。然后挺槍支撐在盾上,微微傾斜的大盾等的就是這一刻!

  “噗噗噗!”八百根短槍至少上三百白馬義從落馬,然后白馬義從的前部猛地一亂,鞠義撐著大盾正式撞在了白馬義從的前部上,不少大戟士直接被撞飛。但是原本因為短槍落馬的白馬義從混亂的陣型變得更為擁擠。

  就在這一刻,鞠義一直隱藏的后手終于使用了出來,三千張強弩猛地對著白馬義從的隊伍射了出去。

  唯一的一發弩矢射完之后,先登死士看都沒有看戰果,丟下強弩,按照訓練時的做法抽出背在背上的大刀,朝著前方殺去。大戟士奮力的將白馬義從的速度廢掉,先登死士奮力斬殺失去了速度的白馬義從!

  “給我殺!”袁紹看著公孫瓚已經徹底混亂的白馬義從大聲的吼道,雪藏的一千重甲騎兵,一千絕大多數只能奔跑不到十千米馬匹就會死光光的重甲騎兵這一刻終于掏了出來,以顏良和文丑為首的超級重甲騎兵在這一刻終于奔騰了起來,速度越來越快。沖擊力越來越強!

  狠狠地切向了白馬義從的中央,黑色的鐵甲和白色的馬匹撞在了一起,可惜這一刻無敵的白馬義從構成的防線簡直像是一張紙一般,連一秒鐘都沒有擋住直接被顏良文丑率領的重甲部隊狠狠地撞塌。

  “殺!”顏良瘋狂的揮霍著自己的內氣,在白馬義從云氣的壓制之下。他除了超越常人的身體素質,其他的幾乎無法發揮出來,但是依靠著對于袁紹的忠心還有自己的勇力,率領著鞠義所言的重騎兵狠狠地鑿向了帥旗!

  鞠義看到那一道黑色的部隊狠狠地鑿向白馬義從就知道自己的目標達成了,一聲暴喝斬殺了對面的一個義從隊率,然后帶領著先登死士奮力的斬殺著失去了速度的白馬義從,殺得整個義從隊伍大亂。

  “主公,速速對大戟士的方向放箭!”審配大吼道,他已經看出來了只要大戟士不倒,白馬義從就只能被擠成一團,失去了速度的騎兵連步兵都不如!

  “放箭!”袁紹大吼道,然后命令身邊的逢紀,“元圖此戰交由你來指揮!只有我身先士卒才能在公孫伯圭反應過來之前壓倒白馬義從!殺!”

  說完袁紹拔出自己的寶劍大喝一聲,“諸將隨我殺敵!擊破公孫伯圭就在今日!殺!”然后一馬當先殺向了白馬義從。

  霎時間隨著袁紹的出擊整個袁紹大軍士氣大振,甚至于大戟士猛地一陣爆發都將白馬義從原本就縮小的活動范圍壓制的更小!

  “主公尚且不畏死!我等有何懼之!殺殺殺!”鞠義咆哮著一刀將一名白馬義從的千夫長梟首,然后朝著白馬義從的帥旗奮力的前進!

  “主公不好,速速命白馬義從撤退!”田楷大聲的叫道,短短幾分鐘,意氣風發的公孫瓚還沒有回過神,自己最精銳的白馬義從已經陷入了苦戰。

  “給我讓開!”公孫瓚雙眼血紅,一腳踹開田楷,他要殺掉袁紹,他的白馬義從無堅不摧,豈是八百大戟士所能抵擋住的?

  公孫瓚憤怒的率兵殺了上去,徹底斷絕了白馬義從的回路,也徹底絕了白馬義從的回轉余地,可憐的天下最快的部隊在這一刻徹底成了夾心餅干的餡兒,完全喪失了機動力!

  就算是白馬義從驍勇善戰,英勇異常,久經戰事,在發覺失去了馬戰的優勢第一時間下馬,也沒有辦法扭轉現在得形勢,先登死士的大刀遠比白馬義從的馬刀更適合步戰,更何況成建制的先登死士在各自伍長的帶領下所爆發出來的戰斗力遠遠的超過了下馬的白馬義從!

  鞠義憋著一口氣一路斬殺,黑色的鎧甲硬生生殺成了血色,這一刻他終于看到了白馬義從的帥旗。

  “鞠義?”嚴綱憤怒的盯著這個讓他引以為豪的白馬義從落魄到這種地步的男子,揮舞著馬刀殺了上來。

  鞠義不閉不閃,硬受了一擊,然后左手抓住嚴綱的馬刀,右手的大刀一刀將嚴綱梟首!然后在四周的白馬義從沒反應過來的時候,調動精氣神全力以赴的將大刀甩了出去,直接斬斷的了帥旗。

  “哈哈哈……”鞠義嘴里吐著血,殺到這一步他就沒打算活著出去,白馬義從帥旗一斷,他任務就完成了,“主公,鞠義來生再報你知遇之恩!”說完拽出插在自己腰間的馬刀朝著白馬義從殺去。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