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二百零九章 袁紹的氣魄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神話版三國

  且不提甘寧那不太妙的感覺,在這個時候袁紹終于在下達了戰書之后的第三天等來了后營鞠義的消息。

  “主公,義已經準備好了。”一身重凱的鞠義艱難的對著袁紹一禮,舉動之間金鐵咔嚓的交鳴。

  “這次有把握?”袁紹看著鞠義問道。

  “勝或者死!”這一次鞠義沒有一點狂傲的意思,面色沉靜的說道,聲音鏗鏘有力。

  袁紹嘆了口氣,“你做好準備,這次我的性命就交給你了!不要讓我失望。”

  “喏!”鞠義沒有多一句話,只是一拱手,轉身朝著帳外走去,快跨出大帳的時候,袁紹的聲音傳來過來,“別死了,正理!”

  鞠義沒有回頭,只是默默的走了出去,手下已經選拔好訓練好的名為大戟士的八百重裝槍盾兵,還有三千沒有護衛手提強弩,背負砍刀的名為先登的死士。

  “此戰,有進無退!白馬義從帥旗不折,我鞠正理誓死不歸!”鞠義對著手下僅有的八百重裝槍盾兵命令道,“爾等還有遺言可先交代,上了戰場可能再也沒有回來的機會了!”

  死寂一般的沉默,鞠義面上浮現了一抹微笑。

  沒有一個人回答,鞠義提著酒缸給每一個士卒倒了一碗酒,然后每人領了一碗,一碗酒下肚,鞠義默默地帶領著這群人走出了大營,鞠義已經準備好了赴死!

  袁本初的氣魄讓他折服,統帥有時候并不需要站在后方,用自己的血,用自己的勇力去率領手下也是一種選擇!鞠義相信自己手下的士卒就算是直面死亡,也不會有任何一個人會潰逃,白馬義從必須死,擋住袁本初爭霸天下腳步的人必須死!

  “就是今日了。”公孫瓚仰天大笑,“沒想到他袁本初還有一些膽量,不錯!很不錯!眾將拔營。隨我去擊潰袁本初!”

  太史慈微微有些恍惚,不知道為什么,自從在三天前接到了袁紹的戰書他就隱隱有些不妙的感覺,當即他就給了甘寧寫了封信寄了過去。

  太史慈不知道的是這個時候的甘寧只剩下三百多海軍了。大隊的兵馬已經派遣了出去,沿海岸線絞殺海盜水匪,并且保護海上商人。

  “子義可愿前來助戰?”公孫瓚笑著說道,對于這個雄壯的青州漢子公孫瓚還是很欣賞的,所以也就打算給他分潤一點功勛,畢竟在他看來袁紹和他定在界橋野戰那是在找死!

  “固所愿,不敢請也!”太史慈笑道,不管贏不贏他做好他自己的事情就好了,其他的隨他去吧。

  另一邊漳水之上甘寧駕著小帆板帶領著手下僅有的三百多人準備前去救場,對于這種行為甘寧完全沒覺得有什么不對。更沒想過對于數萬大軍來說他的三百多人吹口氣就被撲滅了。

  分派完軍務,太史慈回到后營整軍的時候甘寧的信便已經送了進來,看到甘寧信上那句,“我已經率領所有士卒順漳水逆流而上,三日之內必到。”瞬間松了口氣!

  在太史慈看來。有甘寧這股沒有人注意的三千精銳水軍游蕩在袁紹后方伺機而動,就算公孫瓚出了意外損兵折將,有甘寧在戰后兩三日趕來給爭取時間收攏潰卒,整兵再戰并是什么問題,至于全殲什么的怎么可能?

  可惜太史慈并不清楚現在的形勢,首先甘寧并沒有三千人,第二個公孫瓚界橋之戰不是敗不敗的問題。而是白馬義從能活幾個的問題,白馬義從被全殲這種出人意料的事情根本就沒有人想過!

  公孫瓚最強的便是白馬義從,界橋之后白馬義從頓時煙消云散,之后雖說還有近十萬的步兵,但是和當初那種胡人高呼“避白馬長史”的形勢差的太遠。

  沒有了白馬義從的公孫瓚如同虎落平陽,鳳失尾羽。再也不復那種追亡逐北的氣魄,之后才會有鮮卑、烏丸并起聯手袁紹齊攻公孫瓚,若是白馬義從尚在,公孫伯圭即使再落魄胡人也不敢南望。

  “出兵!”一陣鼓聲,公孫瓚的左營右營皆是空巢而出。整整一萬白馬跟隨在公孫瓚兩翼,素白色的云氣幾乎徹底遮擋住了湛藍的天空。

  “主公!”就在袁紹準備整兵出發的時候審配走了進來躬身一禮。

  “正南此來何事?”袁紹有些好奇的問道。

  “主公可愿相信手下諸位謀臣將校!”審配半跪在地上詢問道,他知道這句話已經犯了忌諱,但是對于袁家的忠貞之心讓他不得不問。

  “信!”袁紹幾乎沒有思考便開口說道。

  “還請主公拔營,鞠將軍之言,吾之前并不相信,但是剛剛吾曾見其以血盟誓,不破白馬誓不回轉!所以我審正南愿意為鞠將軍作保!”審配鄭重地說道。

  “好!我不光相信正理,我還相信友若和元皓已經蓄勢待發就等此戰全殲白馬義從!”袁紹鄭重地說道,“正南傳我軍令,全軍開拔,每人帶足三日干糧,放火燒掉營寨,押運糧草,看守糧草的士卒全部調回,告訴正理,此戰不勝,我也會死!”

  袁紹現在已經生出一種壓力,曹操劉備的崛起已經不亞于他了,在這種壓力之下,作為天下楷模的袁本初也褪去了原本沾染上的昏庸色彩,整個人再一次顯露出了英雄本色,既然敞開心胸愿意去信任鞠義,那就相信他,相信他會擊潰白馬義從!

  鞠義看著審配傳來的消息,面上浮現了一抹惶恐,隨后便又恢復了原有的神色,不過面上卻閃過了一抹堅定,若是之前還抱有自己戰到一兵一卒就算是死了也對的起袁紹的話,那么現在只有一句話,自己死可以,但是就算是死也要保證袁紹贏得這一場戰役。

  戰爭有時候真的就是一個人的舞臺,一場輝煌的勝利足夠創造出來一位名將,也許鞠義依舊抱著之前戰到一兵一卒的想法的話可能會輸,但是抱著這種就算是死也要拉對方下地獄的決心,氣勢上便勝過了一頭,自古謀臣所謀劃的只不過是勝率,只有優秀的統帥才能打出絕地反撲,所有堪稱奇跡的戰役永遠有一個優秀的統帥!

求票票啊,來點二十四小時的訂閱啊又被人踢到了新人第四了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