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二百零三章 終于算是壓服了這些人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神話版三國

  陳曦看著劉備嗓子有些干啞,不知道該說什么,原本還以為要勸說一下劉備才能讓劉備倒向他這一邊,要知道陳曦來之前已經準備好了說辭,也清楚劉備會同意的可能性很大,沒想到劉備這么簡單的同意了。

  劉備如他所料的同意了他的想法,但是卻不是因為他的說辭,而是因為他是陳曦,劉玄德信他,沒有別的理由就是信他,就算所有人都反對的時候,劉備也愿意站在他身后支持他。

  “玄德公,多謝了!曦一直不將自己算入謀臣當中,自覺和別人相比有太多的不足,雖說我有著太多的優勢,既然玄德公愿意相信我會比天下人都優秀,那么我會去努力,我會去證明。”陳曦雙眼之中閃爍著一抹瘋狂。

  就算不為了終結亂世,就算只為了劉備的信任他也會去證明,士為知己者死,這一刻陳曦恍惚間有了這個自覺。

  “去做吧,子川!”劉備沒有多說一個字。

  “喏!”陳曦躬身一禮。

  來的時候陳曦雖說胸中有數,但是卻也沒有十足的把握,而從劉備那里出來的時候陳曦整個人再一次恢復了成竹在胸的狀態,就算是為了不辜負劉備的信任陳曦也決定將這件事干的讓所有人震驚。

  陳曦拎走了劉備雙股劍中的一柄,既然他權威不夠那就再加點,加到夠為止。

  午后去找的劉備,談完就到了晚上。沒留下陳曦吃飯,就給了一把劍,胸中慷慨激昂的陳曦出門被被夜風一吹瞬間恢復了過來。

  ……陳曦面色羞赧的想著自己之前的表現。良久之后嘆了口氣緩緩地平靜了下來。

  我這條命算是賣給你了!陳曦先是羞赧,隨后又恢復了自然,就算那個時候中二上腦了,本身若是沒有一較長短的意思也不會開口的,好吧,好吧,回頭我就大干一場。我就不信了,你們這群人對于富國有我擅長!

  陳曦將之前劉備對于他的影響甩出腦子,至于劉備對于他的信任他會記住。士為知己者死什么的陳曦覺得這個有些坑,可能做不到,但是要真到了那個時候誰知道呢?說不定就跟今天的一樣,腦子一熱就上去了。

  陳曦走后。劉備按著自己的太陽穴。突然他覺得自己沖動了,這房間里面有人啊!和陳曦說的興奮起來很多事情都忘了,現在想想,之前陳曦說的那些東西涉及的太廣了,自己聽著沒什么,但是另一個人聽到了那可就是大問題了,陳曦的整個戰略對方都知道了。

  “甄夫人出來吧。”劉備無奈的對著里屋叫道。

  張氏邁著小步平靜的走了過來,坐在之前陳曦坐的位置上看著劉備。她也明白了自己這次算是遭了無妄之災了,陳曦之前的話里面有太多的信息。甚至涉及到對于四方的攻略,這些東西她作為外人聽了只有死路。

  “不知玄德公如何處置我這個寡居之人。”張氏面上浮現了一抹苦笑,天下大業和個人私欲,張氏覺得自己不用考慮了,能作為一方霸主的人物肯定不會放過自己。

  劉備沒開口,張氏代表的甄家可以說是陳曦棋面上一個重要的棋子,干掉了張氏等于說之前陳曦的冀州布局算是全部完蛋了,以后要對付袁紹那就是一個巨大的麻煩。

  張氏不能死,劉備思考了很久,最后只能將在這里殺掉張氏的想法移出大腦,甄家的重要性算是保了張氏一命,不過也只能是保住性命。

  眼見劉備身上的煞氣逐漸的消除,張氏安心了很多,她最擔心的問題就是劉備不管不顧直接在這里將她做掉,那千言萬語都沒有價值,只有死路一條了。

  雖說張氏在之前陳曦和劉備的對答之中聽到了關于甄家的布局,但是能不能靠著那個布局保住自己的性命張氏也不能保證!

  畢竟從之前劉備和陳曦的對答中,張氏已經明白了陳曦的能力遠遠超出了她的估計,從虎牢關算到現在,乃至更遠,天下形勢不斷變化,但是劉備卻一步步的按照著陳曦的設計往下走,有這種人輔佐,張氏很清楚有沒有甄家并不是那么重要。

  “還請夫人在近兩年之內留在泰山了,至于和甄家的接觸,還請見諒。”劉備最后還是放棄了殺掉張氏的想法,動了張氏給陳曦添麻煩,這種事情劉備干不出來!

  “玄德公仁德,不過玄德公可允許甄家加入陳子川之前的策劃?泰山商會,我甄家也很有興趣,北方的商人我甄家也能調動一二。”張氏眼見劉備真的沒有抹殺自己的想法之后長長的舒了一口氣,然后盯著劉備問道。

  劉備猶豫了一下之后還是答應了張氏的要求,畢竟打一棒還要給個甜棗,更何況是像張氏這種純粹遭了無妄之災的情況了。

  “多謝玄德公。”張氏面上浮現了一抹微笑,有了這件事她也就能給甄家一個交代,到時候坐鎮泰山也就沒有人懷疑了,更何況以張氏的敏銳直覺,還有商人逐利的本性,陳子川說的那種情況在張氏看來很有可能成真。

  更何況張氏聽了劉備和陳曦整個經歷之后,對于陳曦能力的信任不亞于劉備,能壓住天下大勢一步步走到這個程度的人物,豈能在放出豪言之后自扇耳光?

  由此可見有時候思維簡單一些,靠著直覺反倒好處多多,至少張氏走了一步好棋。

  “甄家如果還有其他的商業之事,我泰山可以一視同仁。”劉備想了想之后又給了張氏一份好處,既然不能在這里殺掉張氏,那就讓她明白跟著泰山走的好處吧。

  “多謝玄德公!”張氏美目之中閃過一抹光彩,這也算是另類的因禍得福。古諺,禍兮福所倚,果然有道理。

  張氏在泰山這么久。又有劉備照顧,對于泰山很多東西都有了了解,泰山有很多的好東西,但是這些東西除了糜竺,其他人的門檻高的簡直只能讓人搖頭嘆息!

  劉備現在開口一視同仁,和誰一視同仁?當然只有糜竺了!沒有了進入門檻,張氏才不會覺得自己甄家會弱于糜家。就算是純粹比商業,不耍盤外招,張氏也自信自家絕對不會輸于糜家。數百年的底蘊不是鬧著玩的!

  “玄德公府中可否借我一人?”張氏開口問道。

  “可。”劉備點了點頭,他最欣賞張氏的一點就是識趣,知進退,“夫人若是看上哪位直接帶去即可。”

  劉備很清楚自己家中每一個成員都可以說是自己的心腹。張氏能開口要人也就意味著真的沒有打算將這件事告訴別人。

  “一個貼身侍女罷了。玄德公還請不要介意。”張氏平靜的說道。

  “夫人若有其他要求,一并言出。”劉備開口道,這個時候天已經徹底黑了,讓張氏留宿這里可不是什么好事,雖說他不介意。

  “沒有別的,我明日再來即可。”張氏起身盈盈一禮。

  次日陳曦拎著劉備的佩劍第一個前去了政務廳,糜竺和孫乾很快就趕來了,滿寵、魯肅掐著點進門。賈詡稍稍晚了一點,劉曄來的時候陳曦等人的早茶都喝完了。至于郭嘉和簡雍來的時候劉曄已經將早點吃完了。

  “大家都來齊了。”陳曦微笑著掃視了一下眾人,心情很好,看起來昨天的事情已經丟在腦后了,至于劉琰來沒來沒人計算,天知道人家今天是不是吹牛去了!

  “呦,今天子川看起來很高興啊。”簡雍調笑道。

  “啪!”陳曦將一直放在自己椅子后面的雙股劍拿了出來,拍在桌面上,“我們需要重新談一下昨天的事情,對于昨天我辯不過你們,我很不爽,我們今天繼續!”

  眾人看著陳曦按在桌面上的佩劍皺了皺眉頭,都能認出來這是誰的佩劍。

  “有些事情不是辯論能解決的,就算有主公的佩劍我還是不認可此事!”劉曄還是昨天一樣第一時間站了出來否決陳曦的提議。

  “主公佩劍丟到一邊。”說完陳曦隨手就將佩劍撇到椅子旁,“這件事我一定要干,就算你們所有人阻止我都要干,我具有否決你們所有人的權力!”

  陳曦站起身來雙手按在桌面上,冰冷的目光掃視著所有的人,“你們同意與否不會改變這件事的最終結果,我要這么干,不管你們如何否決,我都打算這么干,這一次任何人都不能動搖我的決心。”

  “子川,這件事還是要從長計議啊!”魯肅這個老好人沒說別的,就給了一個意思從長計議。

  “沒有從長計議這件事,沒那么多時間,最晚今天下午開工。”陳曦冰冷的眼光看了一眼魯肅,對于所謂的從長計議這種拖延計策完全不吃。

  “子川,你這么做一定能成功嗎?”賈詡皺著眉頭問道,“此事關乎到我們之后一切的布局,不能因為一時之快破壞掉我們現有的形勢,我們還沒有到那種危險的地步,穩中求勝遠比冒險的突飛猛進更現實!”

  “一定會成功!”陳曦冷笑著看向賈詡,“我可是陳子川,我從虎牢壓著天下大勢走到了現在,我的眼光和能力你們有誰覺得穩壓我一籌!”

  賈詡,郭嘉等人對視一眼,這個還真沒得比,歪樓歪到了這個程度,怎么突然就成了比拼眼光和能力了?

  “看來諸位還是承認我的能力還有眼光的。”陳曦面上閃過一抹嘲諷的色彩,這個時候他不介意得罪這群人,在場這些人沒有一個小氣之人,等事成之后再予以彌補就可以了,至于現在必須壓服所有人。

  “你確定你不會失敗?”郭嘉盯著鄭重的問道。

  “哼,不用玩這種小把戲。”陳曦不屑的笑了笑,“不會敗,我會一直壓著天下大勢,我是陳子川。在我能看到天下大勢的時候我會順著天下大勢,在我看不到天下大勢的時候,我會去創造出天下大勢。我有這個能力!”

  陳曦說的話眾人都有些不解,只有陳曦清楚天下原有的形勢已經被他搞的一團糟,已經不可能再靠著歷史上的形勢去解讀天下,既然前途一片混亂,那就作為最強者掃平眼前的迷霧,鋪出一條康莊大道!

  郭嘉皺著眉頭,陳曦居然真的接下了這句話。這就不好再說什么了,他記得以前陳曦很低調,但是今天和之前的表現完全是兩碼事。像是吃錯藥了一般狂妄。

  “是不是想說我狂妄?”陳曦隨意的看了一眼在場這些人,從他們的眼神之中陳曦就明白了他們的想法。

  陳曦左手按在桌面上,面上流露出來的自信讓所有人震驚,“我現在十八歲。但是我已經將白手起家的玄德公輔佐成為了一路諸侯。一路錢糧猛將良臣皆不缺的諸侯,一路足夠讓天下側目的諸侯,一路動動腳足夠讓所有人忌憚的諸侯,我有資格狂妄,我也有實力狂妄。”

  “我不是跟你們談如何如何,我是來命令你們的,我對于政務處理有著絕對的掌控權力,這是玄德公賦予我的。也是我自己爭取來的,這是我自傲的本錢。”陳曦掃視了一眼所有人。只見這些人都皺著眉頭思考,“所以不管你們允許不允許我都會去做!順帶一說我要做的事情,整個治下只有一個人能阻止,那就是玄德公!”

  “子川,一定要如此,沒有回轉的余地了嗎?”審視度量本就是一個商人的本能,糜竺清楚的感覺到陳曦的堅決!

  曦將話說到了這個地步別人也就沒有辦法再繼續了,陳曦很少否決,或者直接說根本沒有動用過這份絕對的權力,但是既然這一次使用了,足可見陳曦的決心。

  “沒有!這件事我一定要做,玄德公和四方的差距太小,小到根本不足以執行當初的計劃,錯過了那一個機會我們想要一直壓住天下大勢已經沒有可能了!而一旦天下大勢不再為我們掌控,以后變數實在是太多了!”陳曦先是堅定地否決了糜竺,之后又軟化了一下口氣算是給在場這些人解釋了一下。

  “為什么一定要執行那個計劃,子川,告訴我證明你自己就那么重要?”魯肅這個老好人終于火了,一巴掌拍在桌面上憤怒的盯著陳曦,“我們現在形勢只要發展下去,根本不需要那么著急,緩和一下之后,穩扎穩打比什么都重要!”

  “我需要證明?子敬,你覺得現在的我還需要證明自己的能力?我已經不是虎牢關前那個剛剛出山的少年了,現在我陳子川的聲名足夠讓天下任何一位諸侯忌憚,我已經過了用功勛,用治下繁榮證明我的時期!就算到時候計劃成功,對于我的聲望來說也不過是錦上添花!”陳曦冷笑連連,他真的已經過了那個時代,現在他陳子川的名望不說名傳海內,但是絕對夠讓四方諸侯忌憚!

  “那你為何還要這樣?穩扎穩打不好?”魯肅差點拍著桌子咆哮!

  “夯實地基!泰山青州根基太薄!我們需要繁榮,我們需要錢糧!我們的志向是掃平天下!而不是困之一隅!”陳曦盯著魯肅一字一句地說道,“所以我們必須在危險還沒來臨之前攢夠足以應對任何危險的實力!子敬幫我吧,我們相處了這么久,我是什么樣的人,你應該再清楚不過了!”

  陳曦的話讓魯肅徹底冷靜了下來,陳曦和他共事時間最長,對于陳曦也是最為了解的,自然知道以陳曦的性子能下這么大的魄力,直接要壓服所有人,下了多大的決心,只見魯肅面上陰晴不定,隔了良久之后嘆了一口氣,“子川,向我保證,你真的會成功!”

  信他吧,子川拿出那么大的決心,絕對不會為人動搖的,他能向我開口已經……魯肅無奈的想到。

  陳曦面上一喜,隨后深吸一口氣,面色肅然的看著魯肅,“會成功,很快你就能見到!”

  “唉,看在你以前的信譽上我信你。”魯肅無奈走過去對著陳曦伸手,“擊掌吧,你要是失敗了。以后就不要再動用這份獨斷的權力了,我們都是為了玄德公。”

  “好!”陳曦看著魯肅點了點頭,魯肅給了所有人一個臺階。果然他們這群人之中需要一個老好人調解,否則每一個都是傲氣沖天之輩遲早弄翻。

  眼看著魯肅和陳曦擊掌,劉曄有些郁悶的看著自己的戰友,對于魯肅他實在不好說什么,對方是一個好人,這就是劉曄一貫的評價,結果現在這個好人第一個倒了。

  有了第一個就會有第二個。魯肅倒向陳曦之后劉曄嘆了口氣,有魯肅在陳曦就能做任何事情了。

  “算我一個吧,至少有我在搞砸了也能挽回點損失。賬目我過手!”劉曄無奈的開口道,不管怎么爭論他的目的都是為了劉備,既然已經無法挽回,那就想辦法避免損失。“子川。請記住,不論在什么時候不能損害族兄的利益!我們所做的一切都必須圍繞著族兄!”

  “我保證,不久之后你就會明白你今天做的選擇是多么正確。”陳曦點了點頭說道。

  “你搞砸了才能凸顯我的正確!”劉曄沒好氣的說道,“我很希望我加入是一個錯誤!”

  “好的,我會證明你是一個錯誤。”陳曦擺了擺手,扭頭看向賈詡和郭嘉,其實這兩個基本不插手政務,只不過是需要他們表態吧。

  “有你們三個已經能處理任何的事情了。”賈詡抿了一口茶。抬起頭來看這陳曦說道,畢竟泰山和青州的政務主要就是這三個人在處理。至于簡雍和孫乾都是添頭,有這三個人,基本上就可以說開工了。

  “多謝理解。”陳曦對著賈詡一拱手,賈詡說這話也就表示不再干涉陳曦的事情了。

  “奉孝你呢?”陳曦側頭看著郭嘉問道。

  “我保留意見,不過看法和文和相同。”郭嘉搖了搖頭說道。

  “子仲,還請放心,你很快就能見到結果,這是最好的機會了,過了這個時機以后可能都沒有這么好的機會了,所以還請子仲見諒,我可以向你保證,不管是玄德公的利益還是你的利益都會得到保證。”陳曦對著糜竺一拱手說道。

  “唉,但愿如此。”糜竺神色有些落寞的說道。

  對于糜竺現在的神情陳曦沒有多加勸說,畢竟什么都沒有事實震撼,等到現實擺在了糜竺面前的時候他就會明白陳曦沒坑他,至于現在說破嘴皮子在糜竺看來也不過是空想。

  終于算是將這群人說服了,太艱難了。陳曦暗暗地想到,不過這一次之后,以后再有這種情況他也會多考慮一下,不過這種事情還是少干一些的好。

  “既然諸位都同意了,那我就分配各自的政務了,丑話說在前頭,之前不管我們怎么吵都可以,但是現在確定之后,任何人不能扯后腿,否則不要怪我無情!伯寧到時候由你監督所有人!”陳曦側頭對著滿寵說道。

  “喏!”滿寵一拱手說道。

  就在陳曦準備分配政務的時候,張氏恰好的走了進來,身后跟著甘夫人。

  “聽聞陳侯要重新組建商會,落戶泰山,我甄家可否插手一份。”張氏先聲奪人,直接打亂了陳曦的布置。

  糜竺扭頭看了一眼張氏,心中暗嘆,不愧是以未雨綢繆著稱的陳子川,甄家也是作為后手嗎?怕我不盡力或者直接不干,所以早早的就安排妥當了。

  陳曦皺著眉頭看著張氏,他絕對沒有給別人說過關于新商法的事情,更沒有給劉備以外的人說過商會落戶泰山的事情。

  我就說昨天怎么不太正常,感情是張氏在玄德公房中,怪不得。陳曦的面上閃過一抹怪異,在想想自己昨天說了寫什么,又看了看張氏側后方的甘夫人,不由得有些邪惡的想到,玄德公不會借著這個機會將張氏給拿下了吧!唔,不是沒有可能啊!既然如此倒也可以給甄家一部分甜頭,畢竟以后是要作為玄德公產業的。

  張氏看到陳曦戲謔的眼光渾身都有些不自在,但是依舊保持著平靜開口對著陳曦說道,“陳侯所思如何,我甄家也算是冀州有名的世家,下轄天下有數的甄家商會,加入泰山商會也算是一個不小的臂助。”

  “此事不歸我管,商會諸事,我皆交給子仲處理,夫人若是有什么需要皆可和子仲商談。”陳曦特意咬中夫人二字,瞬間在場其他人都明白了是什么情況,回頭再看甘夫人不正跟在張氏的側后方,頓時眼中都流露一抹思索的神色,怎么突然就勾搭上了?什么時候的事情。

  糜竺苦笑,不管是你陳子川開口還是跟在張氏側后的甘氏,那都代表著一件事,甄家加入商會已經是必然了,不過之前他也想過拉甄家入會,倒也沒有什么壓力,于是起身對著張氏一禮,“夫人,入會還請過幾日再為詳談,今日竺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

  “也好,我甄家也要準備一二。”張氏點了點頭,然后坐到侍衛搬來的椅子上,看起來也打算好好聽聽陳曦的政務分派,畢竟從現在開始這些事情也攸關甄家了。(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