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二百零二章 白手起家的劉玄德有什么失敗不能承受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神話版三國

  所有人全部不通過,這怎么玩?陳曦第一次想干場大的就出現′了這種事情,而且這次更坑的是作為第一個這么干的人沒有辦法給別人舉例子,至于遠大的目標什么的,你覺得賈詡這群人是這么容易能動搖的!

  “啪!”陳曦一巴掌拍在桌子上,“我記得我有權利直接否決你們的決定吧!”陳曦火大的看著面前這群人,他總算是明白了古代變法的那群家伙為什么都是鐵血派,現在他不過小小的變革一下,由于可能存在的問題,這群人就開始勸服!

  “子川,你沒必要這樣,奉高,乃至整個泰山,青州發展的形勢極好,根本沒有必要冒這種奇險!”魯肅作為一個穩定派、老好人,眼見陳曦火大第一個站起來勸說,畢竟現在泰山青州的形勢確實非常好了,沒有必要玩這種危險的手段,萬一砸了呢?

  陳曦一噎,隨后瞪著眾人,“泰山青州的發展的確沒有問題,正因為有了這份優勢,我們才能壓過四方諸侯,說個過分的話,現在天下最強的是誰!是我們好不!只不過我們騰不出來手!要是愿意損失根基,任何一路諸侯諸侯我們都能重創!”

  “是啊,是啊,我們的確是所有諸侯中最強的,而且我們也在必要的時候顯露出來了威脅性,正因為這份實力才讓四方諸侯眼看著我們發展而不去招惹我們,我們就不能好好發展?”劉曄撐著頭說道·劉備現在的形勢非常好,只要安安穩穩的并掉青州,不出現任何意外就足夠穩穩地登上最強諸侯的位置,何必弄險?搞不好自損實力那不是沒事找事嗎?

  “我這就是在好好發展,就現在的平穩發展,你覺得我們到明年鞏固和青州形勢能有多大的進步,當然我承認到時候絕對比現在強很多,但是袁本初呢?袁公路呢?曹孟德呢?”陳曦火大的盯著面前這群人,他現在處于一挑多的狀態,全部反對!

  “子川說的有道理·要知道曹孟德現在在收縮兵力鞏固陳留潁川宛城這三個地方,一年后的曹孟德不會比我們弱太多,我們鞏固了青州,他們差不多也鞏固了這些地方,同樣袁公路明年這個時候差不多也就穩定了最新攻占的地方。”賈詡接過話茬,承認了陳曦的話。

  “而且我們所有人都知道曹孟德在練兵,沒有和袁公路玩真的·所以就實際損失而言,曹孟德和袁公路實際兵員損失不會很大,而豫州我們破壞的程度并不算大,還有袁公路新得的四郡皆屬于富庶之地!明年這個時候袁公路未必會弱!至于袁本初形勢不太妙-了!”賈詡舉了一系列的例子證明四方都在發展,所以鞏固自身優勢很重要,氣的劉曄一顫一顫的,這和說好的不一樣啊!

  眼看劉曄一顫一顫,陳曦面露得意·賈詡話鋒一轉,“正因為四方都在發展,我們更是不能放手當前的優勢。”聽到這話陳曦一怔,有些不太妙的感覺。

  果不其然賈詡開口直接倒向劉曄了,“這個時候求穩遠比冒險重要,我們還沒有危險到那個程度,按著原有的節奏去發展我們的實力穩穩壓過曹孟德一線·根本沒有必要嘗試這種危險的方案,一旦出現錯漏,不但會失去我們現有的優勢,而且還會出現朝令夕改的情況,這對于好不容易穩定下來的官府信譽是一個重大的打擊!”

  賈詡的理由簡直無懈可擊,你不管從什么方向捋都沒有漏洞·直接堵死了陳曦反駁的余地。

  “賈文和!”陳曦咬牙切齒的盯著賈詡。

  “對不住,這件事攸關蒼生,個人私交我只能放在后面了。”賈詡大義凜然的說道。

  “我是不是該說你公私分明!”陳曦無語的問道。

  “謝謝夸贊!”賈詡淡然地說道。

  “你這家伙!”陳曦徹底沒了火氣。

  “算了算了,換一個說法吧,我們現在的優勢根本不足以讓我們在明年直接威壓四方,甚至說的過分一點,就現在的形式,曹操拿袁術磨完刀,鞏固好自身之后我們能不能像現在這么容易壓服?”陳曦無奈只好換一個話題,交易稅這玩意沒有前例·怎么辯都不可能贏的。

  這次在場所有人都不再說話,很明顯鞏固好自身的曹操也是很強大的·要知道在賈詡和郭嘉的判斷中曹操可是比袁紹更危險的超新星!當然估計現在在曹操的情報系統里面,劉備也是比袁紹更危險的超新星。

  “這不是讓我們通過你這條危險方案的理由。”郭嘉少有的沒有喝到醉醺醺的情況,指頭敲打在桌面上,“我們不能放棄現在的優勢,你的辦法萬一失敗了,我們承受不起明年的反撲,不過的確需要想想辦法,我們必須在鞏固住優勢的同時擴大優勢!”

  “其實我覺得子川的做法可以實行的。”法正弱弱的為陳曦搖旗吶喊道,好吧,法正只是來刷刷存在感,不管他站在那一邊所有人都無視他的存在,畢竟陳曦很早就說過了,在沒達到要求之前法正你就乖乖的被我們雪藏起來,我們不會將你算入編制的。

  “孝直······”這個時候陳曦二話不說就將以前說的話全丟在腦后了,終于有一個支持者了,“孝直我回頭就保舉你為齊國相,純爺們就應該這樣,堅定的跟著我混!”

  “孝直?”“孝直?”賈詡和郭嘉全部轉過頭來盯著叛變的小弟,瞬間法正就感覺到壓力了。

  “泰山情報組織比什么齊國相好太多了,哈哈哈哈······”猶豫了不到三秒鐘,法正就做了墻頭草,然后叛變了回去·這節操簡直讓陳曦感覺到火大。

  “好了,現在又是我們一群對你一個了。”魯肅拍了拍法正的肩膀,表示不用擔心賈詡和郭嘉,他們不會拿你怎么樣的,然后回身盯著陳曦。

  “子仲你說說,我這個新商法怎么樣?”陳曦扭頭盯著糜竺雙眼冒火的問道。

  “咳咳咳!”躲在人群里面的糜竺無奈的走出來,他一回來就被陳曦拉到了政務廳,然后新商法剛拿出來一會兒就成了現在這種情況,劉曄差點和陳曦打起來有沒有!我勒個去啊!現在又問他?

  果然劉曄,簡雍·魯肅都給糜竺讓開一段距離,然后所有人都盯著糜蘭,就連法正也呆呆的盯著糜竺,話說法正表示自己現在很憤怒,雖說他是一個小號,但是小號也會成長成大號的,他要爆種!

  糜竺能說什么·之前那個新法他也看了,對于任何一個商人來說簡直好的不能再好了,要是作為一個商人來說那自然是好的不能再好了,但是現在作為劉備的手下,這不是損害劉備的利益嗎?損害劉備的利益不就是損害大家的利益嗎?所以這種商法絕對不能通過!

  畢竟對于現在的糜竺來說錢已經不是那么重要了,作為一個商人哪里有作為一個官員有前途,劉玄德在糜竺看來可是有可能登頂的人物,要知道不是糜竺出身卑微·糜貞的身份做不了現在劉備的正妻,否則糜竺覺得嫁給劉備也是一個好選擇,畢竟現在劉備也才三十歲!

  正因為這樣糜竺打死都不會通過這個新法,要是他少賺錢能讓劉備變得更強,糜竺估摸著十幾個億錢打水漂、聽響估計都沒什么壓力,就當花錢買官了,以前想買都沒有資格買·這種隱性的買官他不介意的,畢竟劉備越強,糜竺的回報越大,這種事情糜竺覺得能接受!

  至于陳曦這種新商法,讓自己賺錢,把劉備變弱的商法·去死吧,錢有官位重要,錢有靠山重要?開什么玩笑,商人逐利的本性讓糜竺對于這個得失把握的非常清楚,所以這種坑死的商法,他比在場任何一個人都堅定,堅決不同意!

  “子川,這個商法我這里沒有一點通過對可能,我將所有的身家都放在了主公身上,我沒有你們這些人的能力·我只有錢和忠心,如果主公敗了·我會殉葬,我能做的就是絕對的忠心主公,所以這種有可能傷害到主公利益的稅法,我這里不可能通過。”糜竺面露苦澀的說道,沒有一點回轉的余地,直接否決了陳曦的提議。

  糜竺坦誠的話語讓在場所有的人心有戚戚然,糜竺和他們不同,他們這些人,劉備若是敗了,最多轉投他人,依著他們的能力,任何地方都會有人要,甚至戰敗了,只要他們隱居起來沒有人會找他們麻煩的,而糜竺啊,商人在這個時代低賤無比,所以要是劉備敗了,糜家最好的結局就是留下一絲香火……

  “唉,我明白了。”陳曦嘆了口氣,沒辦法往下談了,所有人不會同意的,沒有先例的事情在這個時候所有人都需要掂量一下,他們的做法沒有不對,就算陳曦知道交易稅只有好處沒有壞處,也沒有辦法給出解釋。

  “子川,如果我們有一天徹底壓制了四方,到時候可以試試這個新法,現在的話還請將其封鎖起來,畢竟這個時期有些不合時宜。”魯肅看向陳曦,發現陳曦心情有些低落于是嘆了一口氣說道。

  威壓四方啊?陳曦苦笑的擺擺手示意自己無事,“你們先去做自己的事情吧,讓我冷靜一下。”

  在場所有人都不是笨蛋,眼看陳曦神情失落也就知道是怎么回事,于是一一告退,就留陳曦一個人坐在政務廳靜靜的思考著一切。

  陳曦很清楚要是現在不推行交易稅的話,以后就再也沒有可能了,至于魯肅所謂的威壓四方的時候更多是托詞,那個時候的形勢比現在更為危急,威壓四方的時候稍動手腳,可能四方就會出現反彈,那個時候比現在更要求穩,現在都不能通過,那個時候能通過?

  至于更往后的天下大治的時候想要推行就更不容易了,那個時候啊·陳曦就算開口了,所有大臣也會反對的了,那個時候政敵,清流,名士,刷聲望,到最后一旦成了派系之爭那就徹底沒有希望了,任何的好事一旦插入到派系之爭當中,都會成為屁股問題,成了屁股問題那就不用爭了·純粹是為了爭斗而斗爭了。

  陳曦撐著腦袋坐在政務廳喝茶,逐漸的雙眼放出了狠光,既然他知道這件事絕對沒錯那屈服干什么?屈服第一次就會有第二次,錯的事情可以認錯,但是這件事情已經經過歷史驗證是對的,那就干吧,所有人阻攔又能如何·只能證明我比你們更強大!更智慧!

  想到這里陳曦擱下手上的茶杯,面上浮現一抹冷笑,在泰山所有人說的都可以不算,但是只有一個人說的必須算,那就是劉備,別看人家劉備成天像吉祥物一樣到處轉,但是要說真正實權在握的必然是劉備!有些事情陳曦做不得,但是不代表劉備做不得!

  想干就干·陳曦就不信了劉備這么快就腐化在了榮華富貴當中,消磨了自己的斗志,白手起家的人物就魄力而言絕對不會弱的!

  “咔嚓!”陳曦推門而入,許褚就在大門不遠處。

  “主公現在在臥室里面。”許褚面色略略有些糾結對著陳曦說道,而且聲音有些太大了。

  陳曦掏了掏耳朵面色有些古怪的掃視一眼許褚,這家伙今天怎么了,這么大聲的通報·以前不都是在裝石雕,看到都當作沒看到嗎?

  話說劉備原先住的地方正在修建,所以就搬到了距離陳曦家幾步路的地方,其實之前的那片院落距離陳家也是幾步路,只要劉備不說任何人都不允許進入,陳曦進劉備家門就不會有人阻攔·許褚見關張趙還有陳曦往劉備家里跑一般都站在門口當石雕,今個還真是奇怪了。

  至于正在建造的那個院落,劉備也算是見識了什么叫做燒錢,張氏看了都眼暈的建筑材料,自然劉備也感覺到有些不太合適,不過被陳曦打發走了,陳曦吹的那句不過十幾億錢而已,讓劉備差點突發心臟病,回頭就質問陳曦為什么不將這些錢投入百姓身上。

  這一點陳曦還是很滿意的,劉備能在差點發了心臟病恢復過來的第一時間就記得問百姓·陳曦很滿意,裝仁德要是能裝到這種程度那簡直是不可思議。

  陳曦當時的回答讓劉備著實無話可說·“這些東西是去年閑得無聊做了點小生意賺的,于是我打算獨立出資建藏書閣,材料有些多,所以拿過來給玄德公也建一棟。”

  這話說的張氏美目漣漣,陳曦會賺錢劉備清楚,張氏也清楚,但是這么會賺錢的確有些不可思議,不過由于賬面上劉備翻新住宅泰山只有兩份出資,一份是人力,一份是材料,加起來也不過幾百萬錢,和陳曦說的十幾個億錢差的太多了。

  也就是說陳曦奢侈也是奢侈自己家的,跟泰山府庫沒有半文錢關系,人家別說給劉備建一棟,回頭給自己建一棟都沒有人能說什么。

  一般來說女人對于閃閃發光的東西都很有興趣,而陳曦搞出來的這些建筑材料質量可能有問題,但是閃閃發光絕對沒有問題,所以對于張氏的吸引力非常的足,劉備可能覺得奢侈,但是張氏已經惆悵著是不是給自己家也弄一棟試試,雖說花錢有些多·‘····

  這事劉備還斥責了陳曦過于奢華,不過鑒于陳曦表示有這些錢投入和沒有這些錢投入實際上對于整個治下來說基本沒有半點變化,在劉備詢問李優之后,李優也給出了相同的結論,劉備也就不說什么了。

  話說要真是十幾億錢的話,那投入青州泰山等地幫助大的簡直不能再大了,但是一百萬錢的話還是算了吧,那簡直就是一個玩笑好不。

  推門而入,很好,劉備就一個人坐在臥室里面拿著一本書在看。

  “唔······”陳曦左右晃了一下腦袋有些奇怪誒,為什么看書不在書房看,在臥室看,而且臥室今天這個熏香味道貌似有些奇怪。

  “子川,很少見啊,除了我請你吃飯的時候你居然會來我這里。”劉備緩緩地翻了一頁書之后·才將手上的漢書放下,一臉微笑的問道,不過不知道是陳曦的錯覺還是怎么的,他總覺得今天劉備的笑容有些牽強。

  不過陳曦現在有大事要說,自然完全無視了這些細節,“玄德公我有一事相求!”

  “好說,子川看上家里什么隨便拿。”劉備很是大氣的說道。

  “…···”陳曦盯著劉備,盯到劉備有些羞愧之后才開口道,“我有一策,可富玄德公治下·一郡之富可比一州,但此法未曾有人用過,所以子敬等人求穩不通過!”

  劉備面皮狂跳,陳曦要么不開口,一開口就是這么大的事情,不過話說一郡之富堪比一州?

  壓下心中其他的東西,劉備盡力平靜的看向陳曦·“子川,將你的策略說來聽聽,我相信以你的智慧必然不會坑騙于我,但是文和等人也是當世奇才,你們怎么會調和不到一起去?”

  陳曦深吸一口氣,將針對所有人的策略全部拋掉,純粹的給劉備講解交易稅。

  “我們在商法上出現了沖突,玄德公且坐·我將我所有思考告知玄德公,由玄德公來評判吧。”陳曦緩緩地用精神力壓下所有的雜念,雙眼平靜的看著劉備。

  劉備微微點頭,“子川請講。”

  陳曦很少有鄭重的時候,大多時候劉備見到的陳曦都是吊兒郎當,一旦鄭重起來,劉備就知道陳曦進入了狀態·就如同當初從虎牢關一把設計到現在一樣,鄭重起來的陳曦在劉備眼里絕對是天下最強的謀臣。

  “我的新商法取消了隘口稅收,城門的貨物稅收,還有對于商人行商的一般雜稅,然后將其改變為交易稅,也就是在玄德公治下交易才會收稅·而且會給開通稅收證明,有了這個證明在青州其他地方就不會再收貨物的稅收······”陳曦平緩而且簡單的給劉備介紹著交易稅,他現在處于非常冷靜的狀態。

  “這種商法對于我們自身利益損害有些太大了。”劉備皺著眉頭說道。

  “玄德公,恰恰相反,宛城破敗了,因為曹孟德和袁術的戰爭,作為中原腹地,天下商業中心的宛城破敗了,我們有現在手上握著商盟,只要將商盟的會所留在奉高·靠著這個商法,我們奉高會成為新的天下商業中心·玄德公治下也會成為天下商業中心。”陳曦面上帶著一抹癲狂的笑意說道。

  “一城一地的商業,永遠比不過天下所有人的商業,我現在做的事情是要將天下商人綁在玄德公的站車上!我正在做的事情是將奉高變為超越宛城的天下集市!”陳曦面上的狂色讓劉備一怔。

  劉備不懂商業,但是陳曦說的話在劉備看來很有道理商人重利,而陳曦的做法給了商人利益,吸引來更多的商人,如果商人夠多的確不是問題,劉備因為不了解商業,不知道賈詡等人的顧慮所以考慮的事情很簡單。

  “這么說的話,子川你考慮的沒問題啊。”劉備有些古怪的說道,這完全沒有問題啊,奉高變成天下的集市一郡比一州不是沒可能啊!

  陳曦又將現在的形勢,還有賈詡等人的顧慮全部說了出來,果然劉備聽了之后開始沉思了起來。

  劉備沉思良久之后抬起頭來看著陳曦,“子川你確定你一定能做到你說的事情?”

  “一定!”陳曦沒有多說一個字,平靜的開口,但是那強大的自信讓劉備欣慰。

  “既然你自信你能做到,還需要在意別人阻攔嗎?去做你認為正確的事情,我很早很早的時候就說了,這些政務都交由你處理,你具有獨斷的權力,我相信你做的會比我更好!”劉備看著陳曦一字一句地說道,很鄭重,透露出現的信任讓陳曦無比感動。

  “多謝玄德公!”陳曦起身一禮,“還請玄德公稍待三個月,我會給您證明,您的選擇沒有錯誤。”

  “哈哈哈,子川你安心吧,有什么想嘗試的就拿出來,我劉玄德白手起家,不過兩年在你的輔佐之下足以直面天下任何一位諸侯,我有什么擔心!匡扶漢室的路本就不是一條坦途,人生起落又能如何?”劉備身上散發出一種自傲的氣質,盯著陳曦說道。

  “就算你錯了也不過失去了一次機會,你年不及雙十,我歲不過而立,錯了,再來,白手起家的劉玄德有什么失敗不能承受!你不需要向我保證,我信你,在我給你獨斷權力的時候我就相信你不會辜負那一份權力!子川去做吧!去證明你比天下所有人都優秀!”這一刻的劉備仿佛一個希翼陳曦成才的長者,微笑的看著陳曦。(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