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二百章 敵方也是很強的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神話版三國

  頓時魯肅等人看向陳曦的眼神詭異了,這要真是陳曦的精神天賦造成的,那陳曦可真就價值連城了。

  “還真有可能是事實……”法正艱難地說道,想想看還沒接收青州的時候青州旱災挺嚴重的,否則的話黃巾也不用出青州就食了,結果等陳曦打贏了黃巾,接收了地盤之后,頓時青州變得風調雨順了,在想想其他,要說是陳曦的能力不是沒可能啊,相反可能性很大!

  “所以我也正在確定,要是今年是大豐年,那我的精神天賦里至少有一項是玄德公統治范圍內天候舒適上調,至于其他的那就說不準了。”陳曦聳了聳肩說道。

  其實陳曦也在猜自己精神天賦的實際運作原理,最后還是落到了統治范圍這個隱藏屬性上面,而且從軍陣云氣上面,陳曦猜測出了一種可能。

  既然所有人都能散發出精氣,內氣,那么所有人也有可能散發出精神力啊!而他陳曦的精神天賦可能就是調動這些完全無用的精神力改變天候,也許一兩個人散發出來的精神力不夠,但是人多了,積少成多之下,改變氣候也不是沒可能啊,只有這種情況下,陳曦覺得自己才能解釋為什么自己在場的時候,君主統治的范圍內會一直保持比歷史氣候好一個層次的天候!

  “子川,我看好你,以后你還是不要出征了,呆在最安全的地方!”魯肅鄭重的站起身來按在陳曦的肩膀上說道,萬一這個能力是真的,陳曦大概已經足夠拯救萬民了,所以戰爭什么的還是離得遠一些比較好。

  陳曦撐著頭斜視著魯肅,一看就知道這家伙當真了,不過話說回來他的天賦要真是被動調動直屬君主統治區域所有人無意識散發的精神力并且在合理的范圍內調節氣候,那可真的屬于戰略級別,而且屬于越往后越兇殘的天賦了,要知道這可是吃飽飯就能爆種的世界啊!

  不過誰知道呢?陳曦還沒確定是不是真的沒副作用什么的!萬一連天災一起加持呢?萬一只是自己瞎想呢?誰知道是怎么回事!

  另一邊郭嘉暈暈乎乎的趴在軟榻上,拿著荊州的情報,一邊迷糊,一邊推演,“哈哈,這個王威還真是有意思啊,謹慎有余,這布置也不錯啊!”

  咕嘟咕嘟的灌了兩口酒,郭嘉暈暈的看著情報,“文聘是不會死啊,這個王威,貌似死與不死對半開啊!算了,作為敵人你還是去死吧……”

  郭嘉說完,身上的精神力猛然一陣,然后郭嘉自己也暈暈乎乎的抱著酒壺躺在了軟榻上,反正他也不需要什么風度更何況這里也沒有任何人來!

  現在意氣風發的率領著三萬大軍朝著江夏開拔的王威完全不知道自己已經注定死在了這一場戰爭當中,這種用判斷干涉現實走向的能力可是專屬于郭嘉,獨一無二的精神天賦,雖說限制條件非常的麻煩,但是一經發動,原本絕對平衡的像天平一樣的兩方就會朝著郭嘉開口的方向偏轉!

  這種能力郭嘉自己也不能確定,他也僅僅是模糊間有一種斷言的感覺,至于真正的精神天賦是怎么樣的,郭嘉自己也不確定。

  當然如果陳曦知道了郭嘉在什么情況下作出判斷然后造成了什么樣的結果,陳曦估計能總結出郭嘉的精神天賦是什么,畢竟歷史上孫策活蹦亂跳的時候郭嘉就斷言了孫策會被刺客弄死,結果江東小霸王這種頂尖高手居然真的死在了刺客手中,這是要有多倒霉?

  或者換一個說法,這實際上已經不是倒霉了……

  南陽,宛城,戲志才面色蠟黃的站在城頭,望著那延綿無際的袁術軍,所謂人上一萬,無邊無沿,這可不是鬧著玩的!

  自從袁術得知自己還沒收拾搶自己潁川的曹操,曹操居然殺過來搶了自己大半個南陽,頓時怒火中燒,一直以來只有自己欺負人,什么時候被人欺負過!

  于是袁術二話不說,率領三萬大軍,外加呂布一萬多的士卒打算狠狠的去暴揍一頓曹操,舒緩一下在江陵城下淤積的怒氣,順帶將曹操趕回老家!

  袁術雖說憤怒于曹操的行為,但是卻也沒打算真將曹操干掉,袁術屬于奇葩種,念舊情,畢竟和曹操,袁紹是玩大的,雖說玩的不太好,但是能玩的也就那幾個人了,最多加一個許攸!

  正因為這樣,袁術實際上也就是抱著將曹操揍一頓,攆回去,當然對方要是認他做老大那就再好不過了,憑啥當初和他一起玩的曹操,許攸都跟袁紹那個家伙混了,為什么不跟他混!

  這一點實際上才是袁術對于袁紹火大的原因,當初跟著他們一起玩大的狐朋狗友到現在沒有一個跟他的,全部都成了袁紹的走狗,這才是袁術最不滿袁紹的地方!

  至于什么袁家內部爭斗,嫡子和庶子不和什么的,全部都是虛的,世家內部爭斗絕對不會擺在臺面上,至少在人前是一團和氣,至于庶子和嫡子,呵呵,什么時候庶子有資格和嫡子爭鋒了?家族的一切都不需要爭,袁家的一切都只有他袁術有資格繼承!

  這也是為什么袁紹沒有回豫州,直接去了冀州拼搏的原因,因為他回去也得不到任何東西!袁家的嫡系是袁術,就這么現實,也就這么殘忍!

  至于會不會輸給曹操,這種事情袁術就沒想過,剛剛將荊州劉表揍了一個半死的袁術現在正處于風頭正勁的狀態,至于豫州的麻煩,在袁術看來劉備撤去之后根本就不是麻煩,兵精糧足將猛,這就是袁術的自我感覺!

  “戲軍師你還好吧。”夏侯淵看著一臉蠟黃的戲志才擔心的問道。

  “妙才不必如此。”戲忠頭都沒回盯著袁術軍掃視,良久之后戲忠苦笑著轉過頭來,“我太高看袁術軍了,居然沒有一個擁有精神天賦的,我想借一個天賦過來玩玩都不行,真是可惜。”

  “沒有精神天賦?”夏侯淵一愣,瞬間大喜,也就是說對面沒有像面前這種堪稱恐怖的謀臣了!

  “是啊,對面沒有能拿得出手的謀士。”戲忠都不知道自己該用什么表情了,“算了,既然這樣我還是啟用常用的天賦吧,本來還希望用和對方一樣的天賦惡心一下對方,沒想到居然沒有……”

  “還是用文若的精神天賦算了,這個天賦可真是好處多多啊,唉,可惜了陳長文的天賦了,為什么就沒有個特長呢?”說著戲忠身上精神力一陣波動,隨后整個人的氣質朝著荀開始靠攏。

  “文若的這個精神天賦實在是太好用了,可以明晰大勢,可以調節手下的每一份資源,可以在必要的時候讓整個團體爆發出遠超出正常水平的能力,果然這是坐鎮中堊央最適合的精神天賦了!”戲志才每一次使用荀的能力都要羨慕一番,隨后就開始再一次開始吐槽自己的精神天賦。

  其實戲志才的精神天賦一點都不差,可以說是非常的優秀,只不過由于他精神天賦的特殊性,這家伙有些人心不足蛇吞象了。

  要知道戲志才擁有的精神天賦是復制別人的精神天賦然后加以使用,他可以儲存三個別人的精神天賦,不過每次只能使用一個,而且要換的話還只能等到十天后,

  不過由于他三個戰友的精神天賦都很好,所以戲志才才會很郁悶,三個天賦只能上線一個,用了荀的天賦,荀攸的就擱置了,用了荀攸的,程昱就擱置了,總之不管用那一個戲志才都很郁悶。

  不管是荀的運籌,還是荀攸的偽裝,亦或者程昱的意志全都是一等一的好天賦,當然這三個天賦原本是沒有名字的,戲志才閑得無聊才給起了名字。

  荀攸的精神天賦就效果而言很好玩,荀攸開啟天賦之后,己方給敵方的感覺就是好弱,完全不用在意,隨便打打都能贏等等感覺,簡而言之,基本上就是覺得荀攸很無害,自然這種情況下要是沒有被荀攸反殺才怪!

  正因為這樣戲志才一般不和荀攸蹲在一起,因為那家伙看起來非常的木訥,非常的呆,但是戲志才很清楚這貨屬于扮豬吃虎的典型,一肚子的壞水!

  程昱的精神天賦就效果而言有些接近武將,不過好在程昱的天賦是被動的,只要他在作為統帥的軍師就會發揮效果,全軍奮起,當然這個效果還比不上呂布領兵!

  不過另一個地方彌補了,那就是程昱作為軍師的部隊,韌性、抗性、適應性很好,也就說耐揍,并且在不利的天時,地利情況下依舊能保持較高的戰斗力,比方說被人水攻了,火攻了,程昱這種天賦下活下來的肯定多,至于被人各種擾亂也能扛住……

  正因為這樣戲志才總是想上線三個天賦,可惜只能上線一個,而且十天才能一換,至于新來的陳群,來的當天精神天賦已經被戲志才復制了一份!

  不過那個時候沒有空位,就將荀的給洗了,隨后用了一遍,戲志才就回荀身邊重新復制了一份荀的天賦,沒辦法,陳群的能力天賦和荀的太接近了,雖說就穩定局勢而言不相上下,但是少了荀一個爆發技。(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