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一百九十七章 深意啊深意,見識啊見識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神話版三國

  回頭太史慈再一想,貌似自己不管怎么想都約束不了甘寧吧,不管是陸軍和水軍的相互獨立還是甘寧不亞于自己的官職,以及讓從關羽到臧霸在內的所有統兵將領都羨慕嫉妒恨的隨意出兵權力,人家要干什么貌似沒人能阻止吧。

  想到這里太史慈就無奈了,他也好想有主管軍事的權力,沒看甘寧自己在海上隨便整,現在人家放話要打袁紹,從軍法規定上面完全沒有問題,人家具有最高的權限,想怎么打就怎么打。

  “既然這樣的話,興霸倒也可以試試。”太史慈斟酌了一下開口說道,他也拿不準。畢竟甘寧對于水軍具有最高的權力,雖說由于陳曦沒有親自開口說過給了甘寧這個海軍主管什么級別的權力,但是從那些流言中關張這些陸軍都知道甘寧至少具有獨立作戰的權力。

  “我敢保證,軍師肯定是有深意的,所以我會將你送到地方之后呆在幽州冀州沿海一帶,等待時機!”甘寧自信的說道,他對于自己的判斷深信不疑,畢竟如他這么強力,這么有能力的將領,而且海軍又剛剛成型,陳曦拉出來考驗一番才是理所當然的。

  怎么說呢,甘寧這個人膽子大,魄力足,而且為人傲氣,喜歡顯擺,好不容易練好了自己覺得能得出手的海軍,剛打算來一個衣錦還鄉好好收拾一下周泰蔣欽他們,結果陳曦就來事了,這就由不得甘寧不多想了,你看看岸上那群陸軍,就連臧霸和孫觀都顯擺過了,現在這個時候是不是該輪到我顯擺了?

  看了地圖,我勒個去。這么危險,這么艱巨,成功了這簡直帥呆了。這種艱巨而光榮的任務讓他甘寧來做實在是太符合他自己的心性了!

  隨后甘寧聯系了一下前后形勢以及原本就懷疑的情況,瞬間他悟了。這任務絕對是給他準備的,讓他伺機行動,順帶考驗一下自己是不是真的具有軍師當初送他離開時的時候說的那個“戰機抓捕”能力?

  當初軍師走的時候怎么說的,甘寧想起了陳曦當時的話“該出手的時候就出手,不要猶豫,作為一個擁有獨斷權力,以及獨立出征權力的主管。你必須要有極好的眼光,你要學會‘抓捕戰機’!”

  甘寧越想越覺得這是一個考驗,很有可能是陸軍那群混蛋不滿意自己的擁有的權力,于是上面弄了一次沒有明說的考驗,過了你甘寧可以繼續從南海浪到東海,東海浪到黃海,我們就有話堵住陸軍的嘴,要是沒抓住,那就對不住了,說明你不適合。而且甘寧覺得這個理由充分的簡直無力反駁。

  有多大能力享有多大的權力,這是甘寧一直信奉的條列,而作為一個海軍主管。陳曦給他說的那番話,他記得很清楚,而且也很認同,抓不住戰機,給你獨立出征權力干什么?

  想到自己的主管權限有可能被取消,甘寧就是一陣惡寒,這關乎自己威望啊,以前沒這權力也就罷了,但是有了這個權力。結果因為自己能力太差被取消了,丟人丟到姥姥家了。

  太史慈突然發現甘寧看自己的眼神出現了惡意。這是想要將自己丟下船的節奏嗎?

  太史慈干笑了兩下“興霸。你怎么突然變成了這種眼神,怎么你該不會打算綁了我,然后自己去幽州吧。”

  “哼哼。不要以為我不知道你怎么想的,不就是想我回去嗎?”甘寧一臉得色的說道,臉上就差寫滿了“我已經拆穿了你們陸軍這群混蛋的計謀”。

  “呃,你不回去嗎?”太史慈面皮抽搐了兩下,怎么這么一會兒甘寧就變成這么一個情況。

  “哼哼哼,我才不會回去的!”甘寧一臉得色的說道“我可是海軍主管,享有獨立出征權力,可以否決任何對于海軍來說不合理要求的權力,并且可以在任何時候對于任何有可能變成敵人的勢力進行攻擊!至于已經判定為敵對勢力可以直接介入攻擊毋須上報!”

  太史慈聽著甘寧享有的權力,越聽越震撼,最后聽到開戰權直接合不攏嘴了,這權力也太大了吧,之前就聽說海軍統領甘寧權力大,但也不是這么一個大吧!

  太史慈羨慕的盯著甘寧,關張華雄具有獨立出征權力所有人都知道,趙云具有在任何時間介入戰場進行支援或者攻擊的權力所有人也都知道,這四個人的權力已經夠令人羨慕了,結果回過頭來才知道,有一個不常出現的家伙享有的權力比這四個加起來都多!

  不過隨后太史慈就明白了,搞不好陳曦讓甘寧來送他還真有深意,沒深意把這樣一個家伙丟過來簡直就是不可思議吧。

  很快太史慈和甘寧這個智商差不多的家伙,就想到了一起去了,然后一臉戲謔的看著甘寧。

  “笑什么笑!”甘寧不傻,自然看到了太史慈眼神中的戲謔,自然明白是什么情況了。

  “加油啊,興霸,我看好你!”太史慈拍了一下甘寧的肩膀“可別丟人了,要是丟掉了主管的帽子,嘖嘖嘖!”

  “哼,我已經知道怎么干了,就這么一點小事還難不倒我!”甘寧冷笑著說道“我可是打算干一輩子海軍主管,讓某些人羨慕至死!”

  太史慈差點被噎死,一臉不解的看著甘寧,他的確很羨慕,但是你也不應該說出來啊,頓時看向甘寧的眼神有些不善了。

  “你想找打?”甘寧看著太史慈不善的眼神,扯著嘴露出兩排大白牙齒,曝著兇光說道。

  “來就來!”太史慈握住自己的方天畫戟盯著甘寧,而甘寧也抄起自己的大砍刀。

  “砰!”一聲巨響,金鐵交鳴之聲,兩人力量猛地爆發,隨后都向后躍去,翻身落地,狠狠地踩在船板上,然后揮舞著各自的武器再一次戰到了一起,自上船來兩人第三十五次戰斗開始了。

  沒有四濺的內氣,也沒有超強的招數,這些全部被船隊的云氣抵消掉了,兩人能比的只有一樣,那就是技巧,不過很明顯是半斤八兩,誰也奈何不了誰。

  陳曦完全不知道自己讓甘寧送貨會被甘寧想象出這么多的深意,而且將那根本就不存在的權力顯擺了出來,狠狠地震撼了一下太史慈。

  大概陳曦要是知道了這些會頭疼不少吧,雖說他現在已經有夠頭疼了。

  陳曦之前燒白瓷的瓷窯再一次開業了,不過不同的是這一次燒的是瓷磚,相對于白瓷來說不講究顏色的瓷磚簡單了很多,不過貌似因為奉高這個地方有點問題,燒出來的瓷磚有一半都屬于紅的,當然紅的顏色也都不完全相同,這種亂七八糟的紅色瓷磚,對于準備貼瓷磚的陳曦來說嚴重是一個挑戰。

  這個時候瓷器都屬于珍品,陳曦這種朱紅色的瓷磚更是讓人賈詡等人感覺到瞎眼,這全都是錢好不,賣上幾個億錢估計不是問題。

  “你說要用這種瓦給玄德公鋪房頂?”孫乾接過一塊假冒偽劣的紅色琉璃瓦震撼的問道。

  “還有這個也要在外墻貼一遍。”陳曦伸手將紅色的瓷磚遞給孫乾。

  “這東西太”孫乾喃喃自語道。

  “還有這個,將地板鋪好!”陳曦命人將兩尺乘兩尺的白瓷板給弄了進來,這東西不太多,不過相對于白瓷杯來說能好做一些。

  孫乾強自咽了一口唾沫“這太奢華了吧”

  “那個給我將玻璃窗弄一塊過來。”陳曦對著門外吼道,很快就有人抬著一塊三尺乘一尺的玻璃窗進來,不過很不幸,并不是透明的,而且還略略帶了一點雜色,畢竟就現在這水準,燒的玻璃杯都不是無色透明。

  這一次孫乾徹底傻了,在他看來這完全就是奇珍異寶級別的東西,居然用來做窗戶。

  “別傻了,按我說的建,記住,我們的目標是不讓玄德公再受到任何豪宅的誘惑!你懂不,區區一點銀錢,那有這件事情重要!”陳曦傲氣十足的說道,主要是他已經在他那個時代見慣了這種東西,完全不覺得震撼,但是對于兩千多年前的古人來說,這些東西都屬于極致的奢侈品,根本承受不起。

  “子川,這些東西hā了多少錢?”孫乾捂著自己的心臟問道,他已經準備好陳曦爆出一個讓他心痛到死的數字了。

  “哦,給別人賣的話估計也就是十幾個億錢的價格。”陳曦說這話的時候已經看到孫乾開始翻白眼了,于是大笑道“公佑放心吧,這些東西除了人工廢了點錢,其他的都不算什么,一千貫不可能再多了,所以放心吧。”

  “哈?”孫乾一愣,他已經做好了暈過去的準備,結果陳曦說了一個地攤價“子川說實價,我能承受住的,放心,我一定能承受住的。”

  “唉,說真話都沒人信,隨你去吧,你覺得是多少就是多少,反正你給我建好,廁所都要貼一遍!”陳曦無奈的擺了擺手,隨后像是想到了什么一般警告道“還有看好人,誰敢貪墨,直接殺!”(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