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一百九十三章 這是你說的,請以此為鑒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神話版三國

  陳曦等人現在做的事情就是橫插一腳,拆散張氏和劉備的交流,讓原本有希望找一個身份平等妻子的劉備回歸到推侍女的狀態。

  陳曦低著頭端著茶碗在喝茶,他總算是明白今天這個牛肉為什么做的那么香了,劉備招待的就不是自己這群家伙,賈詡一行人殺進來的時候劉備正在和張氏眉來眼去,看起來張世平和蘇雙已經被丟到了腦后了,女家主也有女家主的好處,以色事人雖說有點不太好,但是也看對象啊,很明顯劉備這個對象不錯。

  結果賈詡帶頭進來,看到這一幕想回避也沒得回避了,輕咳兩聲淡然的走了進去,大家都是厚臉皮也都不在意,所以尷尬了一下,也就各自坐在了各自的座位,淡定的和劉備吃吃喝喝,至于張氏,在賈詡一行人來了之后就起身回了一禮,然后在侍女的帶領下去了內院,在那里甘夫人這個唯一得到正名的妾侍會接待張氏。

  話說原本這種做法是不符合禮儀,不過劉備沒夫人也就只能讓甘氏上了,反正就是接待一下,畢竟到了劉備這個程度正妻這個位置考慮的東西非常多。

  其實要不是蔡邕干的確實有點不好說,現在死了未婚夫的蔡琰才是最佳的正妻人選,不管名望、出身,還是血統什么的都非常符合,可惜有了蔡邕那杠子事,劉備也就沒有什么好辦法了,蔡琰的身份已經注定了不能是妾侍,所以劉備只能無語望蒼天了。

  回過頭來再說的話。張氏實際上也很符合正妻的身份,要是兩人真對眼了陳曦也沒有什么好辦法,就像歷史上劉備娶吳媛的時候。吳媛不也是嫁了一遍,但是照樣做了皇后,同理還有甄宓嫁曹丕,漢代的時候不講究那些的,只要你身份,地位,名望符合。改嫁不是問題。

  畢竟漢武帝他母親王娡嫁給景帝之前都和人結婚了而且生了一個女兒,然后和金王孫離婚,之后嫁給景帝生了漢武帝。皇帝都這么干,這些自然都不是事了,只要雙方樂意,而且門當戶對。自然有人給你說媒。

  也就是說現在張氏對上劉備所有的條件都符合要求。搞不好兩人真走到一起那就沒什么好說了,雖說這嚴重破壞了曹魏好人x,東吳愛蘿莉,蜀漢一群基這個定理,但是嘛,霸業在上沒有什么不可以的……

  轉回頭繼續說蔡琰,張氏,糜貞。甄宓這群人,說實在的這會群人除了糜貞可以做小。其他人要么你別娶,要么人家做正妻,就這么簡單。

  糜貞的確可以做小,但是你看糜竺那么努力的賺錢,給他妹妹攢嫁妝,你想要讓他妹妹做小,你做夢去吧,上一世劉備都成了徐州牧了,但是娶糜貞的時候還是作為了正妻,所以想要糜貞做小你除非是xx王級別的人物,否則你想想就行了。

  不過話又說回來,要是達到諸侯王這一級別,貌似上面那群人都是可以做小的……

  總之在這個時代,你要打這群人的注意,真的很困難,除非你未娶,而且身份夠高,像陳曦這種,要是單身貴公子,上面那些女的只要去提親都有相當的可能能拿下,但是現在嘛,有了繁簡,那就別想了,別的世家丟不起那個人!

  正因為這樣陳曦現在看蔡琰還有糜貞的眼光純粹的是在欣賞,沒有參雜一點別的東西,所以糜竺對于陳曦很放心,有時候糜貞溜到陳曦家里,糜竺完全不擔心陳曦獸性大發將糜貞給吃了這種事情。

  和往常一樣吃吃喝喝,酒足飯飽之后,陳曦終于站了起來,“玄德公,曦有一事相請。”

  陳曦開口之后,在場其他人像是得到了統一的信號全部停下了筷子,而劉備也靜靜的將筷子整好平放在盤上,坐直身子,看得出來,禮儀教育還是有一定的效果。

  “子川有事還請開口,備有所錯漏還請諸位查漏補缺。”劉備不知道事情如何,但卻沒有任何的不滿,依舊保持著應有的風度,點了點頭說道。

  “曦常在史書上見到有帝王因愛慕奢華,導致國庫空虛,百姓流離,深感奇怪。”陳曦面做苦惱的說道。

  “此次是備之錯。”劉備聽別的話聽不懂,但本就是心中有事,自然明白陳曦說的是什么。

  “好吧,我覺得因為愛慕奢華導致國庫空虛完全不是帝王的問題,沒錢賑災也不是帝王的問題,畢竟國家花錢養了那么一群官沒治理好天下,帝王能花多少?”陳曦扭頭掃視了一遍在場的所有人問道。

  “敢問玄德公,作為君王能花掉天下稅收的多少?”陳曦的問題很古怪,壓根沒有怪劉備今天這事的意思。

  “百分之一的國家稅收吧,更多的是花在了其他地方。”劉備猶豫了一下,將生活用具以及游樂想得非常的奢華,然后還幻想著構建一座座奢華的豪宅,但是花的并不算太多,百分之一已經綽綽有余了。

  “剩下的九成九去哪了?這才是讓國家陷入紛亂的原罪吧,皇帝根本花不了太多,所謂的性奢華不過是一個玩笑,再奢華又能到什么地步?”陳曦冷笑著說道,“說句不好聽的,玄德公要蓋一座世界最華麗的宅院,我不但能不花錢還能賺一些,所以奢華并不算錯,花錢也不是太大的問題,官員的無能才是一切的根本。”

  “高層永遠想讓所有人能過得更好,這可以說是皇帝,三公九卿一直在做的事情,他們或是為了江山穩定或是為了家族繁榮,但是他們一直都致力于穩定這個天下。”陳曦看著劉備說道,他需要讓劉備明白一些東西,雖說世界不是對錯能說清的。

  “野心家的野心不是與生俱來的,而是被天下的形勢一點一點的擠出來了,錯也是所有人都有錯,天下大亂絕對是所有人的錯,就像屠殺和被屠殺,雙方肯定都有問題一般,我們不應該盯著前人的錯誤,有些事情明明不想做,但是到了那個地步也就不得不做了,玄德公你明白我說什么嗎?”陳曦看著一臉迷惘的劉備笑道。

  點了點頭,隨后又搖了搖頭,陳曦回身看著其他幾人,他知道賈詡和李優肯定懂了,郭嘉也是一清二楚,劉曄的神情很明顯屬于想多了,魯肅可能有些想反駁,滿寵看起來有些不滿,形形色色,每一個人都不同。

  “玄德公不必徹底理解,您只需要有一個印象,時間久了自然就會明白,不過你剛剛說多少國家稅收的多少就夠帝王花銷了。”陳曦隨意的說道,然后撓了撓耳朵證明自己剛剛沒聽清。

  “百分之一就應該夠帝王花銷了。”劉備重復了一遍,賈詡和李優不由自主的對視了一眼。

  “既然玄德公自言百分之一國家稅收足夠帝王花銷,還請玄德公也以此為鑒,我們統治的地區有多少稅收,我們就會給玄德公多少俸祿,還請玄德公諒解,同時還請玄德公多多找尋能臣賢士,治下越廣,百姓越富庶,您的俸祿也就會越多。”陳曦躬身相請道。(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