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一百九十二章 對于君主還有未來的期望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神話版三國

  “子仲回來的時候,讓他去我家里,我有事情要交代給他,當然我要是等的太久了,我不會介意給將事情交給甄家的,要知道玄德公貌似感受到了甄家的善意了。”陳曦一臉微笑地說道,現在坐在這里的這群家伙包括自己在內絕對都收了糜竺的好處,肯定會有通知的。

  你就單看郭嘉那風流浪子的情況,就知道需要花多少錢了,要知道這家伙每次還要最好的,俸祿雖高,賞賜雖厚,但是絕對不夠花好不,聽法正說,自己的俸祿都被郭嘉沒收了。

  “子仲現在還在益州,之前聽他說他要和吳家聯絡一下,說是商盟壯大需要強大的商人加入,所以他讓我給他寫了一個文書去拜訪益州牧去了。”魯肅抬頭說道,雖說他也算是一個小土豪,但是和糜竺那種宰了夠富國庫的家伙完全是兩碼事,所以像這種無傷大雅的事情魯肅基本上都是睜只眼閉只眼批。

  “益州啊,那我再等等。”陳曦點了點頭,吳家的話,糜竺要談那些關乎以后家族走向的大事就必須親自去了,而不能像普通商人那樣用一個管家應付一下了事,“不過新稅法制定完之后,他還沒回來,那就對不住了,天上下錢雨都比之不及的大生意,我只能給別人了。”

  全場寂靜,雖說就幾個人,但是之前陳曦不再暴怒的時候大家都是喝茶的喝茶吃點心的吃點心,啃水果的啃水果,醉醺醺的家伙繼續趴在桌子上,而現在全場安靜沒有人說話,陳曦的來錢手段,所有人都佩服,雖說這家伙根本不去經商。

  “子川還是說一說讓我們明一個心。”簡雍作為最早的老人這個時候當仁不讓的站了出來。

  “雖說奉高地理位置不算好,但是等糜竺回來正式開辦之后,一年內稅收超過南陽整個郡應該不成問題。”陳曦面上帶著一抹得意說道,畢竟到了現在他終于有資格干這些事情了而且一些賺錢的技術也有強大的武力護持不用擔心被諸侯下絆子了。

  “嘶!”在場眾人皆是吸了一口氣,南陽郡是什么地方所有人都知道,就算是當初東都洛陽未衰之前,南陽宛城的繁華都足以令天下側目,而現在陳曦敢言以一城逾越南陽,那需要何等的繁華。

  “基本就那樣了,所以里面油水很多的本著肥水不留外人田,我覺得子仲還是快點回來的好。”陳曦撐著腦袋無所謂地說道。

  “肥水不流外人田?甄家也算?張世平和蘇雙真可憐……”法正小聲的嘟囔道。

  陳曦橫了一眼法正,眼見所有人都是一臉古怪的看著他,無奈的開口道,“利潤太大了,非五大豪商級別無法入選,就這么簡單。”

  “算了,不說這個了我們一起去玄德公那里吧,我已經嗅到了肉的香氣,做的越來越不錯了,就要這樣,不枉我一番心血,你們還有什么要求之類的嗎?”陳曦先是無奈的嘆了口氣,雖說換了一個話題雖說還有一堆事情還沒丟出去……

  “食不厭精膾不厭細,不正是你要培養的嗎?”劉曄隨意的說道,隨后面上一變,賤笑著看向身旁的賈詡。

  “香車美女也不能少的。”賈詡加了一句。

  “書卷文華也是必需的。”李優走的時候拍了拍了陳曦的肩膀說道。

  “豪宅富貴還差了不少!”魯肅嘆了口氣說道。

  “睥睨天下的雄豪。”“包容萬物的氣魄。”簡雍和孫乾起身一人又補了一句。

  “公正嚴明,不偏不倚。”滿寵自然的說道,

  “醉臥江山醒掌天下。”郭嘉醉醺醺的拉著法正路過陳曦,又加了兩句。

  “你也要說?”陳曦兇狠的盯著劉琰。

  “隨大流而已。”劉琰苦笑著說道,門口一群人都轉身盯著他,頓時感覺肩上壓力巨大,心中一橫開口說道,“英勇、睿智、勤勉、虛心、愛民,古圣賢所求,今萬民所望皆得償所愿!”

  聽完陳曦差點一口老血噴出,劉琰的要求比之前那些人加起來還過分。

  聽著外面歡快的笑聲,陳曦默默地抽了一下自己的嘴巴“讓你嘴賤,多說了一句這一下麻煩了吧!”

  陳曦之前說的那句話,實際上是得意自己將劉備熏陶得不錯,結果這群人一人加了一句,這已經不是陳曦所需要的世家子培育了,前面幾個還到屬于陳曦要做的事情,后面幾個已經是在場諸人對于劉備的期望了,而陳曦之前話的意思就是自己會熏陶出來的,這個重擔,重的簡直無以復加……

  “威碩,你等著!”陳曦憤怒的咆哮道,果然關底的家伙永遠是最狠的,劉琰的那個目標根本沒有辦法達成!

  “我們這么整子川沒問題吧。”劉曄一邊走一邊問道,“這條件有些苛刻,尤其是威碩太苛刻了!”

  “被整還是整他?”魯肅神情自若的扭過頭來問道,果然老好人整起人來絕對不是鬧著玩的,面上毫無愧色,心中也沒有什么壓力,一副理所當然的表情,頓時劉曄惡寒,他完全不知道和自己一起這么長時間的魯肅有這樣一面,做起壞事來完全沒有壓力。

  “一年也整不了幾次,唉”魯肅好像想起來什么一樣寂寞的說道,“你們不覺得子川和孝直的差別好大?”

  “這么一說……”賈詡扭過頭來打量了一下魯肅,“子敬也不過雙十之數吧。”

  “……”瞬間在場所有人都不說話了。

  “奉孝和子揚好像也才二十二歲是吧。”李優接過話茬問道,之前一直注意這些人的才華,現在一想,這群家伙最大的也就是滿寵,不過也才二十四歲。

  “你們越年輕,主公的優勢越大。”賈詡搖了搖頭說道,他和李優已經很難再有進步了,而面前這群人現在可能還會因為經驗和見識不如自己兩人,但是過不了幾年這些人攢夠了經驗,最少也可以支撐三十年!

  唉,怪不得陳子川永遠將培育下一代掛在嘴上,代代如這群人這么昌盛,君主又能像主公這樣放權,萬世基業并非不可能!賈詡默默地感嘆道,像魯肅這種隨便磨礪兩下就能丟到任何地方去上任了,就算上一代腐爛了,這一代也足夠掀翻他們,年輕,就是資本啊。

  賈詡側身又看了看法正,這種還沒成熟,但是卻已經是鋒芒畢露了,想來少則三年就會堪比今日的郭奉孝了,陳子川補得不光是主公的世家子教育,大概還有文臣武將的精英教育吧,比方說坦之,孝直……(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