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一百九十章 用怒火逼著你們奮力工作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神話版三國

  一輕手輕腳的將繁簡放到床上,然后給蓋好被子,陳曦舒了一口氣,抱一會兒還沒什么,抱的時間長了,不光是腿麻,胳膊也是會疼的,就算繁簡很輕,但是十六歲的女孩,好好的養大,再輕能輕多少。

  “夫君看起來好溫柔哦”陳蘭趴在窗戶上微笑道。

  “算了吧,還是你好養一些。”陳曦無奈地說道。

  “大小堊姐就應該這樣吧。”陳蘭笑嘻嘻的說道,很自然的接受了陳曦的話。

  “還好吧,就是想的太多了,對了,嫁衣你繡好了沒有?”陳曦無奈地說道,隨后覺得說這個有些不好,于是換了一個話題。

  “沒有。”陳蘭搖了搖頭說道。

  話說古代婚禮本就是越一級的,原本陳曦只是一個普通人,消了陳蘭奴籍之后,陳蘭就猜到陳曦打算娶她做妾,那個時候就開始做嫁衣,小半年就繡好了,不過后來還沒來得及穿,陳曦就成了關內侯。

  婚禮延遲,很多東西也要換,首先陳蘭的嫁衣就不合格了,婚禮越一級原本準備的是“大夫”一級的,現在得話直接就是“諸侯”一級的,所以陳蘭的嫁衣就需要徹底重繡,而且這次要繡的東西比上一次多了太多,不過這種麻煩的事情對于陳蘭來說很好,很興堊奮。

  “沒繡完還出來玩啊,趕緊回房繡你的嫁衣。”陳曦伸手點了一下陳蘭的腦袋,“我可說好了,要是到時候沒繡好,可別怪我娶簡兒的時候沒有娶你,要知道以我的功績到時候你要是陪嫁的話,除了良家妾的身份,可能會有一個夫人的文書,過了那個時間可就沒機會。”

  “我回去繡嫁衣。”陳蘭雙眼放光,興堊奮的說道,她可完全不知道陳曦想給她弄一個夫人的文書。

  “去吧去吧。”陳曦擺了擺手說道。

  漢代夫人的身份可不容易整,若非陳曦實打實的拍死了過百萬的黃巾,漢庭又覺得陳曦太過年輕只給了一個空頭爵位,想要兩個夫人的文書這種事情你想都別想,妾侍就是妾侍,不過現在皇權旁落,所以很多事上面也就睜只眼閉只眼,兩個夫人的文書太常已經弄好了。

  怎么說陳蘭也算是當初不離不棄和他共患難的侍女,給一個良家妾身份總覺得有些虧欠,所以給弄了一個夫人的文書,有了這個文書,陳蘭出門就能享受到正妻的待遇,在家里也能享受一份不多的俸祿。

  要知道在漢朝時期,妻的身份和夫的身份是等同的,也就是說夫妻兩人在外享受的待遇是相同的,而妾只是玩具,最多好點有一個良家妾的身份,不會讓掌內的妻子不滿的時候,隨隨便便送走,或者處死什么的,而且在正妻死后有機會上位成為正妻。

  簡而言之漢代夫人這個身份實際上是唯一的,和唐朝那種誥命完全是兩碼事,只能頒發給正妻,而且還是兩千石以上官員的正妻,所以能享受到的人不多,算得上是很珍貴的稱號。

  陳曦現在身份要給繁簡弄一個夫人身份幾乎不需要做任何事情,三書六禮之后,夫人的文書就會自己下來,畢竟陳曦現在不管是職位還是爵位都達到了,但是要給陳蘭弄的話,就困難了好多。

  不過還好現在是亂世,而且皇權旁落,漢庭被董卓蹂躪了一番之后,又落到了李榷和郭汜兩人手上,自然過的更爛了,吃穿都開始有問題了!

  新任太常很明顯是一個明白人,陳曦借糜竺之手錢糧砸下去,這事情就搞定了,當然太常卿也說了要是到時候陛下無意查到了可不要怪他之類的話,陳曦根本沒當一回事,到時候,劉協根本管不到這種事情上!

  至于宣讀的上官也就是劉備陳曦相信劉備肯定會睜只眼閉只眼當做什么事情都沒有的。

  擺平了家里可能存在的問題,陳曦直接朝著政務廳殺去,這次一定要做出怒火沖天的情形好好的整頓一下魯肅那幾個家伙,然后一堆事情就能交出去了,他設計的道路到了這個時候每一個齒輪都必須高速轉動了!

  “那個誰,對了阮鈺良,你把你的劍給我!”陳曦對著銅鏡將自己憤怒的表情做好之后就朝著政務廳殺去,結果下了馬車看到阮鈺良站在門口,頓時發現自己少了什么,一把搶過阮鈺良的劍,直接殺了進去。

  “嘭!”陳曦將劍狠狠地拍在桌子上,瞪著面前幾人,今天形勢不錯,包括孫乾在內的所有人居然都在!

  “子敬,告訴我奉高是怎么回事!”陳曦轉化成咆哮帝,對著魯肅咆哮道!

  “文儒!主公怎么回事!”不等魯肅開口,陳曦扭頭看著李優繼續咆哮。

  “伯寧,你的新法呢?”

  “奉孝,你還喝!劉景升將荊州都差點喝沒了!”

  “文和,袁紹怎么回事?怎么最近一段時間的消息變得這么模糊,什么叫做雙方會戰與界橋,未見局勢!”

  “還有,子揚,你笑什么!你的政務模版完成了?”

  陳曦上來一陣咆哮直接將在場所有人都鎮住了,之前大家樂樂呵呵的喝茶,吃點心,順帶做點政務,結果現在都有些不好意思了,這些事情貌似都差好多。

  “消消氣,消消氣。”魯肅不愧是老好人,還以為陳曦被外面的情況慪了一個半死,跑過來宣泄,于是趕緊勸陳曦消氣,然后給陳曦倒茶,“喝茶,喝茶。”

  “玄德公的財產和整個泰山的財產分離,發俸祿,最多多給點!”陳曦陰著臉說道,精神力直接從雙眼溢了出來,狠狠地掃視在場這些人。

  陳曦明顯火大的時候沒人撩撥,更何況他們也都曾討論過這個問題,財產分離的確是一個不錯的選擇,于是這件事就這樣通過了,到時候大家一起扛了。

  “第二個,戶籍,子敬還差多少!”陳曦扭頭看著魯肅問道,眼見魯肅苦悶的神情,陳曦面皮跳了跳,一種不妙的感覺出現了,試探著問了一句,“不會還沒做吧?”

  魯肅苦笑,這一段時間他主要忙了夏種,運回來的繳獲物資分配登記,以及遷入人口房屋處理、田產分布,外加工匠分類,林林總總下來根本沒有時間去做。

  “好吧,這個回頭我幫你。”陳曦無奈,看魯肅神色就知道估計是沒做了,扭頭問滿寵,“伯寧怎么回事,新法呢?你不是一直在弄,稅法出來了沒有?”

  “刑法我在行,稅法我覺得需要找一個計然學的賢能幫忙一起處理,其實糜子仲也適合,可惜他是一個商人,我怕他不能做到不偏不倚。”滿寵苦笑著說道。

  “你將量刑處理好,其他的交給我。”陳曦平緩了一下語氣說道。

  “界橋沒有消息才是最好的消息,說明還未分出勝負,不過我看了界橋附近的地勢,對于白馬義從很不利,公孫伯圭太過自信了。”賈詡沒等陳曦開口就將所有的信息說了出來,畢竟這一段時間袁紹對于界橋防的厲害。

  扭頭看向劉曄,只見劉曄苦笑連連的說道,“我就去做,我會記得做好的,你放心吧。”

  回頭再看李優,只見李優嘆了口氣,“此次確實是我的過錯,之前有些大意了。”(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