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一百七十七章 半桶水有時候還不如空瓶子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神話版三國

  “沖鋒!”關羽大吼道,帶著自己的校刀手玩命的沖了上去,然后不到一刻鐘城門就被打開,隨后萬余大軍長驅直入,直撲郡守所居之地。

  劉曄看著城門打開的那一瞬間冷汗都流了下來,他算是明白了為什么陳曦每天都要鬧著對士卒進行思想教育了,不求令行禁止,至少要在必要的時候不能亂!

  最多幾千萬錢砸下去城門樓子就混亂不堪了,尤其是在那種地方士氣極其低迷的情況,幾千萬錢砸下去,城池就能拿到手了……

  回去就要將這件當作反面教材!劉曄抹了一把腦袋上的冷汗,趕緊拿出紙筆開始記錄。

  劉曄估摸了一下,就之前那士氣,如果陳紀在場大概也彈壓不住士卒搶錢的,不過陳紀估計能以自己的刀震懾住這群人,至于會不會埋下什么隱患,那個時候誰還顧及的了。

  陳紀在聽到城破之后,想都沒有想直接就跑了,關羽那種實力,在這種亂軍之下發揮出來的威力簡直讓人震驚,陳紀覺得自己要是沖上去,估計就是一刀看宰的貨色,至于逃回去袁術怎么面對,這已經不是陳紀要考慮的了!

  另一邊賈詡盯著譙郡看了又看,說真的賈詡不怎么支持打譙郡,畢竟好處撈的已經夠多了,一車車的往回運,不管是錢還是糧食,亦或者是工匠,延綿不絕的往回拉,賈詡估摸著那么多的物資都夠青州揮霍到重建完畢了,沒必要再繼續浪費人力在譙郡上面了。

  正因為這樣賈詡的看法就是圍而不打。派人去四處收繳錢糧工匠等物資運往泰山。

  賈詡將所有的事情說清之后,劉備就表示打不打都不重要,賈文和既然作為東路軍師。這件事全權交給賈詡負責,有了這句話之后,賈詡就將劉備弄到沛縣去感受老劉家四百年前的老家去了。

  東路的三萬多人,趁著夜色生霧的時候逐步的撤離去攻取周圍的縣城,只留下張飛和賈詡領著三千人守著一個空大營每日在城下挑戰。

  張飛是一個粗神經,對于這種危險的事情完全沒有感覺,反倒樂在其中。每天領著一千人去譙郡城下面挑戰,反正張勛只要不是傻子就不會下來和張飛單挑。

  就這樣十幾天下去之后,某日張勛檢查城防的時候。無意間看到有鳥雀落到對面的大營中,感覺到有些奇怪,但是又找不到問題在哪里,問旁邊的眾人。無一能答出。無奈之下張勛只好撓著頭離開了。

  是夜子時有一人攜毫縣縣令印璽重傷來到城墻下,然后勉力將印璽還有信件全部交給守城將士,順吊籃而入譙郡,給張勛帶了最新的消息,不過由于縣尉來的時候已經重傷瀕死,張勛全力搶救到天明,總算是穩住了傷情,打算問一下情報。

  “什么!”張勛看著面前那個肖縣縣尉咆哮道。

  “肖縣、豐縣、沛縣、鄼縣、竹邑、谷陽、洨縣、虹縣這些縣現在已經全部陷落。”縣尉捂著傷口掙扎著說道。甚至于嘴里都開始吐出了血沫。

  “這怎么可能,張翼德天天來我譙郡城下挑戰。整個大營每日操練……操練……”張勛說不下去了,他突然想起來今天看到的那一幕鳥雀落入大營的情況,還有這么一說,他才注意到,他從來沒有見過后營出來過人!

  “張翼德,我必殺汝!”張勛咆哮道,“全體整軍,我要取張飛項上狗頭!”

  另一邊張飛好奇的看著賈詡每天給后營撒點谷子,而且有一些笨蛋鳥兒甚至都落到了賈詡的身上。

  張飛這個人很尊敬文官,但是對手下士卒一般,所以張飛對于這個極有能力的文官非常的尊敬。

  “走了,翼德準備整軍備戰,譙郡要下來了。”說著賈詡隨意的將手上的那一把谷子丟了出去,扭身朝著前寨走去,“記著這一次張勛出來你扭身就跑就行了。”

  “哈?”張飛撓著頭一臉不解地說道,這都什么和什么,怎么回事?

  “那個,賈軍師,為什么張勛會出來呢?我之前罵了那么久,他都沒出來,為什么現在會出來?”張飛不解的問道,完全想不明白。

  “因為他比較聰明,可惜卻是死讀書,將計就計而已,一知半解有時候比完全不知道還要好對付,一本兵書,甚至是一個計謀只要了悟通透,自身沒有太大的問題,成為一個優秀的統帥很簡單的。”賈詡一邊帶著張飛,一邊神色淡然地說道,勝券在握了。

  賈詡很清楚,作為袁術手下最得力的大將之一,張勛必須要在這一次戰斗中表現出不同于其他人的東西,而之前一直被壓制,現在有了一個機會,還不抓住的話,他和之前失敗的那群普通將領有什么區別。

  最重要的是鳥雀入營這種事情,所有的兵書上都記載的是兵營無人,畢竟小鳥們天生的趨吉避害,對于危險感知很靈敏,要是軍營真的到處有人訓練絕對不會落下去的,這是最簡單的佐證。

  可惜啊,鳥畢竟是鳥,只要所有的士卒躲在營寨中不出去,而又有人將谷子撒到營寨中,這些沒多少大腦的小鳥,自然就會營造出兵書上所說的空營情況。

  劉備的人打完都回來了,全部窩在營中,順帶再說一句,就算是只有三千人,一個信使能說進來就進來?有一種間叫做死間,雖說還沒有死……

  一千貫錢買一條命,就這么簡單,情報都是真的,只不過時間晚了兩天,印綬章子,傷口什么都是真的,不過看起來貌似不會死的可能性很大,估計以后這個死間全家能好好的生活了。

  賈詡面帶笑意的往出走,不急不緩,就算是陰謀,在他的能力之下也會一步一步的往下走,就像這一次賈詡帶著張飛剛剛跨出后營,張勛就出現在了城墻上,拉弓射箭,全身內氣激蕩全力朝著劉備后營射出箭矢。

  沒有那種內氣離體加持離體實物的力量,箭矢不過飛行了數百米便開始下落,不過由于是拋射勉強能夠到后營,只見弓矢落地,數十只鳥雀沖天而起,頓時張勛憤怒的一甩弓,一拳砸在城墻。

  “整兵!”張勛一臉憤怒的走下城墻,對著手下將校安排到,這一次他發誓他一定要卸掉張飛狗頭。(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