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一百七十四章 換職業高手來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神話版三國

  華雄屬于比較奇葩的角色,當初跟著董卓的時候也干過壞事,但是有時候也會干點扶老奶奶過馬路,送小朋友回家的事情,而跟了劉備之后,自覺劉備應該仁德,所以陳曦命令他去找盜墓賊,他直接沒去。

  “軍師,掘人祖墳太傷陰德,以軍師之能何須如此?”華雄聽陳曦問起交代給他的事情頓時單膝跪地勸誡道,他實在不忍陳曦因為攻取平輿敗壞了名聲。

  “哈?子健你說什么?”陳曦撓著頭問道。

  “挖袁家祖墳!”華雄聲音低沉的說道。

  “……”陳曦以手拂面,“子健你的心也太毒了吧,這種事情都能干的出來,不過的確是一個好辦法,只要你將袁家祖墳挖了擺在平輿城下橋蕤就算知道必敗也不得不打了,甚至只需要做一個樣子,橋蕤都需要出兵,嗯,這辦法不錯。”

  “……軍師,勿要開玩笑!”華雄鄭重地說道。

  “好了,死者為大,我還沒有到那種程度,放心吧,我只是讓你找點專業人士,沒看讓文則堆一個土山于禁都挖出水了。”陳曦聳了聳肩說道。

  華雄腦子還沒有轉過彎,完全不明白陳曦說的是怎么回事,只能愣愣的看著陳曦,希望對方解釋,不過現在他也算是知道陳曦并不是想要挖城外的袁家祖墳。

  “唉你不覺得我們挖地道進去幾百人開城門要比攻城簡單的多嗎?而且盜墓賊做這種事情屬于職業級的,我建了土山將里面看的差不多清楚,讓他們目測一下,挖一條道也不算困難吧,這比盜墓簡單多了,就是挖一條隧道。大概一個月就能搞定,袁術不回軍,我們拖上一個月。就現在這個形勢完全無壓力。”陳曦表示這種情況不用土工作業減少傷亡簡直對不起啊。

  “唉,不過要不是為了給劉景升一點面子。我們就應該直接從這里堆土坡到平輿城上,也就三五個月的事情……”陳曦無奈地說道。

  “哈?”華雄一愣,隨后瞬間明白這就是一個視覺盲點,沒人想過的計策才是好計策,當年匈奴被李牧打成了狗,不就是因為匈奴完全沒想到李牧蹲在大草原的草皮地下設伏,結果十幾萬人直接被坑死了。

  現在陳曦這套挖隧道又是一個沒人用過的好計策,瞬間華雄就明白了自己該干的事情了。

  至于另一個堆土平推這個戰術在華雄看來驚艷無比。只要人多全都是毛毛雨了,反正某些城池就算你有兵力優勢攻上一兩年都拿不下來的,這一招費時再多也不過三五個月,而且過分點堆的比城墻還高,這完全就是吊打對方的節奏,雖說夠慢,夠笨,但是架不住這個方法無解,記下記下,說不得哪年就用上了。

  “還請軍師海涵。雄這就去將汝南的盜墓賊全部抓過來。”華雄拱手說道,陳曦說出軍務,他瞬間就明白自己已經耽擱了兩天時間里。“今日黃昏之后必然開工!”

  “黃昏……”陳曦斜視華雄,“你還懂這個?”

  “略懂略懂……”華雄有些尷尬的說道,董卓干這個事情比較順手,跟的時間長了自然明白了其中的忌諱。

  “人找來,由你帶去看看挖到哪里,在哪里動工,別像文則那樣挖了兩下連水都給我挖出來了,至于怎么掩飾就交給你了,本來要不是事情比較急。我們就應該用點更笨的辦法,比方說堆土坡。平推過去。”陳曦表示這件事就交給華雄了,然后又拿出于禁那個反面教材。

  不過說起來也是于禁搞笑啊。讓他堆一座土山,他就派人伐木,挖土,然后在取土的地方挖出來了一個坑,也不深就幾米,結果第二天就出水了,現在已經成了一個小水潭,唉,這就是沒有專業人才所導致的悲劇。

  正因為這樣,陳曦覺得與其讓于禁到處挖又挖出水,還不如讓專業人士來,盜墓賊要是連隧道都搞不定,那還是埋了吧。

  軍隊的實力有多拽,陳曦在青州的時候就知道了,華雄說黃昏之前將盜墓賊抓來,果不其然,到了黃昏華雄的手下就趕了兩百多盜墓賊過來,果然高門大戶祖墳的附近永遠少不了這些職業高手,基本靠這玩意吃飯。

  看著面前這群身形消瘦微微有些佝僂,雙眼渾濁的少年青年中年,陳曦就知道這個時代盜墓的過的也不是很好。

  “軍爺放過我們吧,我們再也不敢了。”不知道是誰第一個開的口,隨后面前這群人此起彼伏的一片哀求之聲,甚至于有一些都已經開始跪地求饒,這個時代的盜墓賊除了曹孟德還沒開發出來的摸金校尉以外,其他的全部都屬于抓住了就該殺的角色。

  陳曦朝著華雄使了一個眼色,只見華雄一聲暴吼,“閉嘴!”所有的盜墓賊全部瑟瑟發抖。

  扭頭再給于禁使一個眼色,很快一箱子錢就抬了上來,話說大軍出征一般是不帶錢,但是一般來說打著打著就有錢了,就像陳曦的軍隊出蕃縣的時候還沒有錢,結果達到平輿的時候奇珍異寶不算,十幾個億錢還是有的。

  不過這也是沒辦法的事情,路過人家的城池不將對方的府庫搬的能跑馬陳曦都覺得對不住這次打這座城。

  一般來說繳獲這種東西作為統帥至少要拿走三成以上,否則的話所有人面上都過去,上上下下也都不會放心,所以陳曦大大方方的拿走了屬于自己的那部分,隨后就覺得什么生意都沒有這個好。

  至于死亡補貼,陳曦覺得自己都拿了幾億錢了,死的人也不多,士卒死了一個十貫,他親自把關去發,傷殘的看情況兩貫到五貫,橫豎不到一萬貫。

  至于傷殘兵只要沒死,上過戰場有經驗,殘了可以去混屯田兵的底層軍官,反正屯田兵一般也不戰斗,就是收繳收繳俘虜什么的,陳曦發補助金發的很淡定,天上飄的錢,就是在撿,一萬貫什么的毛毛雨了……

  總體來說烈酒消毒,麻布隨便一裹的死亡率要比什么都不管低的太多了,雖說經常會有一些混蛋將酒偷喝掉……

  見錢眼開是很多人的本能,之前還顫顫巍巍的一眾盜墓賊現在全部盯著那一箱錢看,畢竟大多數盜墓賊都不會是富貴之人。

  陳曦扭頭有些怪異的看著于禁,他記得自己讓對方準備的是金餅子,雖說體積不如這一箱錢,怎么現在給換成了銅板,要不要這么吝嗇。(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