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一百七十一章 各自的怨念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神話版三國

  陳曦發起狂來也不是鬧著玩的,之前打蕃縣的時候倒還罷了,畢竟七萬大軍圍攻一個無名小將駐守的小城,一鼓而下之后,魯郡整個就被封住了,打不打回來再說。

  分兵之后,陳曦手上的兵力大減,只剩下華雄的七千部曲,還有于禁的四千老兵,陳曦自己帳下的五千士卒,以及許儀,吳敦的四千人,一共也就兩萬人,不過好在全部是老兵,否則的話就這么點人讓陳曦跨州去攻擊汝南,陳曦真心沒有多少信心。

  這個時間好的一點在于完全不需要帶糧草輜重,陳曦一路幾乎走直線,沒糧了直接就食于豫州,不得不說這個產糧地真心好,而且今年年景也好,豫州不缺糧食,陳曦一邊行軍,一邊借糧,他的目標就是在一個月之內必須壓到汝南郡平輿之下!

  陳曦盡力保持著強行軍,一路上已經撲滅了好幾座城池了,還好袁術給豫州留下的防守兵力不太充足,而劉備分兵之后,張勛很正經的盯上了作為君主的劉備。

  現在已經和劉備在沛國沛縣,也就是老劉家的發家地打了好幾架,不過很明顯一戰都沒勝,第一天劉備才去的時候去偷襲失敗,遭了賈詡的算計,自己的大營沒了,被張飛引兵追殺了一夜。

  隨后固守沛國被賈詡設計引出來大殺一陣,差點連小命都丟給張飛,而后又是一路逃竄,結果被賈詡下令張飛尾隨追殺。硬是趕了三天,張勛前腳邁進臨沮,后腳張飛就殺了進來。現在硬生生被賈詡以弱勢兵力壓在譙郡不得而出,只能四處求援,想來過不了多久袁術就能收到譙郡的急報。

  陳曦現在非常慶幸袁術還沒有將老家搬到揚州九江郡也就是后世袁術稱帝時期的壽春城,現在老家還在平輿,要是搬到了壽春城,陳曦就只能罵一句有心殺賊無力回天了,因為太遠了。現在平輿雖然有點遠,但是一路上阻礙還不算太多,陳曦否決了華雄繞道陳國的提議。直接走了直線,既然賈文和那邊打的有聲有色,困住了張勛,那么現在他們的面前也就剩下荀正、橋蕤兩人了。

  十日之內。陳曦帶著華雄。于禁走直線連破兩城,雖說柕秋基本上是偷襲所破,而隨后的夏邑則是華雄拿著柕秋的令符將袁術部隊引了出來,之后于禁強襲城池在半個時辰之后拿下來的。

  十五日的時候陳曦兵壓苦縣,不過這一次他的部隊全部穿的是袁術部隊的衣服,途徑建平之時賈詡命人送過來的張勛正規的調令文書,直接坑死了荀正,苦縣遂下。

  之后荀正防區的調令一陣混亂。陳曦靠著合理的換防文書拿下了寧平,項縣。

  最后總算是在二十五日的時候兵臨汝南。平輿就在眼前了,不過這個時候之前那些小聰明都沒有了意義,橋蕤已經從荀正那里得知了陳曦的慣用手法,直接封鎖了城門,三萬豫州軍根本不和陳曦一戰,守住平輿便是大功,要是平輿有失,斷了荊州和豫州的聯通要道,那么,多少個橋蕤都不夠砍的。

  “軍師,這怎么打?”華雄盯著面前這座雄城,對于橋蕤鄙視的無以復加,明明有那么多士卒居然不敢出城一戰,直接當了縮頭烏龜。

  “看情況吧,要是五日之內袁術有回軍的意圖,我們就不要折騰了,要是五日以內,袁術沒有回軍的意圖。”陳曦站在城下看著這座巨城仰天長嘆,“那就只能將其打下了,至于怎么打下……”

  攻城是一個技術活,古代某些人攻城戰直接靠計謀完成,有些人的攻城戰純粹就是靠人堆,很明顯陳曦手下這點人要是靠人堆,真的是在找死。

  華雄也是漠然無語,平輿這座巨城里面兵精糧足,要是對方徹底當了縮頭烏龜,那么沒有十萬人慢慢磨上一年半載的就別想破城了。

  就跟現在袁術攻打江陵一樣,除非他能一鼓作氣拿下江陵,否則的話一直拖下去很有可能讓劉表反敗為勝,想想當初曹操圍鄴城一樣,花了一年多都沒打下,最后還是靠著水攻才勉強拿下了鄴城。

  想到這些,陳曦就頭大了,平輿要是能拿下,直接就扣住了袁家一家老小了,袁術十之就會亂了心神,不過袁術就只有一個兒子,對其的防護不是鬧著玩的,可以說平輿這三萬士卒還有橋蕤這個大將實際上都是用來保護袁耀這個袁家嫡子的,所以打袁家老小注意的想法可以熄滅了,只能想想如何在盡可能少傷亡的情況下拿下平輿了。

  劉備,曹操攻取豫州的消息早已擺在了袁術的幾案上,開始以為不過是廯疥之疾,結果最近幾天傳來的情報不管是張勛還是荀正,亦或者李豐,梁剛沒有一個能招架住曹操和劉備的。

  尤其是曹孟德,動作之快,簡直讓袁術感覺到不可思議,在第一天得到曹孟德兵出潁川的情報,袁術還在罵曹孟德找死,等回去了一定要給曹孟德顏色瞧瞧,結果第二天還沒到曹孟德已經將陽翟,穎陰,穎陽這三個潁川最重要的郡城打了下來!

  隨后的襄城,定陵,昆陽,舞陽這些地方全部出現了危急的情報,然后接到危機情報的次日,袁術緊急下達的調令都還沒有到達各地,城破的情報便已經擺在了幾案上。

  至于劉備那一邊形勢也不太妙,不過相對于曹孟德那種未知的攻城手段,劉玄德要安穩的多,至少三路皆是大勝的劉玄德,現在每一部都被堵在他辛苦修建的郡城之下了。

  “傳奉先過來。”袁術對身旁的傳令兵命令道,最近袁術總覺得呂布不太盡力,每天攻城的時候按時按點去和黃忠一戰,但是到現在為止愣是沒有見到黃忠或者呂布受過傷,而且每每戰完江陵守軍的士氣就會拔升,原本低迷的士氣硬是被呂布和黃忠每日按時的單挑拔升到極高。

  “將軍,袁公路又有事找您。”張遼一拱手說道。

  “別理他,告訴傳令兵我正在練武,除了每天叫我殺黃忠他就不會說點別的,我每天盡心盡力的戰斗,自我來到他袁公路這里,為他打下偌大的疆土,不但不對我進行封賞,還每每因為不能斬殺黃忠而訓斥于我!他袁公路可對得起我!”呂布憤怒地說道。

  隨著袁術軍士氣日漸低迷,袁術對于呂布的怨氣也逐漸出現,完全沒有顧及到呂布可是為他打下偌大疆土的功臣,而且人家還不是他的手下,自然因此呂布也對袁術心生怨恨。(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