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一百六十六章 襄陽城破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神話版三國

  呂布率領著并州狼騎,恢宏的云氣金色的鋒銳夾雜著火焰的灼熱,近五百米長的大戟直接切碎了還沒有來得及防御的襄陽守衛的云氣,一擊之下至少震死了數百襄陽守衛。

  擊穿襄陽防御之后,余下的力量狠狠的砸碎了襄陽城的城門,并州狼騎和孫策帶領的老兵順著襄陽北門奔涌而進,一路搶殺,直撲劉表府邸。

  “殺!”孫策兩眼血紅一馬當先,呂布那天神一般的實力實在讓他震驚,不光是武藝,還有統帥,襄陽城三十里處老將王威率兵阻擊的部隊,只用了一刻鐘就被呂布鑿穿,然后分割切碎。

  之后呂布一馬當先,并州狼騎隨之呼應,舍棄了到手的功勛,以極高的速度直奔襄陽城門,在襄陽守衛還沒完全反應過來,呂布的攻擊就狠狠的砸在了那層光罩上面,號稱內居數十萬百姓的襄陽城,在還沒有調動起城內百姓的散發出來的云氣之前,呂布就一擊砸碎了那還沒有成型的光罩,然后奮力切碎了正在形成的云氣,余下的力量直接當著剛剛跟來的孫策的面轟碎了城門。

  震驚了,孫策徹底震驚了,太奔放了,實在是太奔放了,呂布實在是太奔放了,原本周瑜都估計需要圍住襄陽,困上一年半年的襄陽城就在這一擊之下告破。

  “殺!”孫策已經看到自己報仇的希望了,劉表的荊州牧府邸就在眼前。

  “哈哈哈!”呂布恣意的宣泄著自己的力量。

  虎牢關前一敗之后,呂布心中有了污點。等洗盡塵埃之后卻又遇到了李榷郭汜的大軍,那種任你個人再英勇也不過笑話的大軍,呂布再一次面對了失敗。不過那一次雖敗猶榮,因為他單槍匹馬鑿穿了郭汜的大軍,殺了進去,一招重創郭汜,就差那么一點就擊殺了對方,可惜對方軍陣將合,無奈之下。呂布撥馬回轉,險險的脫離了危險。

  那種生死一線,那種雖千萬人吾亦來去自如的氣魄徹底的補全了呂布的心靈。那一刻幾乎圓潤通透的武道之心,瞬間洗凈了所有的塵埃,他已經明白了,他不需要那些東西。不管是張飛瘋狂的力量。關羽一擊必殺的爆發,或者是趙云非人的速度,他統統不需要,他是呂布,他不需要去追求這些!

  一戟擊殺荊州一名小將,呂布身上的氣勢越來越宏大,不需要那種爆發性的技巧,他呂布只要平穩。他呂布每一戟都足夠壓制所有的敵人,他有這個自信。不管是張飛還是關羽,亦或者趙云,現在的呂布已經有足夠的覺悟!他有足夠的自信擊殺面前所有的敵人。

  孫策奮力的斬殺著四周的守衛,終于沖殺進來荊州牧府邸,可惜卻被一員將領率兵擋住,不過身負血仇的孫策奮力的壓制著對方,完全沒有因為年齡的問題出現劣勢,甚至還因為憤怒身上的氣勢微微的出現了變化。

  “速速帶主公軍師離開!命各縣節節阻擊,撤退江陵!”擋住孫策的那個漢子奮力逼退孫策之后大聲的吼道,直到現在劉景升依舊頭疼欲裂,根本無法處理政務,而同樣整個襄陽的高官基本沒有能處理政務的。

  “給我死開!”孫策手握他父親給他遺留下來的古錠刀狠狠地砍翻身旁的士卒,廝殺間孫策有一種感覺,自己在不斷的成長,速度變得更快,力量變得更足,反應也在上揚,對于云氣的流轉也能微微感覺到了,甚至這一路廝殺他機會沒有感到疲累,胸中的怒火隨著不斷的宣泄,氣勢越來越龐大。

  孫策看不到自己身上的變化,但是和孫策對位的文聘卻清楚的看到了一切,更明白面前這個剛剛加冠的少年已經快摸到武者最后的平臺了,甚至可以說已經摸到了,卻沒有破開枷鎖。

  只見這一刻孫策身上金色的光輝不斷增加,甚至于有一些金色的霧氣從孫策的身上逸散了出來,而且隨著孫策的戰斗不斷的增多。

  這一刻的孫策仿佛天神一般,一層金色的光輝包裹著他,一點點的洗煉著他的軀體,打通他身體與天地之氣的阻隔,距離內氣離體的程度越來越近了。

  不能這樣下去了,再繼續打下去,這小子可能一刀斬殺我之后就能突破,絕對不能讓他水到渠成的突破內氣離體,現在這個形式,我們荊州承受一個呂布已經是極大的壓力,要是再承受一個孫伯符,那就是找死了!文聘怒吼一聲,一槍直刺孫策腰腹!

  “噗!”文聘一口血噴出,孫策居然不避不擋直接受了一擊,于此同時古錠刀狠狠地劈向他文聘,奮死往后一閃,勉力躲開,但是延伸而出的刀氣依舊劈開了文聘的鎧甲,重創了文聘,至于胯下跟了文聘多年的寶馬,這一刀之下直接被分為了兩半。

  “仲業速退,讓我來宰了他!”只見這時后方飆出一名紅臉大漢,騎著一匹棗紅大馬,一刀逼退想要斬殺文聘的孫策,然后刀光舞作一團,狠狠地砍向孫策。

  “交給你了文長!”文聘被人扶起之后,大聲的回答道,那一道足以致命的傷口已經在文聘內氣的壓制下止住了血,想來用不了十多天就能康復。

  “速走!”魏延頭也不回的吼道,雖說這嘴上喊的兇,但是一交手就知道他和孫策半斤八兩,不過這種情況講究的就是氣勢,勢大力沉,刀刀致命,讓孫策疲于應付。

  不過魏延雖說壓制了年僅十七歲的孫策,但是想要斬殺卻沒有絲毫可能,就算孫策肚子上開了一個孔!而且再打下去都有可能被扳回勝局,因為孫策每一次反擊都比上一次變得更為犀利,伴隨著他不斷靠近武者最后的層次,實力幾乎以一種可見的速度在拔升。

  不妙!魏延可沒有為劉表賣命的想法,雖說他是荊州人,但是劉表實在是重文輕武,對于一個不鳥自己的主公,魏延實在是提不起興趣,至于這次撲過來完全是因為文聘和他是熟人,否則的話他直接開溜了。

  奮起一刀狠狠地逼退孫策,在這種地方他一點破壞性的大招都不敢使用,呂布那道超大型的斬擊,現在還在魏延眼中,他可不想吸引呂布的注意,至少他自覺如果沒有黃老頭的實力,那么干的話,絕對會死的!(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