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一百六十四章 時來運轉曹孟德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神話版三國

  曹孟德的日子過得不太好,最近缺糧缺的有些嚴重了,不過聽荀彧說魯國的糧食快熟了,他準備像黃巾學習了,不過他不會像黃巾那么傻,所過之處寸土不留,曹操想要給自己打下一個產糧地,不需要太大,只需要能保證自己士卒絕對吃糧就行了。

  出征只有五日的糧食這能玩,曹操每次想到都極其羨慕劉備,泰山本身就產糧極多,又背靠徐州,得到陶恭祖的大力支持,陳子川兵壓冀州,搬空了整個南皮糧倉,糜子仲天下第一豪商大力出糧,江東陸家水運川流不息,大量的糧食運往泰山青州各地,硬是在吃下了百多萬黃巾還能保證沒有出現亂象。

  曹操很清楚自己必須盡快加速了,劉玄德發展的太快了,最多只要只要兩年就足夠徹底消化整個青州,而他曹孟德至少今年已經算是浪費了,沒有糧食就沒有辦法發展,一切的一切都需要圍著糧食轉。

  “文若,我們什么時候動手?”曹操嘆了口氣說道,豫州的富裕,讓曹操艷羨不已,要是他手上的士卒全部都是老兵他也就不需要如此忌諱了,他自信就算兵力不如袁術也不會在袁術手下吃虧。

  “再等三日,志才就將荊州布置好了,可惜了劉景升居然不接受我們的好意,既然如此只能讓他不得不拖住袁公路了。”荀彧無奈地說道,劉琰的威力實在太大了,荀彧第一次正視這種清談名士。沒想到這么一個清談名士在遇到劉表這種人之后會產生這么大的麻煩。

  說實在的劉琰最近一年官方出錢,大肆的邀請天下名士,或是歌舞飲宴。或是詩詞撫琴,加之這家伙在詩詞歌賦一道確實有能力,不計成本的砸錢下能請的名士他都請了,許子將這種人物都能出現在他的飯局上,可想而知這家伙現在在名士圈名氣有多大。

  正因為這樣劉琰北來,整個荊州的都轟動了起來,荊州本就是士林的天下。有這么一個譽滿海內的人物前來,自然荊州士人擁簇這劉景升去迎接劉琰這個名士。

  當然除了原本劉琰的名氣,還有不計成本的砸錢請人以外。實際上劉琰還是因為做了一件大事才獲得這等地位!否則的話也打不到現在這種譽滿士林!

  要問劉琰做了什么大事,簡單,陳曦將改良紙的光環往劉琰身上一罩,瞬間劉琰就成了海內名士。整個人就像是黑夜里面的螢火蟲。怎么遮掩也掩蓋不了劉琰的名士氣質,制造出這等有利于天下文明傳承的寶物,自然劉琰就不再是之前的小號名士了,沒看到人剛到荊州,那些老一輩的龐德公,黃承彥,司馬徽都來迎接了。

  天下文事的傳承大業被劉琰解決了,這等人物怎么不親自來迎接。所以當時劉琰到荊州前來迎接的人物,連劉琰自己都覺得膽戰心驚。這待遇實在是承受不起。

  劉景升親自設宴邀請劉琰上座,至于曹孟德前來聯系攻打袁術的毛玠直接被撇在了腦后,本來劉表就在猶豫最近打不打,而現在有名士北來,能不能不要這么掃興,急什么急?

  劉表最清楚一點,不熟的人著急讓自己做什么事情肯定對對方有好處,至于對自己有沒沒有好處就不一定,所以劉表不急,一邊和劉琰談天論地,一邊風花雪月。

  劉琰可能別的不會,但是要說言辭談吐,氣質風范,容貌神情每一個都是上上之選,再加上有一個大光環,走到哪里他都吸引著所有人的眼光。

  “琰自北而來,承蒙諸公不棄,每日設宴款待,聞景升公有三雅之爵,吾有北方好酒,諸位可愿一試!”劉琰朗聲說道。

  最近幾天日子過得太好,純粹是來旅游的,反正按照陳曦的說法他們也不是來當說客的,是來拜訪的,所以劉琰坦蕩蕩,沒有絲毫的私心,自然喝酒,吃菜吟詩作賦沒有絲毫阿諛之色,一片坦蕩君子之相。

  至于簡雍已經被丟到某一個犄角旮旯去了,不過簡雍也不惱,劉琰既然能做的更好,他也不會在意自己被冷落,孰輕孰重他可是分得很清的,而且簡雍也明白為什么陳曦說什么都不要管,只要拿出名士氣度就行了,只能說果然是什么人用什么辦法。

  “哈哈哈,不想威碩有如此雅量,取我三雅之爵。”劉表朗笑道,他的酒量可不是吹的。

  很快三個大杯就乘了上來,劉琰大笑,“不愧是景升公的酒爵,果然夠大,不過有好酒爵怎么能無好酒!”說完一拍手,一個侍者將一壇酒抱了上來。

  “景升公請了,這乃是我在北地購入的佳釀,乃是不世之烈酒,今日以此酒來敬諸位!”說完一拍泥封,一股穿堂風掃過,頓時整個廳堂酒香四溢。

  劉表本身就是好酒之人,自然在劉琰打開酒壇泥封的時候就聞到了,那股濃濃的酒香,饞蟲勾人。

  劉琰小心翼翼的給劉表倒滿三杯,只見那酒色堪比石上清泉,而酒香四溢,隨后一壇酒打了一個圈剛剛夠給所有人。

  “好好好,不愧是好久!”劉表一口飲盡季雅當中所有的烈酒,剎那間仿若是吞下了一團火焰,但是那瞬間的灼熱,在下一刻便變成了溫暖,劉表整個人都沉醉在了這種感覺當中,為此而迷醉!

  “啪”有一個名士倒地,暈暈乎乎的劉表大笑,“來人取針喚醒異度,我們繼續喝!”

  不過話還沒說完,沒過幾秒劉表也趴在了桌上,然后嘴上還在嘟囔著繼續喝。

  將所有人抬出去之后,劉琰對著簡雍一笑,事情算是成了,像劉表那種一次喝五升,就算醒過來,沒有個五日去緩,不要想著去處理政務了,而且這一次毛玠也被灌暈,曹操請求聯合出兵這件事,短時間算是黃了!

  劉琰和簡雍不知道的是,戲志才根本沒有將心思放在毛玠這個使臣上面,他的習慣是自己動手,依靠別人是不靠譜的,尤其是在知道呂布現在逃到了袁術手下,戲志才差點叫一聲天助我也!

  現在得戲志才在看到荊州傳來的最新情報冷汗都滴了下來,這時來運轉的太徹底了吧,太驚喜了!(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