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一百五十章 都是劉玄德的錯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神話版三國

  陳曦是不知道劉備的心中所想,要是知道按照之前劉備的表現估計非得給一個中二雄主的稱號,不過話說按照劉備當時的胸懷說出那么一番話,就連陳曦都迷迷糊糊的伸手了,這要擱在別人身上非得涕泗橫流,納頭便拜,由此可見,中二的氣息幾乎等同于王霸的氣息。

  劉備親自將賈詡和李優扶下車,對于他這種出身下層的小癟三,沒經歷過世家教育,但是卻榮登高位的雄主根本沒有世家豪族出身那種距離感,嗯,簡單的說法就是劉備這家伙可以毫不在意的將陳曦撇車上,然后自己去駕車,至于袁紹那種,就算對方再有才也不會去做這種掉身份的事情。

  不過單比袁紹和劉備兩人現在的地位,相差并不算太多,所以劉備的作風在太多士子看來確實是恩澤頗重雖說魯肅好多次覺得完全不必如此,但是對于劉備這種行為還是很感激的。

  劉備可能注意到了自己身份的變化,但是這種身份變化的太過快速,劉備還沒有來得及習慣身份,自己已經成了傳言當中的中原雄主,二十多年禮賢下士,寬厚仁德,以善待人的習慣還沒來得及扭轉,他已經坐在了高位之上,天下間絕大多數的人面對他都需要仰視。

  當初劉邦那么多年就沒改正自己的習性,到最后史書上還是留下了一句高祖之風,不論好壞,只證明了一件事那就是江山易改本性難移,現在劉備也是這么一個情況。習慣性的去親自接待士子,習慣性的煮鍋肉沒吃完,給所有的在職的文臣都送點……

  劉備可能都不知道自己的習慣在別人的眼里是多么的仁厚。身處高位而禮賢下士,這對于諸侯來說有多可貴,黃巾出青州就食,首當其沖的便是泰山,但是自東而西未有一個棄官而逃的文士,不得不說當初劉備當初的賜宴,當初的禮送出城。躬身一拜,對于這些出身貧寒的士子是多大的刺激,士為知己者死。那一拜,多少士子就此愿意以死相報。

  別說那個時候黃巾沒攻城,就算黃巾圍城了,這些人也會誓死不降。他們直接就是劉備的鐵桿!

  “雍州李文儒。涼州賈文和見過玄德公。”李優和賈詡對著劉備齊齊躬身。

  唉,就這禮賢下士的氣魄,就連未曾聽過的文士都愿意以禮相待,中原雄主嗎?未必沒有可能啊。李優在劉備迎接天使的時候就遠遠的觀看著,用某些玄學之術去觀察劉備,身上紫氣盎然,五色之徽微微流轉,但是卻沒有龍虎之型。只是散亂的漂浮在劉備四周。

  “二位請起,子川曾多次在我面前提及二位。不知二位可愿屈就?”劉備看樣子有些蒙圈了,直接在此問道,這么多人前若是對方拒絕了,劉備丟人就丟大了。

  “玄德公就如此自信?”李優好奇的問道。

  “沒有,因為我不怕被你們拒絕,我已經被拒絕了太多次,但是我依舊走到了這一步,我劉玄德百折不撓,功業不成,誓不罷休!”劉備慳鏘有力的說道。

  “承蒙不棄,文儒愿為玄德公查漏補缺。”李優點了點頭,算是認可了劉備的說法。

  “文和你呢?”劉備看向賈詡問道。

  “我想問一個問題。”賈詡思慮了一會兒之后,李優既然已經倒向劉備,那也就意味著今天必須做出選擇,雖說他看好劉備,但是看好不等同于要加入,畢竟對于賈詡來說他的首要目標是保證自己的人身安全。

  “文和請問。”劉備瞬間便明白,賈詡是看好他的,但是因為某些原因有些不太滿意,而這一個問題便是關鍵,搞不好可能會成為陳曦之前所說的“壓死駱駝的最后一根稻草”,因此由不得劉備謹慎。

  “天下陷入如今的形勢,是誰的錯。”賈詡面色平靜的說道。

  話音剛落劉曄都怒斥道,“老兒安敢如此!”

  “子揚,退下!”劉備雖說心里也有些不高興,但是還是喝退了劉曄,這個問題他知道,但是卻不愿意回答,這里面錯的人太多了,皇室,太監,清流,外戚,外臣,世家哪一個敢說自己沒錯,既然都有錯,那怎么回答。

  “玄德公,這個問題讓我來回答吧,賈文和要的答案很難回答,但是未來天下人要的答案我知道。”陳曦眼見劉備糾結無比,無奈之下站出身來,沒辦法,單靠劉備要回答這問題簡直是要命。

  “文和,可允許子川代我回復!”劉備一喜,隨后反應過來看著賈詡問道。

  “可以,我也想看看陳子川會給我一個什么答案。”賈詡點了點頭說道。

  “子川,交給你了!”劉備拍了拍陳曦的肩膀。

  “這個問題很簡單的,錯的是玄德公唄。”陳曦一點壓力都沒有的說道。

  “哈?錯皆在玄德?”劉備自己都有些傻眼,連帶著聽到答案的所有人都傻了,怎么天下成這樣全是劉備的錯了?

  “何解?”賈詡面無表情地說道。

  “玄德公生的太晚,實力不夠強,否則天下已經太平,所以錯在玄德公,錯在玄德公沒有能力掃平天下,沒有能力讓蒼生衣食具安,這個回答你滿意不,如果不滿意,等上二十年你去問天下人!他們會告訴你這個答案。”陳曦盯著賈詡不緊不慢的說道。

  “不愧是陳子川,這個答案我不滿意,但是我打算等上二十年去問天下人這個問題。”賈詡嘴角扯過一絲微笑,朝著劉備點了點頭,然后一拱手道,“見過主公。”

  “好,今日又得兩名重謀!”劉備大笑道,“也還多謝子川了,若非你在此,我必然無法回答。”

  “不必如此,玄德公只需謹記,如今天下之錯皆在玄德公即可。”陳曦搖了搖頭,然后告誡道。

  陳曦才不會說,他故意這么回答的,賈詡那個心性要的答案絕對不是他說的那個,但是他之前說的那個答案中透露出來意思卻足以讓所有人思考,劉玄德敢于背負前人所有的過錯,那他的胸襟,志向到底會有多么高遠,這些都值得在場之人去思考。

  超越先祖不是那么容易的,首先你要敢于背負起先祖所有的過錯,只有你背負著這些,天下人才會承認你的!陳曦默默的想到。

  陳曦敢保證劉備絕對沒有想過這些問題,甚至于整個超越先祖的話,九成以上都是腦袋發燒出來的,根本沒有一個完整的計劃,甚至連如何下手都不知道,既然你劉備放話了,那我就應該將你趕到你要的那條路上!(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