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一百四十七章 一刀砍倒我的忠貞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神話版三國

  陳曦抱著一摞文稿,打算回去去處理,雖說他的政務幾乎等于沒有,但是為了促進文臣之間的和諧,陳曦還是抱了一摞文稿準備回去,莫名被人嫉妒可不是什么好事,向劉琰那么清閑,拿著公費喝酒吹風的人物,都不知道被郭嘉訛詐了多少次了,青樓也是要錢的。

  陳曦還沒走兩步就被一堵墻擋住了,左移兩步,右滑兩步,沒繞開,往后一跳怒視著許褚,“仲康,你想干什么?沒事別擋路!”

  “主公請軍師去住處一見!”許褚甕聲甕氣的說道。

  “什么事?”陳曦有些好奇的問道,張口之后,就想起來許褚這家伙絕對不說的。

  “不知道。”許褚憨厚地說道。

  “那個誰,哦,阮鈺良,去將這沓文稿交給奉孝,我記得你是奉孝的親衛隊長,記得讓他少喝些酒,還有他要是去青樓,記得不要讓他留宿,扛回來就行了。”陳曦左右盯了一下,終于看到了一個熟人,于是將手上那沓文稿全部給對方,反正郭嘉也沒啥事。

  “喏!”阮鈺良大聲的回道,對于陳曦能知道他姓名還是很驚奇的,接過文稿之后快速的去找已經躺在郭府的郭嘉,其實作為親衛隊長,命運就和他的頂頭上司連在一起了,所以,郭嘉要是能混的更好,對他來說很有幫助的,所以能給郭嘉拉活干,他還是很高興的。

  “走,去看看。”陳曦一招手然后就跟了上去,心中相當奇怪劉備是怎么了。之前青州那事兒,怎么說也是一件大事。但是居然沒有旁聽,現在又叫他去。難道在和關羽張飛吃燒烤?

  許褚走到大門口往左邊一站就不進去了,陳曦自己往前走到內院,有些躊躇不前的站在劉備的門口徘徊,還沒進去就能感覺到劉備屋子里面的壓抑的氣氛。

  “子川,你給我進來!”劉備可能也是聽到了陳曦的腳步聲,低沉著口氣說道。

  陳曦推開門,只見整個屋子里面一片雜亂,書架桌椅全部砍翻,筆墨紙硯摔了一地。劉備最喜歡的白瓷杯直接被摔了一個稀巴爛,而作為施暴物的劉備佩劍則一半砍在柱子上,一半丟在地上。

  “子川隨便找一個地方坐吧!看這個!”劉備頹廢的靠著墻壁,坐在地板上。

  陳曦看著劉備頹廢的神情,頓時一愣,什么時候號稱愈挫愈勇的劉備也成了這樣,出了什么事,自己看上的女人被人搶了?

  隨意的看了一眼那卷竹簡,陳曦也掩住了額頭。劉協你還能再不爭氣一些不?傷人要不要傷的這么厲害,你知不知道你這么干一次就夠將那些忠于漢室的人對于你絕望,你這是在自毀長城啊!

  雖說曹孟德有鐘繇這個高級線人來報,但是糜竺手下的商會也不是吃素的。雖說沒有高級線人,距離也遠一點,但是就晚了幾個時辰劉備也得到了這個情報。

  陳曦沒說話。隨手丟了竹簡,就那么坐在地上。他知道劉備有話要說。

  “漢天子啊,這就是漢天子。他難道忘了天子的威儀?難道他忘了他的一言一行都當是天下表率?他難道不知道他的舉動會給我們造成多大的打擊嗎?”劉備咆哮道,“我劉氏怎么會有這種薄情寡義的君王!說一句話會死嗎?李榷和郭汜敢傷你一根汗毛,我劉玄德第一個出兵!”

  和曹操不敢說不同,現在的劉備那是獲得宗正鑒定過的漢室宗親,罵皇帝不算啥大事,更何況這次是皇帝有錯在先,罵了就罵了。

  陳曦不接話茬,劉備罵那是劉備的事情,他左耳朵進右耳朵出,漢朝這個年代,任何一個漢室宗親都有希望上臺成為帝王,這群人對于漢室正統的維護,還有忠于漢室之人的維護,說白了就是在維護他自己,簡而言之,這一次劉協的行為已經讓劉備感覺到憤怒了。

  劉備有沒有野心?肯定有!但是現在的情況屬于他自身已經是得到承認的漢室宗親,而且因為這么一個身份他從一個土豹子一躍成為諸侯,取青州之后瞬間成為天下雄主,可以說除了他自己的奮斗,手下眾人的努力,實際上還有漢室留下的恩澤。

  這也是為什么劉備能記得發達后第一件事就給天子奉貢,白瓷出現之后,選擇了其中最好,自己最喜歡的給天子奉送了過去,不是他沒有野心,而是劉備覺得自己已經深受皇恩,再奢求的話,他自己良心都有些過不去!而且聽人言天子聰慧,干掉董卓之后,劉備興奮的都睡不著覺,自覺漢室中興之相已顯,自己努力努力當周公名垂青史比其他的靠譜多了。

  結果劉備剛剛樹立出為了漢室流盡每一滴血,成為一個忠貞不二的漢室宗親的觀念,結果時間還沒過半個月,作為漢室代表的漢天子直接一斧頭砍到劉備才剛剛長出來的名為忠貞的小樹苗上,這不是要逼死劉備嗎?

  劉備迷惘了,他覺得自己整個理想都破碎掉了,他為自己不值,劉協嚴重傷害了他,隨后他又不知道要干什么了,匡扶漢室?劉協還值得他繼續努力?剛剛將自己轉化為純粹忠臣的劉備,在受到劇烈沖擊之后,至今仍未恢復過來。

  想當周公的理想碎了之后,腦子沒轉過彎的劉備整個人都抓狂了,憋著一肚子的火在自己的房間撒歡,硬生生將劍砍斷之后才算是壓住了怒火。

  “子川,告訴我,我該怎么辦!”

  “哈,這有什么?玄德公的目標是匡扶漢室,我的目標是華夏威震四方,有必要在意那些嗎?做我們自己的事情就行了,天子不一定能代表漢室,更何況是華夏,做我們自己該做的事情就好了,不管是哪一條我們不都應該先定鼎中原,掃平宇內嗎?”陳曦瞄了一眼劉備,完全不覺得這有什么問題,別說這個皇帝是個廢物,就算皇帝死了,百姓不也照樣要活嗎?

  劉備盯著陳曦看了又看,隨后頹廢的坐在地上,“子川,你不懂,你不懂我的心情,你知道嗎,我曾幻想過成為天子,我是漢皇血脈,我有這個資格,但是當我一步步走到這個位置的時候,我身上受到的皇恩,根本讓我生不起對于皇位的窺覦!”(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